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抢你的

“啪!”,不等安瑾容反应过来,安步摇又将案上的墨泼到了她的脸上。

“啊!”安瑾容捂着脸跳了起来,可满头满脸都是墨水,顺着头发滴下,狼狈不堪。

安步摇一边擦手,一边冷声道:“将我替祖母抄写的佛经弄脏,亵渎了神灵,这是替上天惩罚你!”

“你……安步摇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找母亲过来评理!”

安瑾容许是被安步摇的气势吓到,顾不得身上的脏乱,气冲冲的跑了出去,那瞪大眼睛的圆脸丫鬟也回过神来,连忙追了上去。

“小姐……五小姐她……”

妙玉这时小心的说道,她心中震惊,也感觉小姐狠狠地出了气,可若真是闹到夫人那里去了,只怕小姐会受罚啊。

安步摇摆了摆手,看向一言不发的妙雪,道:“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你都看到了,你现在过去将我刚刚说的那两条告诉母亲,母亲深明大义,自然知道到底是谁理亏。”

“啊?奴婢……”妙雪没有想到小姐会叫她去夫人那里,顿时有些犹豫。

“听不懂我的话了吗?”安步摇冰冷的双眸紧盯着妙雪,面露愠色。

妙雪心中诧异,她才离开一会小姐就好像变了Xing情,现在这般气势连日日夜夜伺候左右的她都感到陌生,来不及思考什么,她连忙应下,“是,奴婢这就去!”

妙雪一走,安步摇就将她放在八宝圆桌上的汤药泼进了外面的花草上,盯着叶上凝聚的黑色药珠,她眼睛眯了眯。

“小姐……药倒掉了,您的身体怎么办?听说这是御医开的补药,您身子虚弱,得好好补补,药再苦,也得喝啊。”

妙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对安步摇劝说道。

“身体越补越虚,你说还有没有必要补?”

安步摇看着妙玉的眼睛,戏谑地说道。

“啊?”妙玉听到安步摇这话,突然明白了过来,连忙捂住嘴,眼睛圆瞪着。

小姐的意思是药有问题,可这药是夫人让御医开的,难道夫人她……还有妙雪,居然是夫人的人!

“这……这可怎么办?”

妙玉担忧起来,连夫人这样对小姐,小姐以后岂不是在府里举步维艰。

“要不您和老爷说说,都说虎毒不食子,老爷虽然对您不好,但您是他亲生的,老爷肯定不会让夫人这样对您!”

父亲?

安步摇轻笑,只不过嘴角的笑意却有些苦涩。她一直都是尊敬父亲的,若是没有前世死前发生的那一切,若是没有早上听到的那番话,她说不定早就去找父亲诉苦了,可现在,她见都不想见那个人。

这偌大的相府,除了哥哥,没有一人值得她留恋,若不是复仇需要相府嫡女的这层身份,她哪里还想在这里再多呆一刻。

“人总不能依靠别人而活,自己有手段,才是后路。”

安步摇将目光放在那只空荡荡的药碗上,想起明日要断掉安若素的一条后路,她才笑得明亮起来,又想到了什么,她看向妙玉:

“对了,妙玉,你家中还剩一个哥哥吧?”

妙玉不知道为何小姐突然问起她家中的事情,但也恭敬的回道:“是的,奴婢还有一个哥哥与奴婢相依为命。”

“听说你哥哥才学过人,想必今年的乡试上能一鸣惊人。”安步摇记得妙玉的哥哥的确有些才学的,好像前世还中了秀才,只不过被人陷害,后来进了牢狱。既然重生一次,她自然要帮帮对自己好的人。

“哥哥是有些学问,不过乡试这么难,很难出人头地。爹娘临死前交代哥哥让他考取功名,所以哥哥一直很努力。只是家境一贫如洗,想打点上面的人都不行,奴婢只能拼命攒银子了。”妙玉无奈地说道。

“这样吧,你让你哥哥明日去庄子上,我有些话要亲自与他说,他想要出人头地,我可以帮助他。哦,对了,院子里的石榴树别碰,尽量绕着走,也别给人发现。”

妙玉一脸惊喜,忙不迭地点头道谢:“是,奴婢知道了,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妙玉站起来,眼睛有些发红,今天之前,小姐还对她不喜,可今天,小姐不管明里暗里,都表现出对她的信任,让她受宠若惊的同时,心中更加坚定对小姐的忠诚。

