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燕麦诞生

“圣兽将至!圣兽将至!圣兽将至!……”

诅咒般的合唱终于随着烈焰一起,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浇灭了。水火相交生成的蒸汽充满了整个地洞,没人看到哪里来的大水。但谁都清楚,如果火势在持续几秒钟,所有人都会应验天皇临死前的诅咒——被火烤的外焦里嫩。

换句话说,这股从天而降的暴雨救了所有人的性命。可是地洞里怎么会下雨呢?

水蒸气渐渐的沿着洞壁上的缝隙散去。

朦胧中,两个人影背对背的伫立在地洞的中央。一个是纵横太阳系近两百年的泰坦天皇,已经化为一根焦炭。另一个人,头发和全身上下的衣物都被烧得精光,原本健美、充满活力的女性身躯完全被烧伤之后特有的黑红色的疤块包裹住了。丝丝水汽从疤块之间袅袅升起。

那个全身烧伤的人手中提着一把短刀,刀柄是由一簇簇红色的肉片叠合而成。肉片的缝隙中伸出来许多血管似得细线,赫然插在那人的手腕之中。人,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刀,却是如假包换的妖刀“村雨丸”。因为,刀身上仍淌着无中生有的水滴。

看来刚才那场洞中及时雨,便是由此而来。

突然,泰坦天皇的尸身轰然倒下!枝枝丫丫一样的怪手撞到地面,纷纷折断。那个全身烧伤的人仿佛受到了震动,也是全身一颤。随着这一颤之下,那人的腰间掉下来一块伤疤,里面竟然露出了婴儿般的雪白嫩滑的肌肤,仿佛刺穿了乌云的阳光,白的刺眼。

烧伤人一步步前行,伤疤也纷纷散落,已经被烧光了的头发也争先恐后的长了出来。她来到奄奄一息的狼獾身边,便停下脚步,凝视着这具经历了太多痛苦的躯体。

“公主……”狼獾发出的声音太过微弱,除了他自己以外谁也听不见。

秋莜公主身上的伤疤已经剥落的差不过了,完美的身体一览无余。可是她的神情却与以前的那个傻白甜大不相同,但也不像泰坦天皇那样傲慢自负,应该说是空洞,略带好奇的空洞。公主现在看着狼獾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那种复杂的感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审视。

就好像一只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在审视着曾经熟知的世界。

公主反复的打量狼獾的伤口,然后慢慢的举起了手中的村雨丸。吴若刀还以为连她也要对狼獾下毒手,那想到公主用刀“唰”的在自己的左臂划了一下。刚刚再生出来的肌肤再度鲜血淋漓。

公主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血液滴入狼獾的伤口之中,说到:“我的血液里有纳米机器人,这就是泰坦皇族再生能力的秘密。没有你,这血液也无法存留下来,这是你应得的。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像我一样了”。公主的声音波澜不惊,好像完全是在陈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秋莜,你这是怎么了?”吴若刀关切的问道。

公主对他们两个人视而不见,但却说道:“谢谢,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事。”。然后她又转身看着不住喘息的危狼和伏地不起的血狐。此时她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弥合的毫无痕迹。

岳老三发现这个女孩儿的变化实在是诡异,拼命地向吴若刀使眼色,让她离公主远一些,以防万一。吴若刀不顾岳老三的劝阻,反而走过去拉起了公主的手。公主对吴若刀微微一笑,又说到:“我没事的。对了,以后不要叫我秋莜了,这是公主的封号。他已经死了,我也不再是公主了。”

吴若刀也报以友善的微笑,问道:“那怎么叫你啊?”

“嗯,”美丽的少女略一沉吟,说到:“秋莜是一种能够食用的植物,他期盼这种植物丰收,能够提供更多的食物,所以给了我这个封号。我现在还是我,但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所以,就用秋莜的别称——大麦,来做我的名字吧。”

“大麦!?”吴若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可不像女孩子的名字,叫小麦怎么样?”

