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五章宴会风波

安步摇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让外祖父一家因为自己再重蹈前世的覆辙了,这一世她要他们一生安宁幸福。

隔天,安步摇穿戴完毕就准备前往国公沛国公府,安宰相府的马车在国公沛国公府门前停了下来,而安步摇的外祖母谢氏已经在外面等候着她的外孙女安步摇,谢氏旁边跟着五个孙子也就是安步摇的表哥们,个个都仪表堂堂,一表人才。

安步摇在妙玉的轻扶下然后踩在妙玉特意为安步摇搬来的一条凳子上面,妙玉仔细地扶着安步摇从马车上缓缓而下,一袭粉色的衣裙划出了优美的弧度,晃瞎了在场诸位小姐的眼睛,虽然只不过是一套普通的衣服,可又有谁能穿成安步摇这般的魅力动人呢?

只见安步摇那稚嫩的皮肤,明媚的眼神还有那高贵的气质,独自屹立在那一处即使没有穿多么好看的衣服也没有佩戴多少华贵的首饰,可安步摇的那一种气质是没有人能够遮掩也没有人能不会被吸引的。

安步摇下了马车后就朝着外祖母那边迈着小莲步缓缓走过去,对着谢氏行了个礼,众人耳边响起了一声如黄莺一般清脆动人的声音,只见安步摇欢快的对着谢氏说:“外祖母,外孙女让你和表哥表嫂们久等啦。”

只见谢氏笑着对安步摇说:“步摇,我们也才刚刚出来,倒是你怎么不多打扮打扮就出来了,这么素净。”

“外祖母,孙女这般素净,您可会嫌弃孙女?”安步摇对着自己的外祖母撒娇道,然后走近了谢氏的身边,手挽住谢氏的手,然后祖孙二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国公沛国公府。

安步摇走进国公沛国公府,眼前的景物依然和前世那么熟悉,还是那样的摆设安步摇看着这熟悉的摆设眼中不由得泪水弥漫。

只见安步摇轻轻擦拭了眼泪,然后对着这眼前的景物感叹道:“外祖母,许久没来,这景物还是如以前那般,可惜娘亲已经不在了。”

谢氏听到孙女提到自己的母亲而触景伤情,倒是安慰了安步摇几句,然后安步摇大舅舅的小儿子看到祖母和步摇妹妹这般难过也知道她们是想起了姑姑了,就说了几句玩笑话,这倒是把众人给哄得重展笑颜。

参加宴会的人不少,因为都想来巴结国公沛国公府的人,国公沛国公府还是和以前一样,她前世嫁给夏连城后也来了不少次外祖父家,可每次都是有求于外祖父和外祖母,倒是她们二老并没有责怪自己,反而是更疼爱自己,几乎对自己的要求是有求必应。

Ru白色的台阶,上等的红木走廊,闪闪发光的各种各样的石子铺着地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更加好看美丽,奇形怪状的假山,在假山后面有一个用山石堆积起的喷泉池,这眼前的景象在安步摇的脑海中出现过了无数次,安步摇敛了敛藏在眼中的悲伤和阴鹜。

安步摇手挽着谢氏然后朝着那开设宴会的地方,这国公沛国公府开设宴会的地方则是过了喷泉池后再经过一条红木走廊,只见那红木走廊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雕刻得倒是极为精致细腻。

这无疑又是一道靓丽的美景,跟在安步摇和谢氏身后的则是国公沛国公府的几个公子,再后些距离的则是一些达官贵人正在窃窃私语地讨论着安步摇的身份。

安步摇倒是也不恼,毕竟如果谁讨论你的话都去计较的话那么活着岂不是得累死,而且狗咬你的话难不成我们还去咬狗一口吗?肯定自然不是,安步摇依然陪着自己的外祖母聊天,她前世都没怎么亲近外祖母和表哥她们,今世她一定会阻止夏连城的算计,保护国公沛国公府的安然。

宴会已经开始了,而来参加宴会的人自然是多得数不清,这宴会其实说穿了也不过相当于一场相亲盛宴,男女七岁就已经不可同席了但在这宴会上却没有那么多的计较,适婚的男女都可以在这里遇到一个聊得开的终身情侣,也正是因为如此安步摇才让大舅母设宴。

安步摇在昨日就已经派妙玉安排几个奴婢在安若素的院子外面嚼嚼舌根,对安若素透露了太子爷夏连城想向皇上请求赐婚,安步摇知道就安若素那Xing子,虽然安若素前世是特别的能忍让,只不过现在的安若素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她的喜怒哀乐全部都显示在脸上比起前世的安若素那是不知道弱了多少倍。

