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五章安德祥被打

秦王那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安步摇的身影看,直到安步摇慌忙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界之外,才用他那比女人还白皙的手把帘子放下,马步声猝然而起,在这寂静的夜晚中竟是显得特别响亮。

而安步摇已经略狼狈地逃回了宰相府,然后匆匆忙忙的跑回了自己的院子,水月院。

回到院子的安步摇依然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那颗久久不能平静下来的心让她感到烦躁起来,可偏偏却无可奈何。

安步摇发泄似的一样,把妙玉为自己准备的几杯凉水,灌入喉中。

冰凉的水入喉,身上透着丝丝的凉意,那颗浮躁的心貌似也被这水影响到了,慢慢的平静下来。

安步摇看到凉水有用,就灌了好几杯,直到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恢复了以往神态的安步摇冷静了下来,她知道她今天拒绝了她的好父亲安德祥,而且还害得他被外祖父暴打一顿,估计现在是没那个老脸见人了。

想到外祖父对安德祥的暴打,心中的畅快没人能理解。她前世的一直敬爱的父亲,却在今世发现她的好福气压根就没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看待,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且任由王氏对自己和大哥的打压。

前世欺我的,负我的,欠我的,不管是谁,都会慢慢的讨回来,王氏,安若素,夏连城,我们走着瞧,看谁能笑到最后。

想到今天派李远借“暗夜”把太子的秘密暴露出去,京城里流传的速度确实是极其快速,而且这次夏连城想那么快就出来,怕是没那么容易。

皇帝若是废了太子,朝廷将会大乱,众多皇子会争夺这太子之位,那场面将会难以控制,而皇帝龙体并不是安康的,所以估计夏连城这太子之位并不会被废掉。

不过,即使太子之位没废掉,今天的这次,夏连城最少是损失了大量金银财宝还有大量的兵器武器,而且这次出事情的地方是太子府,皇帝怕是想替太子隐瞒下来也没办法。

毕竟这悠悠众口,就算是皇帝也无任何办法能全部堵住。

而就夏连城那喜欢猜疑而又多疑的Xing格,怕是这太子府将会有一场血腥之清查。

想到夏连城即将会被软禁起来,安步摇在心中旁算着趁着这段时间来发展自己的势力范围。

就在安步摇正在沉思着,妙雪突然走了进来,看了看安步摇正在思考,想喊她又怕安步摇惩罚。

妙雪想到夫人的吩咐,又想到大少爷那英俊的容貌,脸上的绯红越发明显,不由得壮大了胆色,直接开口打断了安步摇的沉思,对着安步摇说:“小姐,夫人说让小姐前去厅堂用饭。”

安步摇见自己在思考竟然有人敢不知死活的打断自己的思路,凌厉的眼神直接朝着那罪魁祸首瞪过去。

而此时的妙雪被安步摇那凌厉的眼神给吓得不敢再出声,她战战兢兢地站着,丝毫不敢有一点不敬,头低低地,不敢抬头和安步摇直视。

妙雪感觉到安步摇的恐怖以及安步摇的眼神貌似能够看穿她心中所想似的,令她心中不由得胆颤起来。

顿时压抑的气氛,环绕在整个水月院,没有人敢为妙雪求情,也没有人肯为妙雪求情,因为她以往每次仗着伴安步摇的左右,经常偷懒不做事,而且还仗着夫人的撑腰而对她们呼来唤去,好像自己是主子似的,明明都是和她们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丫鬟。

却又靠着背主而谋取好处,这样的人,水月院大部分的人都在背地里唾弃她。而妙雪显然是不知道的,依然脸皮厚厚的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妙玉,你给我说说,宰相府,丫鬟敢打扰主子的,扰了主子的清静是怎么处置的。”安步摇对着旁边的妙玉问道。

“回禀小姐,视情节的轻重而定,轻则重打二十大板,重则驱逐出府,卖入窑子。”妙玉一字一字的说。

“哦?好,妙雪,我念你为第一次,就不重罚。”安步摇凌厉的眼神,严肃的语气让水月院的人不敢放肆。

妙雪听了顿时大松一口气,而安步摇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妙雪脸色大变。

“来人,将这扰了主子清静的丫鬟拖出去重大十五大板以教敬忧。”安步摇冲着门口的守卫喊道。

就在安步摇的话语刚下,门口的两个守卫就走了进来,把妙雪给拖走,然后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了阵阵凄惨的嚎叫,令闻者害怕。

啪,啪,啪,板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异常的响,全水月院的人,不敢不再尊重安步摇,甚至是从心底里害怕或是敬畏她。

安步摇看到自己的杀猴敬鸡的效果已经达到,就坐下来喝杯水。

妙玉在一旁伺候着,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淡然处之,好像妙雪被打,和自己无关紧要一样。安步摇看了妙玉一眼,妙玉的脸色依旧如此。

此时的妙玉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被安步摇所肯定,也有心想将她训练成自己的得力心腹。

