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6 酸香臊子面

早在做饭时,李彩凤就留出了自己几个人的份,先送饭给田里的兄弟们吃,再带着两个妹子回来吃饭。

给劳力的饭可不能偷工减料,早晨须得有馒头或包子;中午多半是面条,天凉做臊子面,天热就做浆水面;晚饭更加丰盛,一锅黄白相间的米饭,三个菜一个汤是标准。

乡下地方,别人家的壮劳力来帮忙做活,都是这样子招待的,不然下次就没人肯来。自家娘家兄弟,李彩凤更不能亏待他们,料放得十足。

小半锅又酸又香的臊子重新热上,不一会儿就散发出惊人的香气。面是磨过两道的小麦黄面,面团事先饧好,在案子上擀开成一大张,用一把大切刀切成细细的面条,抖一抖下进水花翻滚的锅里,讲究的是薄如纸,细如线,下到锅里莲花转。

面煮好,臊子也刚刚煮开,捞半碗面再浇上两勺酸香动人的臊子,几个人都忍不住咽口口水。

臊子面最重臊子,选肥瘦相间的猪肉切成丁子,和姜末、茱萸(注1)、花椒一起炒,加进秋油和大量陈醋炖一会儿,再加水,做好以后臊子呈现出油汪汪诱人的深棕色,肉鲜嫩香辣,汤酸香可口,十分下饭。

李彩凤还在臊子里加进些鸡蛋皮、灰灰菜,让臊子汤更加鲜美,也更有嚼头,再加上面条筋道,一碗滚烫的臊子面下去,几个人都出了一头细汗,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了。

吃过饭,百合跟李彩凤说起自己想给宋好年做双鞋垫的事情,问她有没有花样子。要知道这年头各家女人都有自己独有的花样子,一般是用纸描下来或是剪出来,细心收藏,要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描在布面上,轻易不肯借给别人。

听百合这么说,李彩凤就笑:“你有心,我去给你找。”她笑意里带着点过来人的促狭,百合忍不住红了脸。

一时李彩凤找花样子回来,又悄悄塞给百合两个鸡蛋:“你带回去吃,补补身子。”

鸡蛋在乡下可是贵重物件,有些人自家养鸡,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几个鸡蛋。就是谁家生孩子、生病,带上八个鸡蛋去探望已经是一份重礼。

百合活过来这么久,鸡肉鸡汤吃了不少,鸡蛋还一次都没吃过,刚刚碗里的蛋皮她一点没剩,连汤都全喝光了。

李彩凤看在眼里,想到百合养的小鸡还不到下蛋的时候,就有心把自家鸡蛋分给她两个。又教她:“蛋壳别乱扔,碾碎给鸡仔吃,过些日子准能下蛋!”

蛋壳能补钙,确实能提高鸡蛋产粮。

百合推辞一番,“我如今不缺吃穿,彩凤姐你留着让杏儿吃吧。”

李彩凤佯怒:“你这样客气,是不拿我当姐姐?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姐姐,大年总还认我这个嫂子。杏儿哪里就少这一口吃的了?”

百合有心说自己是大人,更不少这一口吃的,在李彩凤故作严厉的眼神里终究没说出口。

她收下鸡蛋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这时候的人,淳朴得让人感动。李彩凤对她有大恩,她总在嘴上说谢反而显得轻狂,日后总有报答的机会,记在心里就好。

百合捧鸡蛋回家,放在厨房阴凉处的谷壳堆里,给家里的半大鸡仔撒一捧谷壳,把桌子搬到门口光线好的地方,准备给宋好年做双鞋垫。

鞋样就用火子拓在一张黄纸上,这种黄纸一般是清明节烧的,非常粗糙而且容易洇墨,穷人家有时候用它来包东西,也只有火子、炭条这些东西才能在上面写画。

百合用剪刀把鞋样剪下来,重新拓在白布上,翻个面再拓一次,就得到两个一样大的鞋印。这个先不用剪下来,百合拿绣绷子把白布撑起来,又用一段烧黑的细柳条在上面描出李彩凤给的花样子。

鞋垫上用的花,多半是些双喜、平安、喜鹊登梅之类的图案,李彩凤给的样子就是喜鹊登梅,一团梅花、两只喜鹊,做起来非常麻烦。

百合看看描好的鞋垫,自己手里没多少彩线,要做得好看,还是得去买彩线。她虽然给自己定下了不乱花钱的规矩,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毫不吝啬,打算等明天到集上去买彩线。

一时绣不了花,就先做鞋垫的底子,底子不给人看,就不用好布,只管用碎布头黏在一处,做成鞋印的样子就可以。

百合到厨房,看看灶膛里埋着的火还没熄,就拨开一条缝让它烧旺一点,取一勺黑面放在碗里,加上足够多的水,放在火上搅拌,等水温慢慢升高,面糊糊产生黏性。

再搅一会儿,面糊糊越来越稠,黏性也越来越大,就得到一碗浆糊,可以用来黏鞋底。

碎布头涂满浆糊,一层一层粘上去,每糊一层,她都要用个木槌砸结实,免得以后散开。糊了五六层就停下,把鞋垫放在草垫子下面压着阴干,免得变形。

这些事情做起来琐碎辛苦,百合却不觉得厌烦,因为是给宋好年做的,她加倍用心,务必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到最好。

晌午在柳义家里吃得好,晚上百合就没有做得太丰盛,只煮了半锅小米稀饭,晚上吃一顿,明天早上还能再吃一顿。

吃完饭没多久天就黑了,百合关好门,用木栓拴上,独自躺在床上。早春的晚上还很凉,宋好年出门的时候带上了熊皮,好在被褥都洗过,百合又勤晒,鼻端闻到全是阳光的香味。

她盘算宋好年如今走到哪里,无奈大妞认知有限,只晓得柳山村和青柳镇,连县城在哪个方向都不甚清楚,百合只好自己瞎猜。

外头白水河终年不断,河水冲刷石头的声音始终回荡在耳边,虫鸣的声音在春夜里响起,比起全然的寂静来多了几分生机。

百合想到自己床垫下面压着的鞋垫,嘴角露出个微笑。

等宋好年回来的时候,她一定已经做好这双鞋垫,那个男人脸上一定会露出混杂着惊喜和不好意思的笑,让她也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刚刚分离没多久,她已经有点想念他了。百合翻个身,沉沉睡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