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1 丈夫真面目

宋、柳两家人关系好,平素亲热没什么,李彩凤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儿长成见好东西就眼热想要的人。

她厉声道:“杏儿,怎么能跟你婶婶要东西?”

又对百合道:“她小人家家的,不能惯坏了,妹子你不要放在心里。”

百合笑道:“彩凤姐放心,咱们两家啥关系,我哪会觉得你是眼皮子浅到让杏儿来白饶我东西?”

顿了顿,才继续说,“不过是我自己心里的一点意思,我家大年和我自己都没少承大哥嫂子照顾,有心报答又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杏儿看上我这点子手艺,我高兴还来不及。”

终究李彩凤是做娘的,不能让她觉得婶婶待她比娘待她更好,以后反感她娘的教导,那不是在宠她,而是在害她。

百合止住李彩凤推辞的话,笑着说:“这样吧,回头我做好手帕,交给彩凤姐你,你看着杏儿做什么应该奖励的事情,就奖给她。”

“杏儿,你说这样好不好?”

杏儿歪头想了想,眯起眼睛笑:“那我帮娘扫地行不行?”

这样一来,母女两个人都高兴,百合也跟着开心,顺手把杏儿搂在怀里,跟她说些孩子话。

李彩凤看得心里一动:“妹子,你喜欢孩子?”

“喜欢啊。”百合前一世是小学老师,很喜欢跟小孩子打交道,最后为救落水的小孩才来到这个世界,要说她不喜欢孩子,那是违心的话。

李彩凤就笑眯眯地看着她,“那你好好养身子,回头和大年多生两个!”

百合愣了愣,面红耳赤,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和、和那个人生孩子吗?她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年轻媳妇子脸皮薄,李彩凤打趣两句就放过她,百合装着满腹心事,魂不守舍地跟着宋好年回家,深一脚浅一脚,不是宋好年看着,是不是拉她一把,她能把自己绊倒好几回。

“柳义嫂跟你说了啥?”宋好年觉得奇怪,他媳妇出门前还是伶伶俐俐的一个人,怎么回来就成这样啦?

百合连忙摇摇头,把脑子里纷乱的思绪晃出去,她可不想现在和宋好年生孩子。

“你和柳义大哥说定了?啥时候走?”

“后天出发,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肯定回来。”宋好年其实非常舍不得媳妇,和上一次没什么留恋就走不同,一个知冷知热的媳妇让他完全不想离家。

可是当家做主的男人,总要养家糊口才行。媳妇跟着自己,知冷知热,自己也不能让媳妇一直穷苦下去,总要想办法挣出点活路来,让这个人过上好日子才行。

他的脸藏在茂盛的胡须后,百合心想,都这么久了,她居然还不清楚自家丈夫长什么样……

“你要不然刮刮胡子?”百合脱口而出。

宋好年愣一下,在百合反悔之前,飞快地跑去磨刀子。

宋家一把菜刀多种用途,能切菜能杀鸡,还能当刮胡刀来使用。宋好年把刀锋磨得雪亮,脸往水盆里一浸,胡须湿透,先用剪刀剪去比较长的部分,让脸的轮廓露出来,然后才对着水盆照出的人影刮胡子。

剪去长胡须之后,他的轮廓竟然显得很好看,百合看他艰难地蹲在水盆边歪着脖子照自己,笑着说:“我帮你刮。”

“哎!”宋好年一跃而起,开心地坐到百合面前仰起脸,闭上眼让她给自己刮胡子。

菜刀在手里沉甸甸的,百合心道,两个人离得这么近,自己手里又有刀,要是有什么歹心,这一刀下去,宋好年可就性命不保了。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琢磨从哪里开始下刀比较好。

宋好年感觉到媳妇细细的手指头在自己脸上乱爬,有点痒,又有点说不出的舒服,忍不住动了动,闷声道:“别乱摸,快点刮。”

“你别乱动啊!”百合倒打一耙,手端着他的下巴让他侧过脸,小心翼翼地下刀,唯恐割破他脸皮。

手起刀落,随着黑色胡茬不断落下,宋好年真正的长相一点一点显露在百合眼前。

她有点发怔:这也……这也太好看了点吧?

百合万万没想到,宋好年这个大字不识的农家浪荡子,居然会有这样一副好皮囊——双眉飞入鬓角,鬓若刀裁,浓黑的眉毛下眼窝略深。鼻梁高挺笔直,嘴唇厚薄适中,形状完美。

“咋了?”媳妇半天没说话,宋好年心里没底,睁眼看她。

这一睁眼,目若点漆,眼形正是最矜贵的凤眼的形状。只是他脸上的神情破坏了相貌中与生俱来的高贵,小麦色的肤色也显示出他的确是一名农夫,而不是什么出身高贵的王孙公子。

两个人离得太近,呼吸相闻,宋好年从百合漆黑的瞳仁里看到自己刮掉胡子后的模样,面色微红:“这个样子……是不大威风吧?”

“啊?”

“早几年家里人都嫌我样子不大威风,我故意想要显得威风,才跟人胡混……后来大哥他们也都说这样子不威风,才让我留胡子的。”

要不是媳妇要求,他还不想剃掉自己好不容易蓄起来的大胡子呢!

百合哭笑不得,静默半晌才忍着笑回答:“你这样就挺威风的……”

实际上,他相貌堂堂,尽管不是那种一看就孔武有力的粗莽汉子,却很容易给人一种出身高贵的感觉,且又不会显得弱不禁风,经不得一点事情。

要论威风,十个能打的壮汉,也不如一个贵公子来得威风。

一个农夫,长这么好看干啥?

百合自己倒是很满意,毕竟一个好看的丈夫,比一个难看的丈夫更让人心里舒服不是?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人品很好,不是那等轻狂人,晓得心疼媳妇,这才是最难得的部分。

宋好年犹自嘟囔:“这幅样子出门可唬不住人,好在我胡子长得快,过几天就又长出来啦。等我回来,定然又有一把好胡子。”

“……”百合竟不知该如何说才能打消他这个念头,好半天才磕磕巴巴接上一句:“这样就挺好看,等你回来,再不许留大胡子了。脸都看不清!”

宋好年这才知道共同生活这么久,媳妇竟然不记得自己脸,顿时怨念丛生。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