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四章宴会前期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太子夏连城的软禁已经被解除,夏连城因为这两次损失太重,他迫切需要得到沛国公的支持,夏连城知道想得到沛国公就只能得到安步摇,不过上次他从安宰相那边得知安步摇貌似不喜欢自己也不愿意嫁给自己。

夏连城在心中暗自淬骂安步摇不识抬举,不过如今的太子想巩固他自己的太子地位的话,就势必一定要得到沛国公府一家的支持。

想得到沛国公府一家的支持就只有从沛国公府所有人都特别关心和疼惜的安步摇身上下手,安步摇不仅是安宰相嫡女,还是有着开国国公沛国公外孙女的身份的,只要得到安步摇就能得到安宰相和开国国公沛国公的支持,就凭着这一点,许多人都想拉拢安步摇。

只不过重生后的安步摇不再是那么的单纯和好拿捏,就算是王氏和安若素也都在安步摇手中吃过次亏,安若素和王氏想用毒虫子来让安步摇的身上结疤可最终作茧自缚,安若素反而被安步摇算计回去,把那毒虫子放回了安若素的身上,让她在太子夏连城面前出丑。

面对夏连城,安步摇心中有的只是恨,她今世只想报仇而且并不会想再次嫁给夏连城这种人渣,所以对她那好父亲想把她推入火坑,可安步摇是谁啊?她不肯有谁能勉强得了呢?

安步摇拜了兰神医为师傅后也勉强学了点防身的医术,对那些个卑鄙的手段安步摇还是能够看穿。

安步摇知道夏连城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毕竟自己在夏连城的眼中就如同一个香果果一般美味诱人,安步摇前世和夏连城也算是夫妻一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她总能猜想到,他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所以安步摇更加警惕的准备迎接夏连城的出击。

就在夏连城的软禁解除后,果然不出安步摇所料,马上就行动起来了。安步摇得知了太子想找皇帝赐婚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安步摇很是惊慌但马上就镇定下来,安步摇知道自己不能慌张,一旦慌张起来那么自己就真的没办法摆脱掉夏连城的算计。

安步摇在水月院里靠在靠椅上,慵懒的眼神让她整张脸看起来非但不庸俗反而显得华贵起来。安步摇的镇定下来后,手指在桌子上敲打着,有节奏的敲打声在水月院中响起来。

妙玉看到安步摇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打着就知道自家小姐遇到麻烦了,而且貌似很棘手!妙玉打小就跟在安步摇的身边,安步摇的脾气个Xing她几乎都熟悉,看到安步摇一个眼神,妙玉就能看懂她家小姐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清脆的手指的敲打声在水月院中响着并没有停下来,妙玉知道她家小姐如果没有想明白想透彻的话这手指的敲打声是不会停下来的。

想到这,妙玉下意识的看了看安步摇的手,发现自家小姐的手指敲打到已经通红通红的,妙玉心疼自家小姐,所以就离开水月院去拿一个小盆子然后去盛着一小盆热水。

当妙玉盛来一小盆热水的时候,安步摇依然还是在沉思着,只不过她的手却是没有停下来,妙玉看到小姐的手更是心疼得不得了,端着热水就靠近了安步摇,轻轻地把安步摇那敲打得已经通红通红的手指放入热水中浸泡一会。

没一会儿,妙玉就拿来了一条浸过热水的布帛垫在安步摇的手指下,妙玉知道自家小姐一但有烦心的事情就会用手指敲打桌子直到她家小姐想出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才停下。

妙玉也知道安步摇的这个习惯是不太容易能改掉的,所以为了以防她家小姐的手指伤到,妙玉每次都会和这次一样,先去给自家小姐盛下热水浸泡会然后再拿着浸泡过热水的布帛垫在安步摇的手指下。这样的事情妙玉已经是做过无数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安步摇依然在沉思着,她必须得想办法阻止夏连城,不然的话就算是她重生也没有任何意义,夏连城如果娶了她的话,外祖父一家必然不舍得她守寡,只会是不再保持中立的态度而是改为支持太子夏连城,这样的场景绝不是安步摇所愿意看到的。

安步摇自从重生后,她就不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看到夏连城的时候,原来的爱恋已经消散,剩下的只有怨恨和怒火,其实这也是安步摇前世太爱夏连城了,所谓爱之深切,恨得越深。

安步摇怨恨夏连城不只是因为自己,还有因为她外祖父一家的灭亡,重生后的她想保护的人无非就是她大哥还有外祖父一家,如果连这都保护不了的话那么她重生又有何意义呢?