看来以前她所做的一切,小姐都是看在眼里的。

至于石榴树,她心里好奇,但主子不发话,她绝对不会僭越去问。

这时二等丫鬟Chun桃来报,桐姨娘过来探望小姐了。

安步摇嘴角勾起,让妙玉将屋子里的狼藉收拾一下,亲自走了出去迎接桐姨娘。

站在青砖白瓦下的柳姨娘身穿琵琶襟大镶大滚银枝绿叶衣裙,外面批了一件浅粉色轻纱,身段窈窕柔美,屋檐下大红灯笼下的阴影印在她洁白如玉的瓜子脸上,像是镀了一层粉光,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灿烂的星眸上像是笼了点点雾气,让人心生怜爱。

安步摇迎了上去,笑着道:“姨娘,您怎么过来了?”

“你身子刚好,姨娘托人买了点补药给你送过来。”

桐姨娘说话轻声细语,犹如莺声婉转,叫人心中舒坦。

“姨娘的心意步摇领了,快进来坐坐吧。”安步摇也不推辞,让丫鬟接了补药,领着桐姨娘进了屋子。

“刚刚过来时,听到夫人院子里哭声嚎天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叫人一打听,才知道是五小姐冲撞了你,现在正被夫人教训呢。夫人要照顾生病的三小姐,本来就够忙了,五小姐还偏偏上前找事,也真是个没眼力见的。”

坐下喝了口茶,桐姨娘就朝安步摇笑着说道。

王氏外称安若素生病的心思,安步摇心里自然清楚,本来这毒虫的来历就不光明,若真去查了,只怕会抖出点什么东西来。第二,估计是还想着她还没有中招,说出来了大家都会注意防范,那她们原本最先的目的就达不到了,也许就是心底不甘,还想拉她做垫背的。

她心底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桐姨娘说话绕着弯子,安步摇笑了笑,她知道这后院的事瞒不过各个主子的眼,桐姨娘知道也是很正常的,而她这么快就闻声过来,足以见得她不像表面上什么都不争。

“姨娘明日去雁回庙求子,不知道母亲怎么说?”

安步摇闭口不提安瑾容来闹的事,而是说起求子之事。

桐姨娘脸上的笑意不减,雾蒙蒙的眼底露出精光,道:“夫人自是希望相府子嗣绵长,还能说什么。”

“是呀,母亲如此宽容大气之人,肯定不会因为姨娘您突然要去求子而多说什么。”安步摇依然笑着,像是不经意地又说道: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自十一年前柳姨娘生了五妹妹,府里就没有一位姨娘再有身孕,按理说父亲正值壮年,不应如此的,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桐姨娘眼帘垂下,遮住眼中的暗光。连安步摇都知道事情有鬼,她又如何不知。她早就怀疑是王氏暗中搞鬼,可苦于没有证据。她若能怀上老爷的子嗣,也不至于落入如今的这般处境,不光父兄能得老爷提携,还不用被低贱奴婢出身的柳姨娘踩在脚下。

感受到桐姨娘身上的情绪波动,安步摇轻轻抿了一口清茶,才出口道:

“不过桐姨娘您想必是知道了明日雁回庙外那名医术精湛的兰神医会出诊才与步摇一同前去的吧,听闻兰神医虽是游医,但最近在京城的名声很大,很多疑难杂症他都能够治好,如果真是姨娘您身子的问题,说不定那兰神医能够一次医治好呢。”

桐姨娘内心略感震惊,没想到安步摇居然一眼看穿她的目的。她以前也暗中请了不少名医查看,可都说她身体没有问题,这次就是因为听说京城中出了兰神医这号的人物才想去冒个险,原本就是安步摇不提出去雁回庙还愿,她也会向老夫人说求子之事,却没有想到安步摇先她一步。

这真是巧合吗?还是安步摇早已洞悉她的想法?

桐姨娘心中一颤,再看向安步摇的目光时已有了变化。

这个平日里软弱受人摆布的相府嫡女,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安步摇轻笑,现在的一切都按照前世的路线走的,桐姨娘会做什么,她当然知晓。前世桐姨娘也不是一个人去的雁回庙,王氏将安若素使了去,然后安若素得了一场大造化。

而她,是去抢安若素的造化去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好梦向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