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2章 上古幻术之玄一

自从落无痕回帝都以后,一直在暗中寻找阴姬寒的下落。阴姬家的所有人全部处死,但是还有一个人,似乎从这世上突然消失了一般,忽然见就了无踪迹。那个人就是阴姬寒。晚沐锦一直不明白的就是为何红妆走了的时候阴姬寒都不曾出现?

南诏的大祭司,西岐的圣女,南疆的巫女。这世上有能力让死人复活的就只有这三大家族,或许会有人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他却还没有看到那人外人天外天。南疆和西岐必尽是他国。现在无论如何都得找到阴姬寒,斩草需除根。在所有的人都难逃一死,只有那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大少爷独独不见人影的时候,晚沐锦便知道,此人,才是城府极深的人。

落无痕在面对晚沐锦的时候,他无数次的想要将在西凌燕城见到阴姬红妆的事情告诉晚沐锦。可若是晚惜文在的话定是不会同意的。他们欠她的难道还不够多么?落无痕离开帝都之后快马加鞭的去了西凌,跟随者一起去的还有朱雀。

然而远在西岐的阴姬寒并不知道晚沐锦派出了许多暗卫,撒到许多地方只为找他。

千秋殿,晚沐锦身穿一身黑色金丝苏绣的袍子,袍子角边的蔷薇花瓣若隐若现的晃动着,一小瓣一小瓣,不细细的去看的话,根本看不出那是蔷薇花瓣。这样的绣衣,本不是南诏的服饰,这是晚沐锦去漠北带回来的,衣服上的花瓣是漠北的阿九绣的。晚沐锦才会如此的珍视。他负手站在窗柩前,俊美的脸庞上散着寒冰的温度。打开了窗户,外面的寒风吹了进来,彻骨的冷。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他早已没有了知觉,李钦站在一旁看着,眼里出现了隐隐的担忧。有些忧心的说道:“陛下,您要保重身体。”

晚沐锦并未看他,半晌之后,听见晚沐锦悠悠的说话声,他说:“李钦,你说,大祭司还有没有活在世间的可能?”

李钦闻言惊愕的看向晚沐锦,可见到的他却没有任何不正常的表情。心想道可能就是晚惜文的死刺激到他了。可李钦不知道的是,晚沐锦嘴角经常梦见红妆,梦见笑颜如花的她,梦见泪眼朦胧的她,梦见半身残疾的她。就是那样真实的出现在他的梦里,让他有一瞬间奢望了她还在这人世间。

“陛下!大祭司已经走了。”

如同怒吼的狂风不停的刮着。只是吹不走悲伤,吹不淡记忆。带不走痛楚!

西岐雪山

阴姬寒带着她们来到雪山下,懿轩在阴姬寒的怀里奄奄一息,阴姬寒脸色苍白,妙之和茉羽儿跟随者阴姬寒身旁,担忧的看向懿轩,一定要坚持到雪山上,这样才能找到那人给孩子施法。

“懿轩快要坚持不住了,怎么办?”茉羽儿看着懿轩担忧的说道。

阴姬寒冷了冷脸,他的眸子里泛着寒光。“此刻我们都没有办法就他,一定要最快的速度进去,找到他。”

雪山内,若隐若现的看见了一座寺庙,寺庙的骤变都是青翠欲滴的树叶。可是其中有一棵最为显眼,是棵老树,远远的望去,妙之和茉羽儿都是心惊不已,低头看向脚下的雪,他们只顾看着远方,低头的瞬间才发现,脚下早已没有什么雪。阴姬寒微微的簇了蹙眉,妙之忧声说道:“大公子,这是上古幻术!”

阴姬寒冰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朝前面走了去。

菩提树下别有洞天,寒冰打造的地下王宫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气。一位僧袍的男子现身冰宫,转动着烛台,左三,右七,左五。只见眼前光滑如镜的寒冰壁伴着“咯吱咯吱”的沉重压抑声,蓦然转动。冰壁后镶嵌着一个大红嫁衣女子,唇红齿白,不只是沉淀了多少年的岁月。

那是一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死尸,因为镶嵌在寒冰中,所以尸体保存的完好如初,毫无损坏迹象。

女子的容貌倾国倾城,她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可言。面无表情的闭着双眼,双臂垂放在身体两侧,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女子的眉间长着一朵蓝色的蔷薇花,那柔软的花瓣竟然生生钻出寒冰,虽然只有一朵,可是却让整个冰宫香气浮动。

