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12 难缠小姑子2

宋秀秀骂百合聋了,百合还真就当没听到。

她上辈子当老师的时候,见过不少蛮不讲理的家长,深知面对这种人绝不能讲道理,你要是试图讲道理,对方总会把你拖到她那个层次,并且用她丰富的骂仗经验打败你。

因此宋秀秀在篱笆外头大叫大嚷,百合只是不理,走过去看看地上的木盆,觉得泡得差不多了,就蹲下去搓洗。

她现在力气小,搓起被罩来也慢,半天才能搓干净一小块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完。

曾经大妞最害怕被人说嘴,别说宋秀秀当面唾骂,就是她皱皱眉,大妞都怕自己做错事情被打死。

愿意同情弱小的人少,乐于欺软怕硬的人却多,宋秀秀正是欺软怕硬大军当中的一员,她不敢惹家里大哥大嫂,对二哥二嫂却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

不管她在外头怎么跳脚,百合只当秋风过耳,一点没往心里去,有条不紊做自己的事情。宋秀秀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反应,鼻子都要气歪了,顿了顿,又换种骂法。

“好你个养汉的小妇。信不信我回去告诉娘,这就休了你!”

李百合霍然抬头,死死盯着宋秀秀,盯得她后退两步!

这、这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宋秀秀呆呆地想。

百合想的却是,她这个小姑子不但没规矩,甚至连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几百年后,女人出轨都还是要被人钉在耻辱柱上的恶劣行为,这个年代更是从法律到道德都不会容忍。

百合是她的二嫂,她一开口就没有长幼规矩,出口成脏,是把百合往死里逼。更何况宋好年是她的二哥,老婆养汉,宋好年又能有什么好名声?

她骂百合的时候,也丝毫没有为二哥考虑。

百合可以忍很多事情,却不能忍宋秀秀要把她的名声搞臭,要逼死她。她身材瘦小,气势却十足,盯着宋秀秀缓慢又沉重地说:“道歉!”

“啥……啥叫道歉?”宋秀秀要是知道有问号这个符号,两只眼睛都恨不得化作问号。当然她不知道,因此只能傻乎乎地看着百合,觉得她突然变得很可怕。

再傻她也知道,百合对她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宋秀秀想起她娘说过的话,想起自己小时候是怎么折腾二哥的,又有了底气,扬着下巴说:“我就骂你咋了?谁让你不理我的,活该!”

说着她推开篱门,大步走到百合面前。她虽然比百合小了一两岁,个子却比她高大半个头,体格也要壮实得多。

乡下女人打架,总要先推搡对方几下算是试探对方的体力,也是撒泼打滚的前奏。宋秀秀就用力搡着百合,口里嚷着:“我不但要骂你,我还要打你!你是我们老宋家的媳妇,敢不听我的话?”

“你再不停手,我叫人了。”百合躲开她,狼狈退到一边。

宋秀秀合身扑进百合怀里,显然不是为了表示亲热,而是为了用头顶她,用肩膀撞她。“你叫啊,你叫啊!叫人来看看,嫂子是怎么欺负小姑子的!叫人看看你这银妇要治死夫家小姑子!……”

宋秀秀越说越难听,百合简直目瞪口呆,再想不到这个还没嫁人的姑娘究竟从哪里学来那么多脏话。

她身子又弱,靠气势造成的威慑早就在宋秀秀蛮不讲理的厮打中烟消云散,只能身不由己地被宋秀秀推搡,就像暴风中的柳条,像四面八方乱倒。

她还得苦苦维持自己的平衡,免得被宋秀秀打倒,落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你在干啥!”突然一声炸雷般的大喝,两个女人动作都停了下。

百合还在呆怔,宋秀秀已经反应过来,抹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扑到来人跟前大声告状:“二哥你可回来了!二哥,这银妇打我!”

恶人先告状。百合冷眼看着宋秀秀唱念做打一应俱全,宋好年一张脸藏在乱蓬蓬的胡子里,看不出喜怒。

好不容易等宋秀秀说完一通话,宋好年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家去。”

宋秀秀一愣:“二哥,你不治治这银妇?”

宋好年粗声道:“谁许你一口一个银妇的?那是你二嫂!”

宋秀秀眼珠一转,已经意识到二哥今天是不打算帮自己,跳起来道:“好哇,你也不帮我,我回家告诉娘去!”

宋好年抱着胳膊冷冷看着她,“正好,我也要告诉娘,你不好好学针线,倒拿着买针线的钱换了两钱胭脂。”

宋秀秀登时不说话了,灰溜溜走掉。走到一半,回头吐口唾沫:“李百合,你给我等着!呸!”

宋好年大步走到百合面前,上上下下打量她,百合给她看得一瑟缩,“我不是有意的!”

宋好年不说话,继续看她。

百合心思急转,终究觉得不是自己的错,大着胆子道:“是她先动的手。”

“你没事吧?”宋好年问出第一句话,让百合心里一暖,她摆摆手:“没事。”

宋好年这才舒口气,有点难为情地说:“秀秀让娘给惯坏了,连我都不怕……你别生她的气。”

他嘴拙,说两句就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要说让百合不怪宋秀秀,他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可要说姑嫂两个拌嘴,他就对宋秀秀要打要杀,也说不过去。

百合摇摇头:“我没事。”

来到古代第一战,以百合的惨败告终。

她还不至于小心眼到为这事就给宋好年记上一笔,她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在宋家的屋檐下,就得向姓宋的低头。

什么时候等她有能力养活自己,不会再因为几文钱愁眉不展,能还清宋好年那五吊钱,她才有资格对宋秀秀说不。

刚才推搡中,木盆被掀翻在地,水流了一地,被罩就浸在泥坑里。百合可惜自己忙活半天的成果付诸东流,却什么都没说,走过去拾起被罩,打算重新洗。

她卷着被罩一头,另外一头落到宋好年手里。她抬眼看他,宋好年发现他媳妇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只不过她以前从不看他,他也无从发现。

“你病才好,别累着了。我来洗吧。”他自然而然地说。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