安步摇等待着外面妙雪的行刑,她此时并不想太快去厅堂。

不一会儿,那外面的两个守卫已经行刑完毕,然后走进来和安步摇报道:“启禀大小姐,那个丫鬟行刑完毕,不堪板子的挨打已经昏了过去。”

安步摇示意妙玉给他们两个赏赐,然后转过去对两个守卫说:“行刑完毕就将那丫鬟丢进来即可。”

顿时间满院子的人无不惊愕骇然。

“丢进来!被打了十五大板后还被用丢进来。大小姐真残忍,看来以后得小心谨慎点连妙雪都被这么打,不然下一个说不定就是自己了。”顿时满院子的人无不这么想,估摸着只有妙玉不这么想了。

不到一刻钟,妙雪就真的被丢了进来,而她那被打得惨不忍睹的样子令人不敢直视,血淋淋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

安步摇指着妙雪说:“以后,谁敢忘记自己是个丫鬟的身份,企图想奴大欺主,就是这个下场。”安步摇说完后就点了两个看起来毕竟壮的人,让她们把妙雪抬回去她自己的房间,然后让人请个大夫医治。

然后安步摇对着妙玉说:“走吧,是时候去厅堂看看她们想唱哪一出。”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出水月院。

到了厅堂,只见王氏坐在主位,而其他姨娘都纷纷在她左右按进府的顺序而坐着。

“哦?不知母亲今天怎么突然想让我来这厅堂用饭?”安步摇一进来就先开口问道。

“一时兴起罢了,来还不坐在我旁边用饭,这么晚才来想必饿了吧。”王氏装得和安步摇好像感情特别好的样子。

“哦,步摇这就来,不知母亲可知道父亲为何没有出来一起用饭呢?”安步摇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生过的问道。

“你父亲身体欠康,在房间用呢。”王氏恨恨道。

众多姨娘一听老爷身体欠康都打着等等前去看望,准备让老爷去自己的院里歇息。

安步摇一眼就看出,对着桐姨娘扫了一眼过去,示意她不要和其他姨娘一样。

桐姨娘也是个有眼色的,一看就明白大小姐想传达什么,于是晚饭后就自请回院子去。

安步摇见桐姨娘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用完晚膳后也就离开,没有逗留,因为她知道等等会有一出好戏。

其他姨娘用完晚膳后,直接朝着自己的院子里去,目的嘛自然是梳妆打扮自己,准备等等去迷倒老爷,让老爷到自己的院子里歇下。

此时的安德祥鼻青脸肿,浑身都是乌青,甚为骇人,他并不知道等等他的那群好姨娘们都想来找他。

安德祥忍着疼痛用完了晚膳后,心中依然是愤愤不平,不过没一会儿,安德祥就直接傻眼了。

众多姨娘们纷纷打扮后就朝着自家老爷安德祥的房间跑去,那速度那是一个字快,两个字就是极快!

不一会儿,安德祥屋子就挤满了人,都是前来想拉他去自己院子的众多姨娘。

所有姨娘进到安德祥的屋子后,突然看到一个猪头脸,乌青一片片,浑身都是乌青的男人,看他的穿着是老爷的衣服,可这脸嘛,就有点悬了。

顿时不知道哪个姨娘突然发抽的喊:“这个男人把我们老爷缠起来了,假装我们老爷来糊弄我们,姐妹们我们上,把他打得他爹妈都认不出他来。”

所有的姨娘听到这个声音后,看了看,然后觉得貌似有这个道理,纷纷挽起袖子,有的还用指甲直接朝着安德祥招呼去。

而还没反应过来的安德祥就这么被这群姨娘给打了。

哀嚎一片,响彻整个宰相府,惊得相府里的鸟都纷纷跑了,不敢在这相府筑巢。

而众姨娘打了安德祥后就在自家老爷的屋子里找安德祥,孰不知这安德祥就是眼前这个被自己痛打了一顿的男人。

看不到老爷的身影的众位姨娘在打了安德祥后就纷纷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而被当成那所谓的穿着安德祥扮安德祥的安德祥此时真的是连走都没办法走了!

等到王氏来到安德祥的屋子的时候,顿时被自己眼前所见的这幕给吓得,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然后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两个鸡蛋那么大。

等到王氏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把安德祥扶起来,然后喊自己的贴身奴婢小翠赶紧去请来太医给安德祥看。

小翠也被这眼前安德祥的惨样子给吓到了,嗖的一下朝着皇宫前去,急冲冲地请来了太医,然后就快速回到宰相府。

前来帮宰相安德祥看病的御医,不知道宰相安德祥这是得的什么病,丫鬟急成这样,于是以为是大病,也不敢停滞。

结果来到宰相府安德祥的屋子的时候,太医瞪大了眼睛,什么,我没看错吧,这个人是宰相?原来魅力大得连外面成婚的妇人看到安德祥后都被迷得团团转的,居然变成了这样!

惊愕的太医,虽然心中很是惊讶,不知道是何人能把宰相打成这样,看看这脸上多是指甲,十有八九就是女人了。

太医看后,就赶紧告辞,生怕慢了会被安德祥给灭口了。看后跑得不知道有多快!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好梦向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