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9章 红尘渐忘

当闵小希看到躺在冰窟里一动不动的玄一,他的嘴角有一丝血迹,心脉俱损,他本就因为在血池里面受了重创,自毁心脉,随之而去!闵小希开始的不解,在环视了一遍都见不到聂幻儿的身影的时候,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小童见到自家公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苍白无色的面容,再回望眼前的这个女子,呆如痴状。

“小姐,幻儿小姐已经灰飞烟灭了,公子万念俱灭,所以请小姐节哀。”

闵小希缓缓的转身,怔怔的望着小童,说道:“我们一起生活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们的结局就这样了?”

小童的神色悲凉,数百年还是数千年,不老不死,到底是值得悲哀还是值得高兴?他自己是一个没有执念的的人,跟随者主子,守护该守护的人。而主子不一样,他有执念,那一年的那些过往是那样的惨烈不堪,谁都以爱的名义伤害着别人,他们真的痴爱成魔了么?他原是不知的。待到后来,他似乎渐渐的明白了很多。

“为什么?小童,你告诉我为什么?难道我这数千年的陪伴都比不上她在他眼中的昙花一现吗?”

“小姐,其实公子很心疼你的,只是小姐的有缘人真的不是公子,公子一直都在替你找着他,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有了爱人了。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小姐!”

“心疼我,为什么不陪我,为什么独自丢下我?”

“小姐,你知道为什么幻儿小姐的尸体能够保存这么长时间么?就是因为她眉间的蔷薇花瓣,但是花瓣不能够触到人体温度,若是碰到了瞬间凋零,尸体也会在瞬间变老,然后灰飞烟灭!公子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着来的人会是那个转世的女子,偏偏来人不是,那就是说幻儿小姐复活没有希望了。公子万念俱灭,能够离开也是一种解脱。小姐又何必执念于此?”小童的话轻轻的飘入耳中。闵小希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的迷茫,呢喃道:“是我看不开么?为了他,我把最好的姐妹锁在镜子中不老不死,为了他,因为知道他爱那个人,每一世她都出现给那个女子算命,走向他们正确的轨道上,她只是希望他好,为了他,整个家族一夜惨死?她做的不够多,不够好么?多少时光都换不回一句我爱你么?”她一字一句的说着,眼圈通红,小童似乎随着她的话语陷入了回忆。那些过往,似乎就是一个魔咒,她们兜兜转转都是那些被施了咒的人,所有的命运都不能改变,也无力改变。

闵小希看着玄一的身体,早已冰凉无温。冷声说道:“将公子背出去吧,其实他一直都不喜凉,他怕冷,背他去厢房。”

小童点了点头,将玄一背了出去。闵小希看着这个地方,她依旧厌恶,一秒钟都不想呆下去。关上冰橇的门,小童走在远处听到轰隆隆的声响,地上有微微的震动,回头望去,闵小希正朝冰宫施着力,她是要毁了这个地方。

西岐凤城

红妆嘴角总是从噩梦中惊醒,她梦中总是闪现着一些东西,似乎有些和古老的画面,这些都是阴姬家珍藏的画册上的场景,在梦中是那样的熟悉,最熟悉的就是那个女子浅浅的声音。可是红妆丝毫找不到头绪,是不是家人有什么指示给她?她似乎除了这样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今夜里红妆不在梦见那个女子和那些画面,可她梦见了懿轩的哭声,可是怎么也醒不过来,她是那么的想要醒过来,可当她醒不过来的时候她开始觉得她被锁在幻境里了,是谁要想要窥探她的过往?窥探她的秘密?是谁?

