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四章 紫河车(二)

夜里,在宫门下钥之前,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宫门,赶车之人掏出来腰牌,侍卫查都不查,直接放行了。

没多久,马车就来到了寻芳院的后门,至于为什么不从前门走,实在是前门已经人满为患了。

二人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内室,仔细一看,正是张公公和雪鹰。

回到了这里的雪鹰心情都愉悦了许多:“张公公,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老奴遵命。”看着雪鹰开心,他也不说什么了,随即退了出去。

左右瞅了瞅,确定没有人后,立马换了面具,重新变成了司空萱儿,动作十分娴熟。

刚戴好面具,就听见了敲门声。

“进来吧。”萱儿将东西收了收,喊到。

门推开了,进来的人跪了下去:“恭迎楼主。”此人正是柳姨,面上竟有挥之不去的担忧,甚至眼眶有些湿润。

萱儿前去扶起柳姨,却有些力不从心:“莫要如此,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怎么样,最近有何大事?”

“听闻楼主受伤不轻,快躺下休息吧。最近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包拯前两日离开了京城,好像是往莱阳县去了。”柳姨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但身为下属,她知道自己的本分,于是回忆了一下,说了出来。

“莱阳县?估计又有什么案子了吧,过几日再说,其他还有什么?”内心其实不断腹诽,果然老包就是个劳碌命,我得躲几天清闲。

柳姨给萱儿端了一杯热茶,无比正色的说到:“最近白玉堂来了好几趟,一直想要见楼主。”

想起那一身白衣的人,想起自己在昏迷之前最后一眼看见的人,萱儿嘴角不禁上扬,片刻,回过神来:“咳咳,他再来就让他进来吧,无妨。”

“楼主,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柳姨面露难色,有些纠结的说到。

“嗨,有什么话就直说,吞吞吐吐能把人急死。”这急惊风碰上慢郎中,你急他不急。萱儿恨不得让她一口气全部说完。

见此,柳姨也不再纠结:“这白玉堂三番五次来找楼主,想必是对楼主动了情,楼主最好早做准备。”

啪,萱儿手上的杯子一个没拿稳,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咳咳,柳姨,这话不能乱说。”虽然这么说,眼神还是转向了别处。

谁知柳姨不依不饶:“哎,虽然我是你的下属,但是我年纪却比你大,再加上在这个场所,我阅人无数,断不会看错。”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招呼堂子里吧,我需要休息休息。”实在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下了逐客令。

眼见萱儿有些害羞,柳姨便依言退了出去。

“呼——热死了热死了,这都立冬了,还这么热。”可萱儿哪里知道自己是因为害羞的。

夜里,萱儿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断地想着柳姨的那几句话。

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平日里无比精明的萱儿,此刻脑子却如一团乱麻。一夜里,醒来好几次,根本没睡好。直到快清晨才沉沉睡了过去。

直到午饭十分,萱儿才被敲门声吵起来,迷迷糊糊的说了声:“进来吧。”

可是当看到进来之人,一下子睡意全无,慌忙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有些支支吾吾:“五,五哥,你……我……那个……”

看见只穿了中衣的萱儿,白玉堂也不由得气血上涌,有些脸红,一把将门关住:“萱儿,我等会再来。”

听得门外急急的脚步声,萱儿急忙起身收拾好。长舒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走出房间,见白玉堂在拐角处站着,出言叫:“五哥,进来吧。”

二人在房间里聊了很多。

“萱儿你知道吗,我被那臭猫叫到襄阳去了,差点回不来了。”白玉堂喝着茶水,随口说到。

“什么?”萱儿一使劲,捏紧了茶杯,显然很紧张。

“没事没事,那个什么公主救了我,不过我是欠了个大人情呢。”说着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

一头黑线的萱儿猛的灌下茶水,可吓死了,还以为又出啥事了呢,搞的半天白担心一场。

“五哥没事就好,今日五哥想干什么?”怕被发现什么,于是转移了话题。

“嗯,不知道,我们去开封城周围转转?”白玉堂带着些小心思提议到。

想着也没啥事,于是应下了。不过鉴于身体情况,选择乘马车出去,这让白玉堂有些始料未及。不过不及细想,收拾了一下,就陪着萱儿出门了。

二人行至城外秀水河,虽然有些冷,但丝毫不妨碍二人的兴致。

走了一会,觉得有些冷了:“五哥,我们回去吧,有些冷了。”

“好,我们回去。”有些心疼的看着萱儿,轻轻揽过萱儿的肩头,企图给她一些温暖。

萱儿明显的愣了一下,瞬间脸就红了,不过带着人皮面具,看不出来罢了。

二人走到车前,白玉堂扶着萱儿上课马车,给人一种二人是夫妻的错觉。

刚刚调转车头,萱儿掀起车帘:“五哥,不如我们不回去了,我们去莱阳县如何?”

听到莱阳县,白玉堂苦笑一下:“哎,当时那臭猫问我要不要去,我说不去。想不到时隔几日我还是得去。”

扶着车帘的萱儿吐了吐舌头:“略,五哥可以选择不去呀。”

“你这丫头,好了,快进去,要出发了,不然今夜就要露宿野外了。”吐槽归吐槽,但内心里其实还是喜滋滋的,毕竟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子走一路,换了谁都开心啊。内心暗暗告诉自己,要尽快让萱儿明白自己的心意。

放下车帘,还没坐稳,车就出发了,差点跌下来的萱儿皱了皱眉头,抱怨道:“五哥,你慢点,我们又不着急。”

车速降下来了,萱儿这才安稳坐下,想到自己经脉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由得有些忧心。如今自己还不能使用内力,去那里也不知是福是祸。

一路上,二人走的很慢,但是欢声笑语却时时不绝于耳。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离境无生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