•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1章 断红尘

楼谨脩紧闭着双眼,听着屋顶的脚步声,他瞬间睁开了双眼,一个黑色的身影破窗而入。

“二公子可真宽心,此刻竟然还能睡得着?”楼谨脩看着面前这个来路不明的人,一身墨黑色的宽锦袍,手里却拿着一把与其极为不搭的雪白折扇,此人的容貌,白皙雪透的而棱角分明的脸庞,一双桃花眼看着甚是熟悉,薄薄的嘴唇,魅惑众生的笑颜,若不是看到他的喉结,恐怕楼谨脩会把他误认为是个女子。

“阁下不请自来,只为来看本公子能否安寝?”

那人看了楼谨脩一眼,眯起了双眼,嘲讽道:“就算不请自来又如何?只要本公子想去,这天下还没有本公子进不去的地方?”

楼谨脩对上他的眼神,掩怒回道:“阁下好大的口气。”

“本公子来你这里也只是路过,听闻二公子今晚住在皇宫了,所以本公子好奇了就是进来看看。本公子在晚秋阁等了许久以为二公子今晚会过去,可是等着等着不耐烦了,还不见二公子过去,就过来看看二公子在做什么?这会儿看了也就该走了。”他将这一切说得风轻云淡,说完就欲要离去。

楼谨脩轻笑:“可二公子的房间也不是任由谁来去自如!”说着楼谨脩的的掌风俨然已经朝他袭去。

那人微微仰身,那一掌与之擦肩而过,他轻轻回眸,眼里均是笑意,说道:“二公子要是打伤了我可是要负责的哦,据我所知,老头子应该会给二公子赐婚的哦。”

楼谨脩听闻簇了蹙眉,说道:“负责这个简单,挖个坑埋了就好。”

“二公子当真是狠心呐,像本公子这样倾城倾国的美人,死了一个便不会再有第二个了!”说着就从窗口跳了出去,忽然间他回头朝楼谨脩笑道:“二公子,祝你好运!哈哈!!”

楼谨脩看着此人的背影,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不是来刺杀他的,真的只是路过?鬼才相信,近日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皇宫的守卫森严,他来去自如。看来,他应该是冲着红妆来的。

这一夜,紧是出现了这么一点儿插曲。楼谨脩也不曾想到,帝君深夜来到了他的别院。

内殿之中,二皇子楼谨脩的身姿宛如翠竹,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看向帝君,既没请安,也没行礼。

父子对立,楼谨脩嘴角笑容讥嘲,宛如世间最锋利的刀剑,那样的寒冽之气,仿佛随时能够迎面劈来。

多年未见,父子之间早已不亲厚,加上当年雪妃死得那么惨烈,他又被他逐出皇宫。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放下你的执念。”帝君的声音深沉厚重,带着淡淡的压抑。

“我放不放下,没所谓。于帝君来说,也没所谓!难不成,父皇在这个时候是找我来叙旧的吗?”

帝君缓缓的转身,面色寡淡。叹声说道:“弹指间,你也该成家了。”

帝君的话如同当头给了楼谨脩一棒槌,不由得狠戾了起来,回道:“父皇想要如何?我这一辈子只娶一个人,那就是…”

话还未落,帝君已经接过了他的话:“那就是漠北的阿九?一个花伶涧的舞姬?且不说,这个女子是否与太子之事有关,就算没有关系你也不可能同她在一起,若是与太子有关,那她是否能活,还是朕说了算。”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这辈子都不用再管我的人任何事情,难道很难么?”楼谨脩紧抿着嘴唇,冷厉的说道。

“你在怨朕这么多年未管你?还是怨朕当年没能救下你母妃?”

“你没有资格再提母妃!”

瞬间在这小小的屋子里面硝烟四起,

“朕只是告诉你,能不能救那女子就要看你的态度了,你怨朕也好,恨朕也罢!都没办法改变你是楼谨脩的事实!”

“一定要如此么?从小到大,我从未求过什么,只此一次,我什么也不要,带着她远离凤城!永生不回来!”

帝君看向楼谨脩的双眼骤然变冷,在寒冬中结成了冰。

“朕说了你摆脱不了,就是摆脱不了!这是你的命。”帝君甩着长袖气愤离去。

楼谨脩一夜未眠,静坐在屋顶对着晚秋阁的方向静坐了一夜。世事都是如此难,所求的永远得不到,不需要的永远唾手可得。

然而远在帝都的晚沐锦却在噩梦中惊醒,他忽然的坐了起来,双手下意识的朝前面扑去,“红妆!”他失声喊道。在晚沐锦的心里,她永远是阿九,是哪个笑容温暖,眼神时而明亮如清水,时而迷离茫然的阿九。

“陛下!”李钦听到晚沐锦的惊呼声,匆忙的赶到了晚沐锦的榻前。

“几更天了?”

“回陛下,还早呢,还没到四更天呢?”

晚沐锦拿起一旁的袍子披在身上,朝屋外走去。出了屋门他下意识的朝月神殿望去,那里一片漆黑。殿前的落无痕依旧跪在那儿一动不动,雪还在飘,落无痕的身上堆满了雪。晚沐锦缓缓的朝他走去,李钦在身后喊着追了过去将伞撑开:“陛下!”

晚沐锦走到他的身旁缓缓的蹲下,他细细的看着落无痕,落无痕脸色冻得青紫,“无痕,你在朕身边多少年了?”

“主上,整整十年了。”

“是啊,十年,十年那么快就过去了,十年前的朕只是一个废皇子而已。”

“主上!”落无痕脸色冻得发青,可他隐忍的抿着嘴唇,他的话语中带着丝丝的颤抖。

时光流走,如此决绝,细数这十年的岁月,究竟哪个人,哪片风景,在心底留下了深刻的一笔。都说帝王无情,在落无痕的心里却不尽然。或许一切只是错了时间,所以错待了人。

“惜文最后去到的是哪里?”

“主上,公主殿下去了西凌的燕城。”落无痕说着,想起了在梅亭遇到的红妆,那个曾经在帝都风光一时,然后黯然坠落的女子。她是否恨着眼前的帝王?是否恨着南诏的一切,那样破败不堪的活着,又还有什么所图?

“是朕欠了她,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朕都会给她一个安稳!”晚沐锦的话语间透着坚定执着。

落无痕有些担忧的看向晚沐锦,心却想到了些什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