也正是因为如此,安步摇才会想算计安若素,其实也不算是算计,毕竟安若素和夏连城本来就已经好上了,安步摇觉得自己现在只不过是成全了那对狗男女。

安步摇想到这里,突然就听到旁边的人在咬耳朵说悄悄话呢,安步摇好笑地听着旁边人的悄悄话,心中暗想着说悄悄话还说得这么大声这也是醉了。

不过这悄悄话的内容倒是在议论着她刚刚想的那两个人之一:夏连城,只见夏连城那道貌岸然的样子安步摇强忍住想上前去给夏连城几个巴掌的冲动,那温和的声音就像是郎朗乾坤响起了雷声,投放在安步摇原本平静的心湖中,将安步摇整个人轰得是找不到方向感,安步摇看着那一步步朝着自己前来的男子,只觉得眩晕貌似周边的一切已经不复存在,就剩下了她和他两人一样,安步摇忘记了对夏连城行礼。

妙玉看到自家小姐忘记了对太子爷行礼就意识到自家小姐可能又魔症了,不过妙玉确实是真相了,妙玉在安步摇的身后,轻轻地摇了摇自家小姐的手臂,安步摇顿时从魔症中醒过来,看到眼前那个穿着金色衣袍的男子,安步摇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于是就对着夏连城行了行礼后好似刚刚的她并没有失礼一般一样。

安步摇行礼后就想转身离开,就在夏连城想拉住安步摇的时候,安若素那妩媚动人的声音响起来:“姐姐,早上怎么不等我就来了?”

只见安若素最先看向安步摇然后对着她质问道,然后又貌似才发现了自己的心上人一般就朝着夏连城走过去,安若素用甜甜又抚媚的声音喊着:“太子哥哥,你来啦?”安若素对着夏连城打了个招呼后就好像宣示主权一样的挽住夏连城的手。

夏连城看到安步摇在旁边习惯Xing的想甩开安若素的手,只不过安若素的手紧紧不放。

安步摇看着安若素现在的样子真是觉得不够看,毕竟自己都活了两世了,加起来也有三十多岁了所以看到安若素这幼稚的举动真是不够看,安步摇眼不看为净,而且她还得小心被算计到呢。

安步摇走到了湖畔边,看着这清澈见底的湖水里游着几条橘红色的小鱼儿,鱼儿正在悠哉悠哉地游着,这周遭的环境貌似没办法影响到它一般。

安步摇想起了夏连城刚刚那貌似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她重生后夏连城的这个样子不止一次在她的睡梦中出现,他的一谭一笑已经被她刻入脑海中,正是这样温柔的眼神还有那无害的样子,让她以为他是个可以信任的良人,前世正是那温柔的细语声让安步摇如同猎物一般一步步地堕入了他所设下的陷阱之中,久久不能逃脱。

前世正是这样温柔的眼神,让她堕入爱河,变成愚蠢的自己,害得自己连同外祖父一家三百八十一口人口落了个血流成河的下场,正是这个看起来似乎无害的男人将她推入地狱的深渊,怨恨久久不散,连阎罗王都不敢收她而让她重生回到十三岁的时候。

正是这个男人,夏连城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自己,对自己有的只不过是利用,利用完了,没用了就扔掉,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这个男人是彻头彻尾的恶魔,为了皇位可以不折手段,只为了达到目的。

想起夏连城那温柔的眼神,安步摇心中不断的问自己那确实是温柔吗?安步摇朝着夏连城看去,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安步摇发现了夏连城那眼中深处并非温柔而是步步为营的野心以及冷厉的光芒。

安步摇藏在袖下的手,慢慢的握紧,握成看拳头,修长的指甲已经嵌进了她那稚嫩的皮肤,疼意侵袭了安步摇,一点点的漫开来,安步摇想起了前世夏连城和自己的美好回忆已经那些挥之不去的痛苦,让安步摇又再次魔症了。

恨意铺天满地的朝着安步摇袭来,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的心碎成了一块块,几近堕入地狱生不如死,再没有任何甜蜜可言,曾经的美好回忆如今想来,只剩下了苦涩、无尽的恨意和可笑。

安步摇眼中的阴鹜越来越严重,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前世的回忆,让安步摇痛苦不堪,脑海中不停地说着:这个男人该死,没错,他不死谁死?那滔天恨意铺满了安步摇的整个人,让安步摇貌似瞬间好像是一个从地狱中前来索命的恶鬼一般,阴森森的,嘴边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耳边响起了妙玉那清脆的声音,把沉浸在魔症中痛苦不堪的安步摇拉了出来,只见安步摇浑身在颤抖着。

妙玉看着自家小姐这般模样很是心疼,对着安步摇说:“小姐,你要是难受,奴婢的肩膀可以给你靠靠。”说着妙玉就把肩膀朝着安步摇这边靠来。

安步摇知道妙玉是担心自己了,不过好在现在这里也没多少人,就缓缓的靠在妙玉的肩膀上,只见妙玉如同哄小孩子一般,轻轻地拍着安步摇的后背。

妙玉发现自从小姐上次醒来后,就常常会莫名其妙的发愣,好像是魔症的样子,这样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虽然知道小姐这样有点不对劲,不过她觉得小姐就是小姐,无论怎样都还是自己的小姐,自己的主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好梦向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