安步摇沉思了很久始终想不到有什么好的办法能来阻止夏连城和皇帝赐婚,就在安步摇沉思无果的时候突然脑海中闪过一双深邃的眼睛,不过安步摇很快就把自己的想法给泯灭掉了。

安步摇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安若素不是很喜欢太子夏连城吗?前世的安若素和今世一样,依然是想当正经的太子妃,那为何不利用安若素来阻止夏连城的算计呢?”安步摇在心中想着,嘴角微微翘起来,无不在显示着安步摇的好心情。

安步摇想起来自己自从重生后就没有宴请过人来安宰相府中做客,只不过安步摇想起了她那个压根就没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的父亲就把这个念头给灭了。

安步摇在水月院里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是团团转,妙玉看着自己小姐在院子里走过来,走过去的,不停的晃来晃去差点就给自家小姐给晃晕了。

妙玉看着自家小姐这般着急就想帮自家小姐分忧分忧,所以就对着安步摇说:“小姐,小姐,你在为何事而烦恼呢?何不说给奴婢听听?”

安步摇听了笑而不语,她不太想让妙玉烦恼,就大概的提了下自己刚刚想起来的想法,然后看着妙玉。

妙玉听到小姐是想宴请人因为安宰相的原因而没有法子而急得团团转,只见妙玉沉思了会然后对着安步摇说:“小姐,奴婢有一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

安步摇听了特别激动,对着妙玉说:“妙玉,你但说无妨。”

妙玉对着安步摇说:“小姐,安宰相府没办法宴请人的话,可小姐并不只是安宰相府的千金,小姐更是国公沛国公外孙女,而国公沛国公一家对小姐是特别好,奴婢不认为小姐想宴请人的话她们会不同意。”妙玉简单的为安步摇提醒了下。

安步摇听了恍然大悟,她倒是把自己外祖父给忘记了,关系则乱啊。

安步摇解决了这个问题后就让妙玉帮自己磨墨,只见妙玉那磨墨的手法已经是越来越娴熟了,就是连磨墨的样子也是特别的优雅,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妙玉是一个小家碧玉呢!

妙玉磨墨好后就停下,安步摇写了一封信然后让妙玉把这封信送到国公沛府,告诉了外祖母自己的想法。

而安步摇的外祖母只有安步摇的母亲这么一个女儿而已,而安步摇的母亲莫名其妙去世货,老夫人就把对自己女儿的爱都转移到了安步摇这个外孙女的身上,对安步摇可谓是有求必答应。

这也是外面会传言得安步摇者就能得到沛国公府的支持的原因之一。

老夫人接到外孙女安步摇的信后自然是很开心,毕竟自从女儿去世后,外孙女在那王氏和安若素的教唆下已经不太爱亲近她了,老夫人虽然是特别担心安步摇在安宰相府会受苦,所以就算是安步摇没有那么亲近她,她也是依然老是有让人去安宰相府去看看外孙女。

而安步摇自然是不知道她的外祖母几乎是天天都有悄悄派人去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安步摇的外祖母接到安步摇的信后就让大儿媳妇给所有达官贵人下请帖,这请帖的人也自然有包括安若素和王氏了。

而请帖上的时间自然是隔天,在隔天的时候,所有达官贵人不管是有接到国公沛国公大儿媳妇发的请帖还是没有接到请帖的都纷纷赶来,而国公沛国公府里的人自然是不会把那些笑着来参加宴会的人们给赶走,毕竟这来者都是客,就算是仇人但如果是笑嘻嘻地来给你祝贺的,都说不打笑脸人。

所以不管是有没有接到请帖的还是有接到的全部都赶着来巴结国公沛国公府中的夫人和小姐们。就连皇子们虽然都没有接到国公沛国公府的夫人发的请帖可有接到国公沛国公宴请人的消息的人都纷纷来拜访。

毕竟要是能得到国公沛国公的支持那可是比什么都强呢,而且太子经过了被横空出世的“暗夜”所揭露了几个消息后正是“重伤不已”,是猫还是老虎比比就知道了。

而这个场面正是安步摇所希望看到的,毕竟这样的话她岂不是能够更好的成全那对狗男女吗?只要能让自己不再次嫁给夏连城,就算是把安若素再和夏连城给凑成一对,安步摇也是甘之若饴的。

安步摇才不会让夏连城的目的得逞,如果再重生一次的她没办法保护想保护的人,特别是保护外祖父一家的话那么她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安步摇知道自己对外祖父一家人的影响有多大,所以她一定不能嫁给夏连城,不然的话只会让外祖父改变了这当前的格局,安步摇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嫁给夏连城就算她在外祖父面前表现得多讨厌夏连城都没有用。

只因为在这古代女子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压根就没办法改变,而这样的思想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就算是她不相信这个也不能让外祖父一家人都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好梦向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