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297 冠盖满京华1

无论百合心中暗藏多少恐惧,入京的马车片刻不停,逶迤向京城行去。

到得省城,便弃车登船,沿大运河往北走。

陈彬征调到一艘官船,宋好年夫妻两个都从未见过这样巨大的船只:双层,桅杆高入云霄,两侧船舷上伸出的船桨足有寻常小船那么大,舱房轻松便能装下他们一行数十人。

穿上高挂着锦衣卫的灯笼,一路没有关卡敢于阻拦,民船更是远远避开,不敢招惹这种一看便十分不凡的官船。

宋好年有些不安:“这样会不会太张扬?”

他还没有认祖归宗,总觉得这样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也不晓得那位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亲会不会为这就嫌弃他麻烦。

陈彬笑道:“这不算啥大事,以你的身份,便是排场再大些也没啥,你休要放在心上。不过那样容易拖慢速度,如今京里催得紧,为着赶路,在排场上头委屈你一下。”

宋好年只好不再说话,回到宽大的舱房,抱过如真问百合:“今儿晕船没有?”

百合道:“今儿还好,我已经习惯哩,船上摇摇晃晃的,倒也有趣。”

百合才上船时,有些头晕恶心,幸好雪娘日日来扎针,又配药给她抹在太阳穴——如真还要吃奶,不敢给百合吃药。

如真和宋好年两个倒是一点儿都不晕,神采奕奕的,百合暗中与雪娘道:“这两个到底是天家血脉,你瞧他们精神的。”

雪娘也笑:“娘子也十分难得,好些人行船半年都不能适应哩。”

百合瞪大眼:“还有这样的?”

“远洋水师总兵李将军,有个出名的笑话,乃是皇爷亲口说。”雪娘道,“李将军一年只晕船两回,一回半年,一次出海,一次回来。”

百合呆了一瞬,不禁哈哈大笑。

雪娘吁口气道:“娘子这几日心中有事,大伙儿心中都有些不安。”

百合心里一沉,“你们都晓得?”

“除去小公子,还有哪个不晓得?”雪娘微笑道,“娘子若有犯难,不如说出来,我虽蠢笨,也可与你说说话,不说出主意,总能让你放开些心胸。”

百合抬手摸摸自己的脸,没想到她的忐忑竟这样明显,不由苦笑一下:她的苦衷说不得。

不说出来还好,若是说出来,只怕会加速她的厄运。一旦牵连到当今圣上,只怕连她认得的人都要倒霉。

她心中藏着这样大的秘密,哪能高兴得起来?

日常能与宋好年、如真好好相处,已极为难得。

宋好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当百合害怕自己不受夫家待见才这般,因此央雪娘来开解百合。

百合自然感念他的情谊,偏这件事连宋好年都不能告诉,心头苦楚又向谁说去?

雪娘戳破百合伪装,百合不禁一阵毛骨悚然:她没有城府,心里有点事就能摆在脸上,连宋好年、陈彬等人都瞒不过,又怎么瞒过那英明神武的皇帝?

那一位,可是一手挽大明于危亡,以绝对强势统治这个帝国三十年的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都山水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