“小麦?听起来蛮可爱的。”少女绽开笑容。

“那是另一种植物了,”岳老三在一边打岔道:“大麦也叫燕麦,叫秋燕怎么样?”

“还是叫我燕麦吧。这个发音比较好听。”

“燕麦……,”吴若刀念了几遍,“是挺好听的,而且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名字!回头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不过,我现在要帮帮他们。”原来的秋莜公主,现在的燕麦用短刀指了指危狼和血狐。

燕麦将右手平举,原本插在手腕上的那些血管一样的细线渐渐的融入了她的肌肤。村雨丸刀柄上的肉瓣失去活力脱落了下来之后,妖刀从燕麦的掌心缓缓的遁入了她的小臂之中。燕麦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一如往常。

燕麦双手合十,然后结出了能够救死扶伤的“大金刚轮印”。危狼的喘息渐渐平复;狼獾翻身爬了起来;血狐的项圈发出了“咛”的一声,也苏醒了。岳老三和吴若刀看到这一切,都不禁为泰坦秘术的神奇而由衷的赞叹。

“嗷嗷,哼吐”危狼对着血狐说了些什么。

血狐揉着脑袋,看了燕麦一眼说:“天皇陛下的思维波长完全不一样,是不同的人格,没错。”

“嗯,噗噜噜”危狼又是一阵哼哼,不过这次血狐没有回答。

危狼走到泰坦天皇的尸首旁边,将那颗烧焦了的脑袋拧了下来,然后用甲刺像开罐头一样,撬开了天皇的头盖骨。吴若刀不忍观看,把头侧向了一边。岳老三也转身走向了地洞的角落,摆弄起了那台无人战斗机PPXWMZ 250- 二B。

可是,燕麦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危狼的一举一动,既好奇又带有一点莫名的悲伤。

危狼把头盖骨扔到一边,燕麦和血狐看见天皇的脑室里面有一个乳白色、半透明的圆球。圆球晶莹光滑,而且非常的大,将脑室占得满满当当,完全看不见一般的那种沟回交错的大脑组织。

“智珠!”血狐不禁激动地说道。

“嗷——!”危狼万分小心的把圆球从脑室中取出,高高的举过头顶。

“智珠?”吴若刀疑惑的摇了摇头,默默的在心里说道,跟妈妈说的不一样啊?

“腾腾腾……”一阵机器发出的噪音突然响了起来。岳老三发现那台无人战斗机好像只是没电了,于是他启动了吴若刀带来的发电机,给无人机充上了电。危狼等人顿时如临大敌,他们可是见识过这个六边形的厉害。

岳老三看他们一个个神色紧张,赶忙解释到:“不用担心,我已经架空了这架战斗机的武器控制系统。咱们出去的时候可以用它来引开那些火蚁黄蜂。”。大家这才注意到,一条数据线从他的机械手臂中伸出来,接在无人机的一个端口上。

“这个家伙不用武器也厉害得很,最好还是别惹它。”狼獾摸着自己的腰肌说到。

“是吗?”岳老三不解的问道,“那我把动力系统也切断吧……”

“你的头发真好看。”燕麦突然对吴若刀说到。

“才没有呢!你的头发能够变颜色,好羡慕你啊!”吴若刀发自内心的说。

“也没什么啦。不过你一扭头的时候,头发看起来很有弹性。你平常怎么保养的?”

“我就用肥皂洗的,没有保养过。”

“还是公主的漂亮一些。”狼獾插了一句。

“别叫我公主了……”

一边儿的直男们都目瞪口呆,女人的对话是哪儿跟哪儿啊?

“等等!”吴若刀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们听!”

果然不知从哪里隐隐传来一阵昆虫振动翅膀的声音。莫非是火蚁黄蜂攻进来了?血狐也不答话,飞身向刚才用碎石堵住的洞口而去。不一会儿,他用手托了个东西回来,走到危狼的身边。

“指挥官,蜻蜓攻击器兽的雏体……”血狐费解的对危狼说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苦寻定心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