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8 椿芽炒鸡蛋

晌午饭吃得简单,就是为了等晚上这一顿。

百合蒸上一锅黄米饭,把香椿嫩芽焯水,切得碎碎的,香气直冲脑门。鸡蛋在碗沿磕开,其中一个竟然是双黄蛋,让百合十分惊喜。

撒两粒盐进去,用筷子顺着一个方向搅,直到蛋黄和蛋清均匀地混合在一起。放入碎香椿芽再搅拌均匀,就可以炒菜。

鸡蛋这东西最吃油,炒蛋要多放点油才好吃。乡下地方,很多人都在油罐子里放一块纱布,每回炒菜的时候,用纱布才锅里擦一擦就算有油。

百合平时也是这么做的,不过今天难得吃一次鸡蛋,她决定奢侈一点,往锅底倒了两个瓶盖那么多的油,看油罐已经下去一小半,不由有些心疼。

旺火把油烧到冒青烟,蛋液滑进去炒散,顿时浓浓的香味弥漫整个厨房,百合不禁深吸一口气。

嫩芽禁不起多炒,鸡蛋刚一凝固百合就把菜刮出来,看看锅底还汪着一点油,又添点水进去煮个灰灰菜汤,这个晚饭相当丰盛了。

黄米饭松软香糯,鸡蛋又嫩又滑,香椿芽鲜香扑鼻,再喝一口灰灰菜汤,百合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粗茶淡饭,甘之如饴。

做饭剩下的鸡蛋壳不能乱扔,百合上辈子用鸡蛋壳养花,把磕成两半的蛋壳倒扣在花根部,花就会长得格外好。

她把蛋壳碾碎,掺在谷壳里去喂鸡,希望这几只小鸡快快生蛋。

第二天百合开始绣鞋垫。绣花有两种,一种是用专门的绣花针、绷子在细致的布面上绣花,非常精细,不常用。另外一种就是像百合这样,用缝衣针和彩线一针一针填满花样子。

百合有画画的底子,在描好的喜鹊登梅图案上自己做了些改进,让布局更好看。黑线绣梅花枝干,绿线绣几片叶子,红线绣梅花,喜鹊身上色彩斑斓,什么颜色都有。

鞋垫一天绣不完,饶是百合心明眼亮、手脚利落,一天下来也刚刚绣完两树梅花的树干。

也是因为她精益求精,要讲究浓淡参差,要是只要单色填满,很快就可以绣完,只是那样颜色死板僵硬,不好看。

从青柳镇往西有几条山沟,远离大路,没有人烟。一到春天,沟里野花盛开,大人不让小孩子去玩,怕被野狼叼走。不过禁不住小孩子自己调皮,一个眼错不见就呼朋唤友地去玩。

百合绣着梅花,突然心里一动,家里光秃秃的,想去摘点杏花回来装饰一下家里。

整天绣花人会很累,她绣半天总要休息半天,正好出门散散心。于是收好针线,带着篮子出门,不光摘花,要是路上看到能吃的野菜,也能顺便采回来一篮子。

山沟没雅名,就按照方位叫西沟、东沟、小东沟之类的,百合去的是最小的小东沟,沟浅就不怕遇到野兽。

这时候,镇上的杏花都开过最盛的日子开始谢了,但山沟里的杏花开得正好,远远看上去像是山沟里笼罩着一层粉白、粉红的轻烟。

百合在路上已经摘了半篮子灰灰菜,因要留出空间来装花,就没有装满。也不用额外挑地方,只就近拣几枝杏花折下来就行。

她有审美,折花也不是随便折,而是琢磨着花枝的形状走向,专门挑那种折枝花卉一样虬曲婉转的,每一枝单拎出来都可以入画。

家里用不了太多,百合只折了四五枝,趁还没有打蔫,便忙忙往家走。先回家找个陶罐装上水,挑一枝插在里头,放在卧房的桌上,整个房间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有水养着,多的可以活十来天。

剩下的几枝,百合用篮子装着,往柳义嫂家里送一枝,路上遇见和她一起摘香椿的邻居,也顺手送她一枝。

篮子里还有两枝,百合提着到柳府,送给升大娘。这杏花是最不值什么的,又不能吃,又不能穿,只是看着让人眼睛鲜亮。

柳府不缺花卉,百合这样做倒有一多半是表示自己没忘了升大娘。倒是厨下几个小丫头很喜欢,跟升大娘讨一枝过去,剪几朵簪在头上,也能臭美一天。

柳府的小丫头都爱凑热闹,厨下的小丫头戴着花在府里走一遭,人人都想要簪花,无奈镇上的杏花已经落了,只好一个个来央百合。

升大娘见百合只是微笑,却不答应,忙给她解围:“去去去,就知道捣乱!大年家的还要忙自己家事,哪里有空天天给你们这帮祖宗送花?”

有个少爷房里的大丫头就说:“好大娘,我们也不让这嫂子白送,她给我们送花,我们给钱就是了。”

百合摆手:“这花又不是我种的,我不过送一回,哪里敢收姑娘们的钱?”

升大娘就推推她,“依我说,你别客气,她们给钱你就收着。”丫头们也叽叽喳喳地催她答应。

百合低头盘算半晌,笑道:“那我送几天,姑娘们不拘多少,随手打赏我吧。只是这花落起来也快,哪天一场风一场雨就没了,我不能再送时,姑娘们也莫怪我。”

虽然百合有满腹要赚钱的心思,今天这一场纯属意外,没想到几枝杏花还能赚到钱。杏花快谢,桃花却还要开些日子。小东沟里春夏两季花开不断,只要府上这些姑娘们肯要,她手里是不愁没花给她们送的。

次日一早百合就去小东沟摘花,早上的花瓣还未经日头曝晒,柔嫩轻红,花蕊上还带着一颗颗露珠。

这样的杏花送到柳府,果然人人都喜欢,就连柳府的少奶奶也叫丫鬟拣了两支去插瓶,还额外赏百合二十来个钱。

送过花,百合再回家做鞋垫,床下压着的鞋垫快干了,她就拿出来再用浆糊黏几层布上去,依旧压在床下。

观察到杏花花蕊的形态,她在绣梅花的时候心里也有了底,不再瞎绣一气,而是绣出茸茸的效果,看上去仿佛真正的花蕊一般。

梅花是红色花瓣黄色花蕊,颜色素净淡雅,绣喜鹊的时候她用色就大胆起来,不该出现在喜鹊身上的鲜亮颜色只管往上用,不然喜鹊绣出来黑乎乎一团,不好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