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三章往事不堪回首

安步摇自从从兰花谷回来后一直都待在安宰相府了,也没有再出去,每天安安静静的。安步摇知道太子夏连城就快软禁解除了只因为考试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殿试了,而殿试历来都是皇帝考验每一个考生的反应能力的最后一关。

皇帝如今身体不适自然就只能由有资格继承大统之位的太子殿下的夏连城来负责殿试这一关了,只不过皇帝为了公平起见倒是没让太子夏连城一个人负责殿试,而且还点了两个皇子的名说是多两个人来协助太子夏连城。

安步摇知道皇帝现今因为上次暗夜爆出的两件事情在这个时候也不会说对夏连城没有丝毫的顾忌,即使夏连城是他亲自选定的太子人选,只不过有哪一个上位者在自己还没有去世之前能够心安理得而且毫不在意自己儿子对自己的算计呢?

而皇帝也是如此,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时时刻刻的算计着自己。只要他愿意他想要立哪个皇子为太子就可以立哪个皇子为太子,今天是太子明天不一定就是太子,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而夏连城更懂,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娶安步摇为太子妃。

安步摇前世和今世在夏连城眼中都是能让他巩固皇位的香疙瘩只不过前世的安步摇太单纯了看不出夏连城的狼子野心而为他倾尽所有嫁妆可最后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想到这里不由得令人嘘嘘。

今世的安步摇重生回了十三岁的时候,回到了还没有嫁给夏连城的时候,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来得及挽救。今世安步摇就算是豁出这条Xing命也要保全自己的大哥还有外祖父一家的安全,想起前世外祖父一家原本是不站在哪个皇子一边的,开国功臣沛国公一家老小向来都不会轻易被拉入哪个皇子的阵营中,只因为沛国公只忠于皇上,谁当了皇帝沛国公自然就以谁为首从来不在哪一次和众皇子们勾搭一起。

安步摇知道前世因为自己害得自己的外祖父一家站错了队伍,夏连城忌讳沛国公所以在他登基后的两年中没有任何人来捣乱就算是有也都被沛国公**下去了,可却在利用完她外祖父一家后她的好妹妹安若素就找人陷害她的外祖父,害得沛国公一家老小都上断头台就是连婴儿也没有放过。

安步摇的脑海中浮现出沛国公一家上断头台的那一幕,她的外祖父满头白发浑身是伤,她的外祖母凌乱了的发髻,银白色的发丝随着风飘散着,两个年纪已经很大的老人遍体鳞伤,浑浊的双眼,眼角边满是皱纹。她的表哥表嫂挺直了腰板就算是在砍头的时刻也没有一点惧怕,个个都是坦然处之,临危不惧。

沛国公一家忠心报国却遭到Jian人所害而落了个满门抄斩的地步,沛国公全部三百八十一人口个个无一能幸免。安步摇的外祖父和外祖父在砍头之前两人双手紧握,嘴里铿锵有力地喊道:“我沛国公府人绝没背叛圣上也绝没背叛过大夏,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随后屠刀下,外祖父和外祖母纷纷倒下,整个大夏的人民看到后都动乱起来,朝着砍头台上蜂拥而上,只不过夏连城早就对这种情况有所防备。

百姓们朝着砍头台上蜂拥而上却终究还是耐不住军队的**,安步摇看着沛国公府的每一个人甚至是沛国公府里的仆人在面对生死这种许多人都没办法看透的时候都是坦然处之,每一个人倒下之前总会铿锵有力地喊道:“我沛国公府人绝没背叛圣上也绝没背叛过大夏,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当天断头台上的鲜血直流不止,沛国公府三百八十一号人的鲜血汇成一条血河,那三百八十一号人口的誓言响彻全大夏的京城,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谁是忠臣看为百姓们做过多少事情就知道了,沛国公府的人向来都是为百姓们着想而又精忠爱国的人可不像那些个官员利用自己的职位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利益而不为百姓们做事情。

沛国公府之所以在先帝在位的时候,先帝虽然忌讳沛国公府权势之大,只不过因为沛国公府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不但出力而且有钱就出钱,连那些个大将军在天灾降临的时候都没有躲在家里反而是个个都前往去救灾和救人,被沛国公府救过的人是多得数也数不清的这也就是为何沛国公府这么被百姓所喜爱的原因了。

而沛国公府的人个个都没有任何的野心却只有为国家出力报效国家的决心。

沛国公府三百八十一口人断头台上的那一幕都深深地刻印在安步摇以及所有的百姓的脑海中,安步摇每每想起来都觉得特别对不起外祖父和外祖母她们的宠爱,今世的她注定是和夏连城已经安若素不死不休,不是她们死就是安步摇死。

