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章 义犬岭(八)

宋天宝倒是丝毫不在意,冷笑一下回到了官道上。

队伍再一次出发,宋天宝就是新上任的县太爷。

一进衙门里,官架子十足。对于衙役的叩拜理都不理,径直走向二堂。

下属虽然不悦,却敢怒不敢言,毕竟他现在是顶头上司。得罪了上司,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在来的路上敲敲打打的声音传进了怡红院。首水仙之托的燕儿急忙跑到路上打听,这官轿之中的人是谁?

有围观的人告诉他这是新上任的县太爷,他急忙问新上任的县太爷叫什么名字?得到的回答是方傲天。

燕儿得到了消息,急忙回去告诉水仙。水仙却一脸不可思议,喃喃自语到:“这怎么可能,天宝明明告诉我她一定会高中回来娶我。如今放榜过了这么久,他也该回来了。”

“水仙姐,说不定他落榜了,所以没脸回来见你。这才迟迟没有他的消息。”燕儿小心翼翼的说。

“不,即使是他落榜了,他也要回来告诉我。我一定要出去,燕儿帮帮我好不好。”水仙执着着,她再一次央求燕儿。

“不,不可以,让妈妈知道了,我也活不下去,你不要为难我好吗?水仙姐。”燕儿害怕的连连摆手。

水仙的眼神里透满了失望,但是她知道,燕儿说的是对的,燕儿已经帮自己太多了,这种事情不能再连累她。

“燕儿你快走吧,一会儿妈妈来了就不好收场了,姐姐不愿连累你。”水仙忽然催促燕儿赶紧离开。

燕儿看了看,依依不舍的离开。水仙姐可是她来怡红院里对她最好的人。

到了傍晚,花姐带了两个打手,扭着自己曼妙的身材来到了柴房。

“去把门打开,把水仙给我拉出来。”花姐拿着手绢,伸手一指。

两个打手自然是听命,水仙正怯生生的缩在一个角落里,二人一左一右的把水仙架起来,拉到花姐面前。

“带走,让人给她打扮打扮,今晚秦大官人来,可不能怠慢了。”花姐没有丝毫感情的说。

水仙就这样被带走,由侍女为她画了精致的妆容,可是丝毫掩盖不了她脸上的哀伤之色。

如同第一次一样,秦大官人还是在那个房间里等她。

她被花姐带进这个房间,但是他的脑子里始终在想着自己要怎么逃走。

花姐谄媚的笑着:“哎呦,秦大官人,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水仙化妆用了个把时间,还请您多多包涵。”

“包涵,等美人嘛,应该的,就是再等上一刻钟也是应该的。”秦鹏十分大度地挥了挥手。

“行,那秦大官人,我就下去了,不打扰你和水仙的好事了。”花姐说着要下去,但是却还没有动。

秦鹏也不说破,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放在花姐的手里:“下去吧!下去吧!”

花姐手握着银票满意的离开。

水仙却满脸恐惧地贴着门:“秦大官人,求求你放过我。我的未婚夫很快就来了,他会替我赎身的。”

“哟,这么久不见你还多出来个未婚夫?别做梦了,今天我已经从花姐那里把你买下了。你现在就是我的第四房,还指望我放过你?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秦鹏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不要,我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秦大官人,您家财万贯,又何必一定要我呢?你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啊。”水仙带着哭腔苦苦的哀求道。

“够了!今日你从现在从不从也得从。我现在好言与你说,你不要逼我发火。”秦鹏有些不耐烦,语气也急促了不少。

二人却都没想到此刻正有一人在屋顶看着种种发生的一切。

屋顶上的人正是展昭,他自从听白玉堂和萱儿说宋天宝在怡红院出没过,并且还跟水仙接触过,就想来问问水仙宋天宝的下落。

白天当然不便,因此,他便深夜前来,找遍了整个怡红院,最后在这间房子里听见了水仙的名字,这才知道下面这位女子就是水仙。

看了秦鹏的逼迫,展昭十分生气。逼迫一位女子就范,为江湖人所不齿,因此,他打定主意要救这位水仙姑娘。

于是翻身下去,从窗户进入。

“亏你还是个读书人,这个姑娘明显不愿,你还如此逼迫与她,真是丢尽了天下读书人的脸。”展昭站在二人中间,对着秦鹏骂到。

“嘿,你又是哪根葱,我好不容易从花姐手里买下的水仙,哪轮的上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多滚出去,否则我喊人啊。”面对突然出现的展昭,秦鹏十分恼火,又是一个多管闲事之人。

“展某并不是葱,只是管天下不平之事。”展昭笑的温润如玉,丝毫没有因为秦鹏的怒骂而生气。

“来……”

还不能亲鹏喊出声,展昭快如闪电的点住了秦鹏的穴道,使他无法动弹。

“你的穴道一个时辰之后自会解开,水仙姑娘我就先带走了,告辞。”展昭说完这些,头也不回的带着水仙离开屋子。

对水仙说了一声得罪了,最后搂着水仙的腰带她从空中离开了怡红院。

出了怡红院展照片放开的水仙,带着她走到了旁边的仙来客栈。

“多谢公子相救之恩,水仙无以为报,只是恩公若有差遣,水仙万死不辞。”水仙十分感激的跪下,不断地磕着头。

“不必如此,江湖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分内之事。今日我找你也是有一些问题想问你。”展昭毫不在意救人一事,他只在意他今日的来由。

“恩公请讲,水仙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闻展昭是来了解事情,水仙舒了一口气。

“我听说宋天宝失踪之前是和你在一起,你可知他现在在何处?”展昭直接了当的提出了问题。

“不知恩公找宋天宝何干?”水仙十分疑惑,她不敢直接回答。

“哎,不是我找他,是他的父母托我找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我来找你。”展昭叹了口气说。

“什么?他的父母?他不是孤儿吗?”水仙有些惊讶,以至于有些失态。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离境无生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