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90章 再见朱雀

尘世间,那么多的红颜佳丽都随着时光渐次老去,当你以为过程是缓慢,回首却只是瞬间。红妆住在千秋殿的偏殿,就在晚沐锦的隔壁,有着一墙之隔,却如同万重山已尽。

世人许下誓言,可是真正长相厮守熬过一生的又有多少?到最后都免不了劳燕分飞的别离,倘若每一个人都清醒看世态,又何来开始?何来结局;何来相遇,何来重逢?一些人,明知不该爱,却还是回去爱,一些错,明知犯下会不可饶恕,却还是坚持错下去。

黑夜中,苏倾就在屋内等着红妆。红妆坐在轮椅上,抱着小狐狸久久的失神。

“孩子在哪儿?”

“在旧宅。”红妆淡淡的回道。却又诧异的望向他:“你怎么知道?”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

红妆怔怔的看着他,说道:“你说我们有心灵感应。”

“其实陛下的脸色改变了很多,我在给陛下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陛下的身体里面有血蛊。”苏倾缓缓道来。

红妆淡淡的看着苏倾,问道:“你为何要帮我?”

“红妆,这是我第一次喊你的真名,也是最后一次,恐怕以后也不再会喊你这个名字了,因为当初晚了一步,所以以至于你到现在这个地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从不会害你,有我在,也不会有人能够伤害你。”苏倾的眸中带着坚定的神色,是红妆不解的。

红妆莞尔一笑,轻声说道:“我只是一个人,很多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若是把我当朋友,我们自是可以坦白共处,若是不是,我欠下了别人很多我自己还不了,所以心里不安。”

苏倾妖异的脸庞露出浅浅的苦涩,他靠在窗柩一旁,屋外淡淡的月光撒了进来,在他的黑袍上镀上了一层白光,真个人都变得异常柔和,或许是不能称之为柔和,只能称之为有点悲伤。红妆看着看着便笑了起来,初见时的种种还在眼前,这个人奇葩的人物会悲伤,红妆有点不信。他最多也就是装装深情!红妆就是没有料错,只见他倍感伤心的转过头看着红妆,幽幽的说道:“怎么会?你没有欠别人,生为儿女,你连养育之恩都没有欠下,你还能欠下别人什么?所以都是我们欠你的,是我们欠你的。”他说得特别认真,可是他眼里的那一抹狡黠被红妆一眼就识破了。

红妆的眸子里渐渐的浮现起一抹哀伤,轻声说道:“我欠了奶娘很多很多,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欠了哥哥很多,你不知道吧,我还欠了楼谨脩一句话,我还欠那个孩子一个春暖花开的清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你不是无所不知吗?这些怎么能不算呢?”

苏倾白了她一眼,说道:“我和你说,你还越发的较真了,少来了。”

红妆怔怔的看着他,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想欠你,特别是我不知道你是谁?我怕有一天我是用命来还,我也怕我没有能力偿还,你可知道?”

苏倾苦笑了一下,说道:“总是拗不过你的,都是一样的固执。”

红妆听闻,也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坚持的,虽然坚持的都不是别人所认同的,却还是义无反顾。

苏倾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红妆早在凤城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他的一闪而消失不见,屋里就只剩下了静谧的月光陪伴着自己,可是红妆不得不承认,若是苏倾没在这里等着她,没和她聊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她的心里会更难过,或许是彻夜难眠,或许是片刻的平静都不曾有。晚沐锦和她仅有一墙之隔,她不知道他现在是沉沉的睡去还是同他一样失眠,三日之期即将到来。红妆一直在想,若是孩子没有事,她是不是能够真的一辈子都一个人孤独终老,她是不是可以一辈子留在凤城,她用了几秒的时间爱上一个人,她用一瞬间决定要温暖一个人,她用整颗心守着一个人,最后她只能用一片碎片结束自己的生命,只因为她想获得重生。那么她是不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一个人,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过往,离开尘世间的喧嚣,过到无可挂念。可终究是没有是没有假如,为了孩子,她还是回来了。

“咚咚咚”叩门的声响打断了红妆的思绪。

“是谁?”

“姑娘,陛下让奴婢给您送药来了。”门外响起一缕清脆的声音,可是又含着一份冷漠与傲气,这样的声音不会是一个平常的宫女的声音,红妆听着有一丝的熟悉,她嘴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了最唯美的弧度,一切都完美得无懈可击。

“稍等一下!”红妆轻声应道,转动着轮椅缓缓的来到门口,打开了门。其实红妆看到她的时候很想说一句:“好久不见。”可是红妆不曾想到的是,门外的人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花容失色,整碗药汁撒了红妆的一身。

“姑娘,对不起,对不起!”她嘴里说着对不起,可红妆却又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她的歉意,相反,红妆到觉得她在害怕。或许任谁看见一张和曾经死去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脸都会觉得害怕,更何况此时的景象确实像,红妆没有点灯,透过树叶洒下来的点点月光,红妆的半壁脸庞又格外渗人,她一袭红衣,幽黑浓密的长发直到到地面漂浮着,确实像鬼。

红妆轻轻的扶起了她,她的手格外冰冷,红妆有些冷笑,什么时候,一个杀手也怕鬼了,或许就是因为欠下的多了。

“姑娘,没事,洒了就洒了,重新弄一碗就是了。”

“是,姑娘,朱雀给您换一下衣服。”

红妆轻笑道:“没事的,我自己来就好,还得麻烦你再去端一碗汤药。”朱雀正要起身之时,只见晚沐锦从一旁的屋子中走了出来,问道:“怎么了?”

“回陛下,没什么事情。”红妆莞尔一笑,轻声说道。

晚沐锦眉头一皱,快步的走了过来,厉声说道:“将烛台点亮?再去熬一碗。”

朱雀缓缓起身,将一旁的烛台上的红烛点上之后,转身离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