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六百

“程律师倒是第一次带朋友来。”经理笑眯眯的,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俩。

左一搭右一搭的聊了半天,车子维修好了,何遇移步跟在程云深后面结账。

“六百。”收银小姐也是端着张笑脸。

何遇突然反应过来程云深动手前说的六百是什么意思,“这样也行?”

程云深倒是淡定的付了钱,转身走了。

“你去哪里?”

他扫了自己一眼,何遇突然有点儿心虚,她就是个麻烦精,还难得人家没扔她下车。

只是她不是不想走,实在是没地儿可去。

打了老马的人,出租屋外面肯定有人蹲着呢,学校周末也回不去,钟钦钦白天有兼职,现在也不好去投奔。

她思来想去,脑子一抽,“去理发店吧,剪个头发,天天被老北风吹的。”

程云深一向不动声色的神情总算有了点裂缝,嘴角抽了抽,他十分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好说话了,以至于这女孩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司机使唤。

下意识的想拒绝,却在看到何遇被冻红的鼻尖硬生生的住了嘴。

发动车的时候,程云深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浪费自己一小时一万的咨询时间。

何遇生怕程云深把自己带到什么高档理发店,她脸皮再厚,也不能让别人白付钱啊。

所以当趴在窗边看到路边一家破旧的几乎没人会多看几眼的理发店时,她激动的拍了拍车窗,“就这儿了,停停停。”

看到那家理发店,他皱了皱眉,还是停下了车。

“我就剪短,很快的你等等啊。”何遇自来熟的拍了拍他肩膀,就要下车。

程云深闭了闭眼睛,下巴紧绷,极其忍着,“我们很熟吗?”他语气冷冰冰的,何遇吓了一跳。

他挤了些消毒水,狠狠的在手上搓着,又拿了消毒纸巾来回擦了三四遍被她碰过的衣服。

何遇活到至今,还没见过洁癖成这样的人,目瞪口呆,“你至于吗?”

他的一连串举动,都快让何遇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细菌携带体了。

程云深瞪了她一眼,何遇就很没出息的抽了两张消毒纸巾,一边擦手一边跳下车。

靠在驾驶座上,他揉了揉太阳穴,有人敲窗才睁开眼睛。

“先生,您好,这里不允许停车的。”

一个年轻的交警,撕下一张罚单递给他。

接过那张罚单,程云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抑制住心里莫名的烦躁。

“知道了,马上就走。”

他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傻傻的停车等她?

真是见了鬼了。

等何遇从理发店顶着一头齐耳的短发跳出来时,路边已经空荡荡的只有风卷起落叶飞舞了。

在原地等了十分钟后,她终于意识到程云深是走了,而不是暂时离开了。

有些失望,心情闷闷的,就如同是突然被堵住了嗓子眼儿,痒的难受。

她自嘲的笑了笑,也是,人家一大律师凭什么和个碰瓷的纠缠在一起啊。

“老北风真冷啊。”

她裹了裹棉袄,感慨似的说了一句。

……

都说祸不单行,何遇小心翼翼躲债两天,连周一去上课都全副武装,用围巾口罩把整个脸都挡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双灵动的眼睛在外面。

她怕老马派人守在学校门口,一路提心吊胆的到了教学楼,一口气还没松下去,辅导员的电话就把她吓了一个激灵。

“罗老师,有什么事吗?”

何遇的声音都有点儿慌,如果老师告诉她老马来学校里闹了,那就够她喝一壶的了。

“何遇!”隔的老远,这声音都把何遇的耳膜震的够呛,“你期末设计交了吗?全班就你一个人没交,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她一愣,“我做完了啊,上次让同学帮忙交上去。”她皱了皱眉头,又自言自语,“难道我忘记说了?”

“做完了就赶紧交上来,今天校领导要来检查。”

“行,我马上去。”

挂了电话,她拔腿就往实训楼跑,期末设计做好扔在实训楼还没交,完蛋了,她跑起来丝毫不敢耽误。

从教学楼到实训楼一来一回,相当于绕了学校大半圈,她只用了十来分钟。

“老师,这是我的期末设计,对不起我最近忙,一时忘记了。”

何遇一口气都没提上来,又是道歉又是认错的,态度好的让老罗说不出话了。

老罗不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什么事能比期末成绩重要?”

她讨好的陪笑着,也不敢解释。

老罗一腔怒火,却如同拳头打在棉花上使不出力,看何遇态度端正,也没了心思教训。

于是,摆摆手打发她,“行了,你去上课吧,今天市里有动漫大公司过来筛选毕业设计,做的好是有机会去实习的!”

“这么棒?”何遇眼睛一亮,她对自己的设计有信心,兴冲冲的鞠了一个躬,“麻烦老师了。”

不幸的事发生了,下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南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