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义犬岭(十三)

宋天宝一愣神,但是立马镇定下来:“你是何人,竟敢法场?”

萱儿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而是一出掌,将刽子手打到了台子下面。利索的给水仙解去了镣铐和邢枷。

“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拿下!”被无视的宋天宝恼羞成怒。一挥手旁边的衙役立刻围了上来。

“我看谁敢动手。”萱儿站在中央,霸气十足的说。

可宋天宝才不会管,他现在一心只想处死水仙,只要没有了水仙,没有了养父母,自己就可以在这世上高枕无忧,不用担心谁会发现自己不堪的过去。

“给我上,捉拿此贼本官重重有赏。”宋天宝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萱儿看着包拯等人还未到,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他们怎会如此之慢。

果然,一听到有赏赐,衙役们都慢慢的向台子聚拢,行刑台霎时就被围的水泄不通。

“恩公快走!不要因为水仙贱命,害得恩公也命丧于此。”水仙跺着脚,焦急地说。

看着剑拔弩张的形式,自己一个人固然不怕,但是带着一个女子,想闯出去难度自然很大,不要说后面还有弓箭手。

既然自己已经背上了滥用权力的骂名,咋不放自己就将这个罪名彻底坐实。

于是一咬牙,从袖中取出一把短剑:“大胆信阳县县令,竟敢指挥衙役围攻本公主,你有几个脑袋?本公主命令你让他们退来,暂时免去水仙死罪,再做调查。”

宋天宝自然是一脸不屑,但是当他看见小二手中那金灿灿的宝剑,却由不得他不信,在他任县令之前,就有人给他说过这些。

可是他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他坚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他假装不知道:“岂有此理,竟敢冒充公主,罪加一等,给我拿下。”

这个情况让萱儿始料未及,不由的在心里想,难道没有人告诉他吗?不是每一个官员上任之前,都会知道此事吗?难道这是皇兄的意思?皇兄觉得自己权力过大,已经威胁到他的皇位,所以才给这一批任职的官员没说此事?

不!皇兄不会这么做,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我不能怀疑皇兄。

萱儿使劲摇了摇头,赶走了脑海里的思绪,收回短剑。长刀握在手里,斜挡在身前,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

随着宋天宝再一次的命令,众多衙役变为攻上前,萱儿护着水仙左躲右闪,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毕竟对方人多势众。

“住手!”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

衙役们纷纷都停了手,萱儿也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岂有此理!是谁允许你私自行刑,所有犯人都要交给上官勾决之后才能行刑,这一点难道你不知道吗?”包拯十分愤怒,对于私自用刑的人,他无法和颜悦色。

“启禀包大人,此二人一个杀人,一个劫法场还冒充皇家公主,下官这才决定将他们就地斩立决。”宋天宝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说辞。

“哼!无论他们身犯何罪,这都不是你对他们私自行刑的理由。来人,将他们带回去,本府亲自审讯。”包拯严肃的说。

一旁的白玉堂急忙上前把萱儿拉下来,小声问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说你冒充公主。”

“还说呢!你们也太慢了,他围住了我们,我带着水仙无法全身而退,逼不得已才拿出那把短剑,可是他根本就不认识,这才有了冒充公主一说。不过现在好像娄子捅大了。”萱儿闷闷不乐的说。

想想也是,隐藏身份这么多年了,却因为这种小事不得不公开,实在是不甘心。

“额,这可怎么办,一般的说辞包拯可不会相信。”白玉堂没想到事情是这样,自然没有主意。

“萱儿姑娘,得罪了。姑娘持械劫法场已为律法所不容,因此必须受审。”包拯铁面无私可不是盖的,别说面前之人是萱儿,就是他的亲女儿也不会网开一面。

白玉堂和萱儿对视了一眼,展昭缓缓上前,虽然十分心痛,但是身为执法之人,他也无可奈何,他必须再一次亲手抓走萱儿。

萱儿默默地低下头,左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整个人都在颤抖。白玉堂看的心疼,一只手揽过萱儿,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展昭,她都是为了帮你们,给她一点时间好吗?”白玉堂第一次用类似于求人的语气说话。

公孙策摇了摇头:“大人,我们先解决这个案子,萱儿姑娘毕竟是帮了我们,况且萱儿姑娘八王爷都十分重视……”

话说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余下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包拯皱了皱眉头,话虽如此,可是如果放了萱儿,日后有人再劫法场又当如何。想到这里,包拯没有松口。

展昭自然是必须听命行事。

然而就是这么一点时间,萱儿已经经过一番挣扎,最终短剑从袖中滑落在手里,缓缓举起,一字一顿的说:“本公主代先皇暂时赦免水仙死罪,包大人可有异议?”

所有人看见都一愣,包拯带头跪下:“臣遵旨,不知公主身份,造次行事,还请公主恕罪。”

“不必了,起来吧。水仙是被冤枉的,此事由你接管,务必查个水落石出。”萱儿无力的说。

包拯应下后,萱儿收回短剑,再一次和白玉堂并肩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公孙策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仿佛在叹息什么。

展昭的眸色在萱儿举起短剑的时候就已经黯淡无光,想着之前的种种,想着自己曾经怀疑过公主对皇上不利,再看眼前的萱儿,自己当真是配不上她。

带着宋天宝和水仙,包拯立刻收队,展昭浑浑噩噩的跟着队伍往回走去。

白玉堂和萱儿行至一处偏僻的角落,萱儿忽然停住:“五哥,接下来路我自己走,你该回陷空岛了。”

“为什么,我说过会一直陪着你,我不会食言。”白玉堂有些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他不能接受自己再一次被萱儿抛弃。

“朝中弹劾我滥用权力,我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可能性命不保,所以……”萱儿耷拉着眼皮,用微弱的声音说。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白玉堂目光坚定,铿锵有力的说。

同时还将萱儿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强迫她抬起头来。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离境无生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