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87章 你说,你说,你一直说

临近三更,今夜的皇宫注定将有人无眠到天亮。

千秋殿内,沉寂的内殿,只有青灯摇曳,四周静悄悄的,那样的静,足以听得到心跳的声音,迟缓而又凝滞,好似久病之人,身体早已形同枯木,骨瘦如柴的双腿,消瘦的臂膀。

晚沐锦看着昏睡在床的红妆,他彷徨,他不安。他不明白,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也许不管是对是错,从来都不是他应该关系的问题,只因不管四季如何变迁,她在他的心中都是唯一,他欠她的,此生都是。

晚沐锦轻轻的拉过她的手,她手腕的伤痕还在,也就是这一刻,晚沐锦认定了她就是她。就算她不承认。就是那一刻,有滚烫的泪珠滴落在红妆的手掌,灼伤了她的心。

“阿九,对不起,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只是你一直都未曾听到过,我不曾想要伤害你,真的,不是我所愿。”晚沐锦的呢喃声声声哽咽。

他看着她的睡颜,眉头紧蹙,睡得很不安心。女子年华,转瞬即逝,花容月貌也经不起岁月的弹唱,因为弹着弹着也就老了

——小时候,你曾告诉惜文,若想要的还没有来,就是时间没有到,怀着憧憬等待着,你想要的岁月终究会给你

——你曾问我,帝王是不是真的无情,我说过,不尽然

——漠北的余晖下,你说过,心要向暖才会暖。所以那一刻我看着你的笑容,心在慢慢的融化,慢慢的变暖

——你说,要十里红妆,我曾应了,许你一世长安

——你说,你这一辈子都不能嫁人,这一辈子孤苦伶仃,颠沛流离,都不会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我答应过你,有我在,你不会孤苦伶仃,不会颠沛流离,此生,有我这个孤家寡人陪你孤独终老。

“阿九,是我错了,是我没有认出你,是我最终害了你,若是你告诉我,你们是一个人,我不会如此对你,一定不会。”夜,是那样的静,整个殿内只有他和她,他痛彻心扉。回应他的竟是满室寂寥。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有鲜血寖入手帕之上,点点似红梅,耀眼刺目。

心中忽然涌起了无尽的悲凉,她如今死而复活的出现在帝都,她就躺在他的眼下,将她的手放在了棉被之中,晚沐锦站起身来,推开窗户,墨发披散,宛如九天之外谪仙下凡,完美的近乎不似真人。

那日玄天门外,她一袭男装,策马奔腾而去,纵然如此,眉眼间依然绽放着妩媚繁花。素锦年华,闲看庭花,晚沐锦不能想象,他把她留下,他们之间有的不只是错过和伤害,还有家仇旧恨!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唯一希望的就是她醒来。

落无痕的到来,惊扰了沉寂中的晚沐锦,“主上。”

“你怎么成这样了?”

落无痕看着晚沐锦惨白的脸颊,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回主上,回来的路上被人袭击了,看身形似乎是一个女人。”

“只知道是一个女人,没有一点其他的头绪吗?”

“回主上,似乎是那个女子身旁的侍女。”晚沐锦听着落无痕的话语,想起昨日里那个袭击自己的女子,是她的侍女,却又为何要袭击完自己后独自离去?留下了自己的主子?除非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你一直在监视她们吗?”

“是,她们一直都没有出来过,我一直都在外面?”

晚沐锦苦笑了一声,“她们主仆白日里去了沈家了,而你却连她们什么时候出的门都不知道?无痕,你的能力怎么就下降到如此了?”

“主上”落无痕紧抿着唇,终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

晚沐锦眸光涣散,失神的看着远方,问道:“朱雀什么时候回来?”

“明晚应该就能到了。”

“下去吧,先去疗伤,好好休息一下,你心里藏太多事情了无痕!”落无痕听着晚沐锦漫不经心的话语,心中凛冽。

“是,主上!”说完起身离去,晚沐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苍凉呃笑出了声,他站在殿外许久许久,当他看到她手上的伤痕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勇气看着她的眸子喊她一声阿九。他此刻的彷徨失措,他等待着她的醒来,却又不知该用何去面对她。

烟雨总是太过撩人情绪,外面的细雨纷飞,晚沐锦回头望去,月神殿一片漆黑,此刻,他最爱的两个人都在他身旁,一个昏迷不醒,一个不知还能不能醒来。

“陛下!”李钦拿着披肩来到了晚沐锦的身后。轻声唤道。

“嗯。”他低声应道。“查得怎么样了?”

“陛下,沈家大小姐和茉羽儿比阿九姑娘先回的帝都,只是沈妙之和茉羽儿却是在商铺的时候被沈夫人带回去的,一切都是巧合的,阿九姑娘也是在商铺遇上的沈夫人。”

“其实一切都应该明了了。”

“可是陛下,阿九姑娘真的就是她吗?必尽当年已经那样了,怎么可能还会活着呢?”

“那和阿九回来的那个侍女是什么人,你查了吗?”

“陛下,查不到此女的身份。她是阿九从凤城带回来的,似乎是西岐二皇子的人。必尽在西岐也只有二皇子楼谨脩和她走的近。”

“知道了,你下去吧。”李钦看着晚沐锦的手臂,轻声说道:“陛下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早些歇下。”

晚沐锦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你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

李钦看着晚沐锦,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说了句:“是。”缓缓的退了下去。

他静静的站在殿外,黑夜的沉寂掩盖着他的悲凉,所谓孤家寡人,就是如此的悲怆。太多的路需要走下去,多少年之后再回首,是不是我们只是在梦里做了一场春朝秋夕的沉迷,他不知。小时候母后曾经告诉过他,世间百态,必定要亲自品尝,才知其真味,漫漫尘路,必定要亲力亲为,才知晓它的长度与距离。此时此刻,她离他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她笑嫣如花的说,我们不曾相识。她说她不是。

那些如烟往事,现如今繁华梦散天涯两隔,躺在床上的女子和曾经的她,一个倾城绝美,韶华如梦;一个双腿已残,容颜已毁。

天已经微微的亮了,蓝天日出在天与地的交汇处汇合,他缓缓的转身进了内殿,她还没有醒来。他看着她,心痛至极。

帝王不早朝,似乎都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可当宣室殿内无数大臣相聚,李钦带来了今日不上朝的消息的时候,下面传出了窃窃私语。只有素衣和沈悬默默相视,淡漠不语。

众臣离去之后,殿内只剩下素衣和沈悬,素衣连声喊住了即将离去的李钦:“李公公,稍等片刻。”

李钦听到素衣的声音,轻声问道:“纳兰大人有何事?”

“陛下的伤没事吧?”

“大人放心,陛下的伤休养休养就好。大人可还有何事?”

素衣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既然大人没事,那老奴就先下去了。”说着李钦快步离去。

沈悬看着素衣,问道:“三王妃似乎很关心那位姑娘?”

“不关心,她像她,所以多关注了几分。难道沈大人不好奇吗?还是说沈大人知道些什么?我突然间想起,阿九姑娘可是沈夫人的朋友啊,按理来说沈大人应该会比我还关心才是?不然回去以后沈夫人问起姑娘如何了?大人也不好回答吧。”

沈悬却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你永远是那么的会颠倒是非黑白,她不在了,就属你最厉害了。”

“沈大人,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哈哈,当然是夸你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朝宫外走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