钻出寒冰壁的蔷薇花瓣却触碰不得,一旦触碰,寒冰就会裂开,那在寒冰里面的尸体就会迅速苍老,一刻钟变为灰烬。

“幻儿”男子的声音很轻很轻,似是害怕惊醒了沉睡中的女子,一声轻叹藏着诸多叹息,话语如斯。手持着佛珠的指尖就要触碰到蔷薇花瓣的时候,有小童在外面喊道。

“师傅,有施主来访了。”

“先带着去厢房。”男子沉声回道,他的声音沉寂而深厚。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冰床上的女子,他缓缓的将手伸了回来,轻轻的摇了摇头。呢喃道:“幻儿,能够等到他来,就再也等不到你醒来了。”回应他的是满室寒凉,说完他缓缓的朝冰宫外走了出去。

阴姬寒抱着懿轩站在厢房内,他背对着房门,静静的看着香炉里焚烧着的香,一寸一寸的化为灰烬,淡淡的檀香味弥漫着整个厢房。他低头看着懿轩的的小脸,越发的苍白起来。

“终于还是把你等来了。”男子的声音如同寺庙里早时的撞钟声,深深的印在阴姬寒的心上。阴姬寒缓缓的回过头,他以为自己应该见到的是一个苍老的僧者,必尽这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人。可是映入阴姬寒眼中的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男子,阴姬寒一直只知道倾城倾国是形容女子的,方不知男子也可美得不可方物!他袈裟披身,黑亮垂直的发束于脑后,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可是阴姬寒竟然紧紧的蹙起了眉,怎么和那人如此的相像?

阴姬寒有了片刻的失神,缓缓的回道:“晚辈听闻必须是有缘人才能够见到玄一大师。”

那人轻轻的摩挲着手中的佛珠,说道:“你和她篡改了地书。篡改了你们的命运!我在等的人原本不是你,而是她。可不曾想到,来的却是你!”

阴姬寒大抵是听懂了他说的是何事,却又是一片迷雾。“大师,晚辈来此是有事需要求助于大师。”

“请随我来。”男子轻声说着朝内厢房走去。阴姬寒紧紧的抱着懿轩跟随在身后。

阴姬寒走进内厢房,那男子轻轻转动着烛台,墙壁缓缓的移开,阴姬寒随着走了进去,可是越近味道就越浓,阴姬寒闻不出那是什么味道。越发的怪异了起来,他恍惚看见男子的最近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他蓦然停住脚步。

男子见他停住了脚步,缓缓的回头问道:“施主,怎么了?”

阴姬寒紧眯着双眼,声音变得有些狠戾,说道:“大师可知道?晚辈要求的大师什么事情?”

“救活他。”男子的笑意越发的明亮了起来,此刻却带着些光明磊落。

“大师,不问缘由么?”

男子蓦然收住了笑意,说道:“你随我进去以后,你会明白的。”说完转身朝前走去。

妙之和茉羽儿连厢房都不能进来,只能远远的留在外面等着阴姬寒。阴姬寒看着怀里的孩子,如同幻影一般。没有丝毫气息。这可是红妆的命。

走过回廊,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血池。阴姬寒有一瞬间的干呕,可是更让阴姬寒的震惊的还有那些画像。画中的女子,一袭大红嫁衣,幽黑浮动的发丝似在飞舞一般,她额头间印着蔷薇花。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千姿百态,嗔、笑、怒、恼的无所不有。这人是谁怎么会如此相像?

阴姬寒片刻回了神,男子静静的看向他,那神色似一滩无波动的秋水。任多大的狂风都吹不起一丝波澜一般。

“施主。请把他给我吧。”

阴姬寒看着他,缓缓的将懿轩交到他的手中,他抱着懿轩,失神的看着。他看着懿轩的表情太过于奇怪,至于为什么阴姬寒又说不上来。这里一切都是奇怪的。他也想不明白姑姑曾经为什么要告诉他有事来找这个男子?这个人和他们家又有什么样的渊源?

那男子抱着孩子走到血池旁,阴姬寒担忧的看着。只见玄一抬头望向阴姬寒,说道:“生生世世的轮回,她都没有如愿,感谢这一世你是她哥哥,你放心。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

阴姬寒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生生世世,那个她是红妆吗?心想着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向那些画像,真的很像,可偏偏不是。画的角落写了一行字,他慢步的走了过去,画的上面字迹清晰,上面写着“惟愿生生世世的相陪,不求结果,但求能够携你一世长安。幻儿。”

“幻儿是谁?是这个女子么?”阴姬寒缓缓的问出了声。

可是回答他的是满室的鲜红与寂静,没有回音。当阴姬寒回头看到血池旁的景象,惊愕无比,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