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抄袭劝退

她弯腰捡起那两张纸,只见两张纸上是一模一样的动漫设计。

再加上老罗的话,何遇已经大致有了推断,“你们,不会看到两张一样的设计就认定是我抄袭吧?”

她目光炯炯,眸子亮的惊人,坚定镇静的神情让老罗犹豫了下。

他试探的转向校长,“校长,这设计一样,也不能只认定一个人,我看最好还是把宁馨竹也叫来问一问。”

“罗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校长的眼神一变,尖锐的反问,“抄袭这种事,本来就是按照先后顺序来定罪的。何况宁馨竹同学的人品素质成绩,平时都能查,你怀疑这样的学生不怕别人凉了心?”

宁馨竹,一听到这个名字,何遇顿时了然。

宁馨竹不仅是动漫系的女神,成绩优异、容貌艳丽,更重要的是,她是校长的女儿。

宁馨竹长的和校长一点都不像,这基因变异真厉害啊……

“可是,事情总要检查……”

老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校长严厉的打断了,“不用查了,事实很明显,罗老师你别包庇!”

校长又看了何遇一样,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年纪轻轻就想着抄袭,以后工作了还了得!我们学校,出了你这样的学生真是耻辱!”

何遇气急反笑,梗着脖子回击,“杀人犯还有个审判过程呢,你直接给我定罪,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说是我抄袭?”

“何遇!”听她语气太冲,老罗赶紧喊了一声。

校长因为许久都没人挑战过他的权威,被气的不轻,嘴角抽搐的更凶了,“你什么语气?”

“被冤枉的语气!”她冷笑一声。

“好好好……”校长气的不轻,捂了捂胸口,“抄袭了还理直气壮,你知道今天学校都丢尽了颜面么?”

老罗上前扶住校长,又冲何遇使了一个眼色,“何遇,你先出去,校方不会让你被冤枉的。”

她一阵绝望,如果是其他人她或许还能相信所谓的公平,但宁馨竹,不用想都知道谁会做替罪羊。

她深深的看了校长一样,才退了出去。

一阵风吹来,何遇被吹的头晕脑胀,她摸了摸额头,发现有点低烧。

何止是祸不单行,这简直是祸要多行。

事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当天不仅是动漫公司的人过来,还有媒体记者来采访。

毕竟是大学城和公司合作,原本是打算做个大学生毕业题材,没想到直接撞到抄袭。

记者向来唯恐天下不乱,几乎没几天,黎川大学动漫系抄袭事件就人人皆知了。

校方说是调查,也不过派了几个人例行公事的问了她几个问题,就定下了宁馨竹无辜的审判。

短短几天,何遇就成为人人唾弃,为了功利不折手段抄袭的罪人。

捏紧手中的那张纸,何遇咬牙忍着眼泪,现在哭只能让别人看笑话。

抬手按了按眼角,把泪光逼回去,她“嘶啦”一声把纸撕成两半,扬手一挥。

纸张被风卷了起来,使劲扭动着身姿,“劝退书”三个字赫赫在上。

“趁着学校还给你留面子赶紧签了劝退书,不然被开除记在档案上多难看。”

这声音抑扬顿挫,还带着装模作样的叹息,简直让何遇恶心的酸水快吐出来了。

她额角直跳,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江城零下的天气里,宁馨竹穿着杏色大衣搭配半身裙,尽管只穿单薄的衣物,但她并没有冻的哆嗦。

正主儿来了,何遇再怎么样也不能掉了这个面子。

眼角一挑,气势骤升,“你抄袭都不怕难看,我还怕什么?”

宁馨竹眼中有慌乱一闪而过,指着她扬声喊,“何遇你不要颠三倒四的,全校都知道抄袭的是你。”

何遇冷哼一声,迅速上前几步,压在宁馨竹耳边说:“但是真正抄袭的是谁,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何遇的声音清冷,目光决绝,宁馨竹惊出一身冷汗。

她本来就心虚,被那双亮的惊人的眸子一瞪,几乎差点就腿软了。

“你不要信口雌黄!”宁馨竹尖叫出声,面容有些扭曲,“这是诽谤,我可以请律师告你的!”

“呵呵,”何遇冷冷一笑,还真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关于抄袭,我会请律师为我维护的,我们法庭上见。”

见她神情严肃,气势凛冽,宁馨竹越发心虚,目光闪躲,扫到何遇洗的泛白的帆布包。

底气一下子就足了,神情也恢复平静,宁馨竹嘲讽道:“一个抢劫犯的女儿,去请律师?真是天大的笑话,再说你知道律师费多贵吗?拿救助金的人说这种话也不怕打脸!”

何遇脸色一白,抓住宁馨竹的衣领,“这些话,你从哪里听到的?”

宁馨竹有些得意,“敢做不敢当?你和你那个抢劫犯爸爸一模一样!”

“啪”的一声清脆响起,何遇扬手打了宁馨竹一巴掌,双眼猩红狠狠瞪着她像要吃了她一样。

“宁馨竹,你闭嘴!”

她这幅模样太过于吓人,宁馨竹下意识的尖叫硬生生的憋在了喉咙底。

何遇指着她,一字一句缓慢又坚定的说:“我爸爸不是抢劫犯,抄袭的事,我一定会讨回公道的,你给我等着!”

坐在出租车上,何遇如同一个泄气的气球一样瘫在位置上。

讨回公道,说是简单,她无权无势,能做什么呢?

这种无助又卑微的感觉十分不好受,她咬咬唇无力的垂下双手,帆布包随之掉下。

车子一震,有什么东西掉落了下来。

何遇下意识去看,是一张黑色的名片,云深律师所。

“姑娘,去哪儿啊?”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询问道。

何遇的眸子忽然就亮了起来,“去景泰大楼,云深律师所。”

车子停在楼下,何遇付完车费,站了一会儿。

她不确定凭自己口才能不能说服大律师,可她也没有别的人选。

她深呼吸一口,甩甩头,大步走向云深律师所。

“程律师,别来无恙。”

这是何遇推开程云深办公室说的第一句话,笑意盈盈,带着几分讨好。

程云深正在喝水的动作一僵,呛了一大口,咳嗽了好几声。

有恙,有恙,他非常有恙!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南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