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259 白菜炒五花

且说宋好年夫妻两个回到家里,拿前几日腌下的辣白菜出来,切成丝和五花肉一炒,又香又辣,和着米饭能吃两碗。

明日要回娘家,百合一样一样地收拾要带回娘家去的东西,吃喝还罢了,宋好年日常给李篾匠老俩口送去,衣裳、棉鞋一类的东西,朱氏上年纪后眼神不大好,做衣裳慢,又不如百合做得好,针脚粗大,往外漏棉花。

自从上回百合发现李篾匠的棉衣往外漏棉花,就同朱氏说,往后不用她做衣裳,等百合做好给送去。

朱氏起先十分不服气,嘟嘟囔囔说自个儿做了一辈子衣裳,还能不如你?百合买好布和棉花交给金大嫂,请她细细裁出来,絮上厚实的棉花,一针一线做来。

次后把裁下来的布头全送给她,又送两块豆腐当谢礼,做好的衣裳拿给朱氏看,朱氏再不多说一个字。

不光他们老俩口的衣裳,如今百合自家的衣裳,除了夫妻两个贴身穿的,外头大衣裳也都交给金大嫂做,又快又好。

百合还劝金大嫂开个裁缝铺子,专做女人的衣裳,平日里缝缝补补的活儿也能补贴些家用。金大嫂十分心动,如今正在看铺子,打算开年就开张,铺子的本钱还是同百合借的。

闲话少说,这里百合正把两套棉衣用包袱皮包起来,忽然就有人把大门敲得山响,大声道:“大年,柳家出事情哩!”

“啥事?”

“小秀才拿刀要杀你妹子!”外头这个也姓宋,就住柳如龙家隔壁,听见动静连忙来告诉宋好年。

宋好年夫妻两个顾不上别的,急忙点起灯笼往柳家赶,到时只听见宋秀秀和圆圆都放声大哭,柳如龙已叫旁人按住,正赤红着眼睛直喘粗气。

地下扔着一把菜刀,看样子人说柳如龙要杀宋秀秀还真不是瞎说,宋好年赶上去一脚踢倒小秀才,厉声道:“你想干啥?”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把过程说了个七七八八:原来今日柳家开祠堂,宋秀秀抱了圆圆去与人交际。她往年十分可恨,不把柳家众媳妇放在眼里,如今处境可怜,倒也有人可怜她。

柳府大少奶奶一向看不上宋秀秀,往常从未说过话,这日却认真问她一句话:“你这孩子,上家谱没有?”

新生的孩子,顶好趁着今日写到家谱上才好。

宋秀秀人过得糊里糊涂,如今倒晓得一件事:小秀才一家子都不是啥好人,没人替她着想。

听见柳府大少奶奶问,她仔细想了想,应当是好话,便抱着孩子去寻小秀才,道:“相公,该把圆圆写上族谱。”

自打圆圆生下来,小秀才连她长啥样都没看过,也没给孩子取过名字,宋好年给她取小名叫圆圆,宋秀秀成日圆圆、圆圆地叫,他总没听进耳朵里。

宋秀秀一说要把圆圆写进家谱,柳如龙愣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她生的赔钱货,不禁一阵气闷,斥责道:“谁许你带她出来的?”

他一说话,屋里的男人们听见动静,柳老爷竟发话说:“如龙媳妇,把孩子抱来我看看。”

宋秀秀心里直打鼓,僵硬地一步一步走过去,把圆圆给柳老爷看。

柳老爷定睛一看,这娃娃襁褓蔽旧,模样生得倒还机灵,头发乌黑,眼珠子也乌溜溜,不像宋秀秀生得黑,倒像足了柳如龙,但比他又秀气得多。

柳老爷伸手逗逗圆圆,对旁人说:“真机灵。”旁人便一股脑地夸赞起圆圆来,说她生得好,往后有福气。

柳如龙脸色发白,咬紧牙关不松口,半晌,柳老爷只得叹口气,叫宋秀秀到女人堆里去,对柳如龙说:“哪个男儿不爱色?叫色迷了眼却不好。夫妻敌体,别人不读书,这话我不对别人说,你读三坟五典,总该晓得贤妻美妾的道理。”

娶妻娶贤,纳妾纳美,读书人好色没关系,若是因为好色导致正妻地位不稳固,内宅生乱,就会遭人笑话。

柳如龙闹的那些个事情到底没瞒过柳老爷,他使人往邻县一打听,听说黄小姐做下的丑事,当真是倒抽一口凉气,深为同年觉得不值。

既已晓得黄小姐的真面目,柳老爷看她再不是同僚家待嫁的闺女,而是不知廉耻的恶妇。

柳如龙要同她混在一起原也不算啥大事,只一样,柳如龙这一房将来不能叫那黄氏当家。

宋秀秀人是愚笨了些,但身家清白,至多与柳如龙混过,再不对别的男人假以辞色,总好过黄小姐四处招蜂引蝶。

柳老爷打算得好,柳如龙却不领情,他心里怎么肯委屈黄小姐?因此咬牙道:“那宋氏,何曾贤惠过来的?”

他打定主意要休妻,哪怕柳老爷也说不动他,柳老爷又不能疾言厉色地为这种事情训他,只好旁敲侧击,却哪里管用?

这日人刚散,柳老爷就使柳升去寻宋族长,告知他柳如龙的心思,请他早做打算。

柳如龙回到家中,自然大发脾气,怪宋秀秀使他在众人跟前丢脸。宋秀秀早已不是满心娇羞的秀才娘子,深知柳家一家子都想治死她和圆圆,因此立时闹起来,道是:“你想休我另外娶好的,我偏不叫你如意!你们奸夫淫妇,除非我死,她别想穿大红进这个大门!”

几个月来的委屈恐惧尽数涌上心头,宋秀秀骂得越发难听起来,柳如龙没等来宋秀秀战战兢兢请罪,反而等来一通臭骂,听得脸色铁青,邪火上涌:“我今儿非杀了你!”

说着小秀才拎起一把菜刀,就要先杀宋秀秀,再剁了圆圆,好清清白白地迎娶黄小姐。

秀才娘别的不清楚,杀人偿命是晓得的,死命保住,四邻街坊都连忙赶来相劝,夺下刀制住小秀才,宋秀秀才有命等到宋好年赶来。

柳如龙这会子热血上头,也不怕宋好年,反咬牙道:“你有本事杀了我,你不能杀我,我就要休你妹子!”

他不但要休宋秀秀,连圆圆都不肯认,一口一个野种,要不是宋秀秀护得紧,就要夺过圆圆摔死。

他爹娘、邻居苦劝都不行,小秀才喊打喊杀,定要把宋秀秀在今天解决掉。

宋好年一看,这分明不是解决事情的时候,当下把妹子护到身后,对街坊道:“大伙儿瞧得明白,如今这样子,再不敢叫秀秀留在他家。我先接秀秀回我家里住一晚,明儿再请族老来说事。”

众人今日祭祖,都乏了一天,眼睛都睁不开,半夜里还要来这里劝架,也早就想散,因此纷纷点头,宋好年跟百合替宋秀秀收拾上几样能用的东西,把妹子接回家里。

百合先叫宋秀秀把圆圆放在火炕上,原先腊梅和迎春住过的屋子被褥都还干爽,屋里点上火盆暖一暖。

一问宋秀秀还没有吃饭,又把晚上剩下的饭炒一下,配碗汤给她吃喝。

宋秀秀边吃边掉眼泪,百合没说话,谁能想到,当初姑嫂两个互相看不顺眼,可如今宋秀秀无路可走时,竟只能在她家里吃饭?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