只不过安步摇历来是很爱惜自己的Xing命的,在她还没找前世那些欠她的连本带利的要回来之前安步摇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任何意外的。

随着距离夏连城软禁解除的时间越来越靠近,安步摇脑海中老是浮现出前世沛国公府被送上断头台然后血流成河的场景,扰得安步摇是很头疼,想起前世的那一幕,安步摇心中的伤痛无法控制住。

夏连城从一开始接近自己就是一个套,前世安步摇快十五岁及笄之前那天去雁回庙祭拜是因为那天是安步摇的母亲忌日而她也没有料到在当天会因为去雁回庙祭拜而被人毁了清誉,即使后来那人并没有得逞,只不过在王氏和安若素的特意宣传之下,安步摇的声誉也就有和没的都差不多了。

安步摇前世的那次雁回庙之行后,她被世人指指点点的,而她外祖父和外祖母们一家人都纷纷有来看她,可却安步摇那时候却是因为被王氏和安若素所挑拨离间认为自己的表哥表嫂们只不过是来看自己的笑话所以并没有出去接待她们,反而让人把她们全部赶了出安宰相府。

只不过沛国公府里的人都没有因为安步摇赶出去后就和安步摇断绝关系,反而是更加的疼惜安步摇,有什么好东西都纷纷送过去安宰相府给安步摇。

安步摇自从声誉被毁了之后就变得更加孤僻和文静下来,不喜欢和人一起玩,整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待在院子里,即使她知道自己的清白还在,可却因为被男的看光了身子而闷闷不乐也没有把这个原因告诉给沛国公府里的任何一人知道,相反安步摇却是告诉了王氏还有安若素。

安若素为了帮助太子夏连城能早日登上那九五至尊之位而和王氏一起设计毁了安步摇的声誉,而安步摇却以为王氏和安若素是个好的,总为她着想反而是伤透了沛国公府众人的心,可因为沛国公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今自己的宝贝女儿莫名其妙的去了只留下了昔日的小粉团也就是安步摇这么一个外孙女,又怎么可能会放弃安步摇呢?

只可惜安步摇那时候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屎给糊了错把坏人当好人,把对自己好的人却是往外推。

夏连城知道安步摇没了声誉,而满京城的人都在指责安步摇的那个时候挺身而出,对安步摇来说是如同天神一般的存在,夏连城每天都去找安步摇出去还有玩,渐渐的安步摇喜欢上了夏连城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陷入爱情的女人往往是盲目的,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夏连城本身就生得俊美,他凤表龙姿的身上是浅蓝色色镶着镂空银边的缎衣便服,手执象牙折扇,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眉如墨画,而安步摇又是在失去了声誉的时候遇到夏连城,夏连城在人前本来就很会做戏当着安步摇的面是丝毫不会在意她失去声誉还许若给她太子妃的位置,安步摇本来就已经失去了声誉想嫁给太子爷当太子妃已经算是高攀的了,一个不洁的女子就算是有沛国公当靠山能给太子爷当太子妃已是实属不易的。

安步摇想起前世自己看不透夏连城那虚伪的嘴脸而以为夏连城是真心对待自己,然后为他的皇位披荆斩棘丝毫没有退却过,夏连城如愿娶了安步摇却没有怎么碰过她,后来还骗安步摇喝下了无子汤。

而安步摇以为那无子汤是补身子的也没细想,直到最后最终把自己的外祖父一家给推上了断头台,只因夏连城不喜欢安步摇想立安若素为皇后而顾忌沛国公一家最后安若素和王氏谋划设计了沛国公一家,而夏连城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沛国公一家三百八十一号人口通通上了断头台,血流成河,这简直比窦娥还冤。

安步摇想起前世的事情对太子夏连城还有自己的“好妹妹”安若素很是厌恶,今世的安步摇势必会尽全部的精力和力量去阻止太子夏连城登上九五至尊之位,毕竟太子也是太子而废太子也是太子,只不过两者的区别倒是大的很。

重生后的安步摇心中的怨气更是越来越重,她对夏连城还有安若素的恨是没有办法消散的,今世的安步摇不会和前世那么傻还再重复前世的覆辙,今世的安步摇不屑给太子夏连城当太子妃,而且她会让那些算计过她的人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安步摇的脑海中回忆着那前世的悲剧,一幕幕如电影般在安步摇的脑海中放映着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安步摇不可以忘记前世的血债,安步摇想起安若素和夏连城前世是如何对自己的,眼中的阴鹜让人一览无遗,如同魔症了一般似的。

安步摇不再魔症的时候在心中暗暗发誓道:“夏连城,安若素,王氏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还。”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好梦向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