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19 柳府的打算

比起升大娘和小丫头们吃到的兔肉,今天送来的肉更加新鲜肥嫩。升大娘使出浑身解数,挑出兔子身上最好的部分,按照百合炒菜的步骤做了,送到柳老爷的饭桌上。

柳老爷见多识广,一筷子下去便尝出是兔肉,麻鲜滑嫩,一时胃口大开,竟多吃了半碗饭。

饭毕,柳老爷就叫升大娘上来说话。当年他在省城考举人,就是升大娘前前后后伺候,料理衣食住行,主仆之间情谊深厚。

柳老爷闲时,也会叫升大娘来聊几句,好向别人显示自己对她的重视,就是管家柳忠也要给升大娘几分面子。

柳老爷问起升大娘怎么会想起炒兔丁,家下厨房的食材多来自自家田里,也有从别处采买来的,只有冬天田庄上才会送兔子来,如今可不是送兔肉的时候。

柳大娘就说起百合,“那媳妇子过得贫苦些,人却是伶俐干净,说话有条理,也不想着调三窝四占人便宜。”

柳老爷拈须眯眼,“你说她男人叫宋好年?是宋家的?”

他贵人多事,一时之间想不起宋好年这号人,管家柳忠忙在旁欠身:“是宋家五房宋老汉的二儿子,分家出去了。”

宋家族人也不少,虽没出过什么出色的人才,靠着勤恳,在镇上也都小有积蓄。宋氏族人的田和柳家挨着,柳老爷有点印象,这时候管家一说,他就想起来了。

“宋老汉有三个还是四个儿子?怎么现在就分家?”父母在不分家,柳家是读书人家,格外注重这些规矩,听说宋老汉已经分家,眉头就是一皱。

升大娘忙给管家使眼色,管家不慌不忙地说:“他家倒还不曾分家,只是儿子们都大了,各自婚娶,挤在一处总是不方便。只是让这个二儿子别居,长子幼女自然是跟着宋老汉住的。”

柳老爷摆摆手,“既如此,就收下他家的猎物也无妨。去年朝廷颁令,在咱们太平县也要推广红薯,家里别处的田都已有安排,你想些法子就近租几亩,试着种上,也是我们报效朝廷的一片心。”

说到朝廷,柳老爷对空抱拳拱手,以示敬意。管家会意,答应着是,和升大娘一起退出去。

一出门,管家便对升大娘道:“田庄的事情本是你家升老弟在管,回头请他上我家去喝两杯,从长计议。”

升大娘听见是正事,答应着去了,一转眼就抓到一个正在偷懒的小丫头,让她给自家汉子带信,叫他来寻管家说话。

管家柳忠和管佃租的柳升两个人凑到一处,头碰头商议半晌便定了计。

柳家号称诗礼传家,在镇上最有势力,但柳老爷最重好名声,素来厌恶家下仆役打着他的旗号欺压乡邻,柳忠柳升两个虽不大看得上泥腿子乡亲们,日常行事倒也还看得过去。

过两三日,柳升寻着空子,便往镇西头去。他穿着细棉布袍子,小心避开路上灰尘。他在镇上很有脸面,一路走来都有人笑着同他问好,他一一笑纳,一直走到最西头宋家。

站在篱笆外头,看到三间低矮茅草房,房檐下挂着风干的野味,柳升就估摸出这家景况。一个年轻媳妇子正蹲在院子里翻晒灰灰菜,细条条的身子,又黄又细的头发,想来就是升大娘说过的“大年家的”了。

“大年在家吗?”柳升咳一声,不大好和年轻媳妇子随意搭话,便朝着屋里问。

百合听见人问,抬头便看见一名留着胡子的中年人,身材敦实厚重,和升大娘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年在后头,您是?”

宋好年正在屋后搭鸡窝,家里的小鸡越长越大,总关在房子里不像话,不如趁着天暖起来挪出去。他的义兄柳三平是个木匠,宋好年跟着他学过两手,试着搭个鸡窝应当不成问题。

听见有人问他,宋好年从屋后走出来,就是一愣:“升大叔?”

柳升这才进门,笑呵呵地与宋好年说些闲话,家里父母可还好,近来在做什么生计呀,家里日子是不是还过得去……

宋好年一边回答,一边想自己素日并不同柳府打交道,和这位升大叔连照面也不曾多打过,如今他突然上门,不知道是打算做啥?

“这时候到处都在春耕,我们府上有一片田,正在你家田地附近,你家田地怎么还慌着?再不下种,可就要错过节气了。”

柳升终于结束漫无目的的闲谈,把话题拉到正事上来。

宋好年不种田,自然是因为家无余粮,更没有耕牛,只是这话不好直说,便苦笑道:“升大叔晓得的,我不耐烦种田,家里这婆娘力气又弱,也不是个能种田的。”

这话正中柳升下怀,他眼睛一亮,说道:“贤侄这样肯干,自然有好前程。只是那十来亩田地虽不是上等好田,也是中等田地,撂荒未免可惜……不知贤侄如何打算?”

受主家影响,柳升跟人说客气话的时候,也有点文绉绉的,宋好年听不大习惯,揉揉耳朵,倒是明白了他的来意,因笑道:“如今我正想把田赁出去,只不知谁家有意。升大叔认得的人多,要是知道谁家想租地,还请介绍来。”

柳升便道:“如今朝廷推广新粮,我家老爷正想租几亩地来试种,恰好贤侄你家田地与我家田庄相邻,不如就赁与我们?离得近,修渠灌水也方便。”

说着语气一转,“要是贤侄你恐我家倚势凌人,想要侵夺你家田地,不肯租也就罢了,我再去寻别人便是。”

两个人心里其实都是想促成这件事情的,又商议几句,便约定次日找乡老们见证,把宋好年的十亩田租给柳老爷家,柳家每年付一定钱财给宋家。

百合在门外问:“不知贵府上要种什么?”

柳升只和当家的男人说话,听见女人插嘴,觉得到底是小门小户的没规矩。偏百合又能说出“贵府”这种文绉绉的词,他也就半情愿半不愿地回答:“是一种朝廷在推行的新作物,叫红薯。”

百合眼波一闪,轻声道:“若是贵府肯将田里收成分我们一成,租金还可以再商量。”

柳升不悦地看向宋好年:“这婆娘说的是真?”

宋好年笑着说:“我家里,我婆娘说话,跟我说话是一样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