在红妆确认是那样的时候,她的指甲狠狠的嵌入手中,有献血渐渐的流出,她蘸了一滴献血在眉间,额头散出淡淡的光芒,她嘴里念着咒语。阴姬红妆对这些东西都不陌生,她曾是大祭司,曾是阴姬家灵力出众的人,又怎会连这小小的幻境都破不了?红妆念着咒语,还会反噬了布施幻境的人。红妆不曾想到的是,她的睁眼和一声惨厉的女声一同到来。红妆蓦然起身,凌厉的掌风随之而去,红妆不曾想到的是,映入她眼帘的是青莺的面容,她才急忙收手。

青莺一脸惊愕的看着红妆,似乎很是疑惑她为什么那么快就识了她的幻术,并且还在那么快的时辰内破了?

红妆一脸不解的看向青莺,她在等她的解释,她为了什么如此对她,如此做?她们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开口,青莺似乎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红妆也没有开口问,最近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青莺知道她和红妆之间很难解释了,必尽红妆怀疑她了。

红妆转身离去,毅然朝屋外走去,屋外的月光明亮如雪,高高的悬挂在那里,孤寂冷清。屋内传来了青莺的声音:“你是谁?为何能够破我的幻术?”

红妆不曾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夜空,懿轩在哭,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还是哥哥出什么事情了?红妆不知道,她现在寻不到哥哥的气息,就连妙之和羽儿都如此。他们究竟去哪儿了?

青莺站起身子随着红妆走出了屋外。看着红妆的背影,她自从看到她手中拿着的那朵紫色的花就知道她或许是一个特别的人,但是她不知道是,红妆就这样轻易的破了她的幻术。看着红妆的背影,她似乎藏了太多的故事。

“圣女大人好奇什么?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秘密?”红妆背对着她,神情不知。

半晌都没有听到青莺的回声,红妆缓缓的转身看着青莺,最近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或许我该问圣女大人,是谁想要知道我的秘密?帝君麽?还是另有其人?”红妆并没有给青莺解释的机会,接着说道:“圣女大人不介意告诉红妆下午去了哪里吧?”

青莺张了张嘴又将话淹了回去,终究是一阵无言。“没经过您的同意,就对你施与幻术,是青莺不对,小妖,对不起。”

红妆笑了,笑得有些寂寥。

“圣女没必要觉得抱歉。也是无所谓的事情。我只是想说,若是有什么想要知道的,直接问我就可以,我不想说的谁也不会知道!圣女大人就这样喜欢窥探别人的秘密麽?”红妆的神情冷漠,淡淡的话语间各自退到了陌生人的位置。在红妆的心里,青莺依旧是那年她在花伶涧遇到的女子,就是被红尘腐化,是不是足够依旧率性?可是这样的事情,可青莺对她施与幻术的事情,让她太难以接受。

“无论如何,我对今晚的事情向你道歉,无论你是否原谅。”

“圣女不必介怀。”红妆淡淡的声音穿破天际。她迅速的跳上晚秋阁的亭台顶上,双手负在身后。青莺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屋。

没过一会儿青莺又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红妆的身后,轻声说道:“阴姬寒让我送你出宫去,让你出凤城去等他。”

红妆疑惑的看向她,哥哥要回来了,为何带信的人是她,红妆的心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什么时候收到的信?”

“昨天。”

红妆回头,看向她:“为什么昨天不说,今天反而说了呢?”

“圣女大人,想要做什么?”

“小妖,我能否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

“圣女想问什么,直接问便是,小妖若是能够答得上来的一定回答圣女。”

“你到底是不是晚惜文?你和阴姬寒是什么关系?”

红妆抿着薄唇,轻笑着说道:“圣女说的只问一个问题,那我会回答圣女一个问题,就是我不是晚惜文。至于我和阴姬寒的关系,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告诉圣女,我们是这个世上生死与共的人。最后再和圣女多说一句话,我记得西岐的圣女也是不能嫁给外姓男子的,莫要坏了规矩,还害了别人。”

“生死与共到不离不弃?”青莺的华丽带着一丝轻蔑。

红妆说得那么笃定,让青莺的心顿时低落到了深渊里,细细的看着红妆远去的背影,呢喃道:“是啊,这样彼此这么在乎的人怎么会离弃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