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二章 误会皆深

叶辰景微微一笑,“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

下意识的何遇就想拒绝,但是却又没有合适的理由,更何况,自己还欠了他不少,如此,何遇便答应了下来,“成啊,老板请客怎么着也得去啊!”

叶辰景哈哈一笑,宠溺的揉了揉何遇的头,刚巧,电梯在这时打开了,门外站着两三女人,均是一愣,连忙低下头去,“老板好!”

叶辰景温和的挥挥手,“忙去吧!”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

完了!

这是何遇此时唯一的想法,什么事都可以没有传播力,除了老板的私生活……

叶辰景小心翼翼的看着何遇,观察着她的表情,发现并没有生气后,叶辰景轻轻吐出一口气。

几个女人都很有眼色的转身离去,何遇也不可能再把她们喊回来,电梯门缓缓关上,继续上升。

“你手上红点是怎么了?”叶辰景关切道。

“没事儿,就是过敏了,已经抹了药,估计明天就好了。”何遇不说还好,一说身上就泛痒,顺势挠了两下。

“小心着点儿!”叶辰景心疼的看着,奈何只能看着。

何遇在十九层停下,她的工作地就在十九层,日常工作就是帮忙复印文件然后分发到各部门,或者将重要邮件群发到全公司。完全就是一个闲职。

“何遇来了,你帮忙去把这个复印十份给我,谢谢。”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很是干练,看起来很是忙碌,一边快步走一边看着文件,一抬头看见何遇,露出笑来。

“嗯,好的,静姐,没事儿!本职嘛!”何遇笑着接过文件。

女人叫张静初,和某位明星同名,三十出头皮肤保养的很好,职位做到策划组长,脾气很好,在公司都叫着静姐。

复印完,何遇将文件送给张静初,正准备走,便被叫住了,“哎,小何!”

“怎么了?”

“听说你跟老板有点关系啊,姐姐听楼下宣传部的说你跟老板一个电梯?跟姐姐说说,让我也解解这八卦的馋。”

女人的劣根性,何遇不禁扶额,义正言辞的把张静初直直扶坐到椅子上,“咳咳,听好了,我俩没啥关系,就一个学校的,比我年长一届的学长。”

这传播力还真是够快!

何遇算了算,自己去复印文件,最多不超过二十分钟,就这会儿功夫,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得得得,我呀,就知道从你嘴里套不出什么来!我就等着到时候吃喜糖就是了!”

静姐装模作样的打趣着,何遇也没有再解释的意思,打开门,“那行吧,您呐就自个儿慢慢猜,估摸着那喜糖,你是吃不着了,不过静姐你的喜糖,我肯定要吃的!”

“你个小丫头!”静姐笑着站起身,像是要追赶过去,何遇一个回身关上门溜了。

张静初合了眼睑,靠在椅子上,像是卸了气一般,再睁开眼,紧紧盯着桌子上相框里的照片,你什么时候来娶我?

叹口气,张静初又恢复忙碌。

下午,叶辰景就把何遇接走了,公司里不少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何遇不禁有些怀疑叶辰景是故意的了。

“学长,去哪儿?”何遇侧身系上安全带问道。

“带你去吃一家私厨,味道很棒,一到饭点人就多的不行,所以咱们早点去。”

叶辰景见何遇坐好这才开口解释,见何遇点点头,这才开了车。

“老板,这不算我早退吧!”何遇见气氛尴尬,便开着玩笑。

“呵呵,回头扣你奖金。”叶辰景脚下加速,在绿灯最后两秒前转了弯。

何遇见此笑了笑,也不再说话,让叶辰景安心开车。

大概又是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何遇只知道自己是被叶辰景叫醒的,一边尴尬一边暗骂自己是猪,哪儿都睡。

看着自己身上的外套,何遇道了声谢将外套还给叶辰景。

下了车,天已经是呈灰蓝色,风冷冷一吹,让何遇打了个冷颤,叶辰景连忙拥着何遇往店里去,“赶紧进去,外面冷。”

何遇打量眼前的建筑,周围都是树木和公路,仅有这一座建筑,像是私人别墅,不过是木屋,何遇有点不大相信叶辰景说的人很多,不过,直到看见侧面停车场里满满的豪车后,她还是选择闭嘴。

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要是在这里碰瓷,一周来两回,估计都够她发的了吧!

木屋内部的确是饭店的样子,有包厢有大厅桌椅,几乎已经快要坐满。

一个服务员走上前,恭敬的对着叶辰景和何遇鞠了一躬,面带笑容,“叶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员将二人带进包厢,很宽敞,日风的装饰,日风的推拉门,拉开之后是一个台阶,用于放鞋,入目看去,只有两张榻榻米席坐和一张木桌。

饭菜是提前订好的,两人坐下没一会儿就陆续上了菜,一旁还有日本的歌舞伎,脸涂的煞白在弹着古琴。

这叫啥来着,艺妓?何遇突然想到自己先前看的一部章子怡演的电影,上面的歌舞伎就是脸涂的煞白,好像是叫《艺妓回忆录》吧。

看着一旁的女人,何遇总觉得适应不了,有点渗人,心里堵的厉害,看着地道的日本寿司,自己怎么也吃不下去,便先借口去了厕所喘口气。

叶辰景也看出了何遇的不自在,便招呼着让女人先下去了。

从厕所出来的何遇也不着急回去,在二楼靠着围栏到处低头四处望着。

突然,何遇头一停,目光一顿,哟!熟人!

何遇连忙下了楼,往熟人肩上一拍,就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哟,这不程律师吗!”

程云深正和客户一起吃饭,侧头,看见是何遇,面上仍旧高冷,一低眼,看见何遇手上、胳膊上泛着的红点,疑惑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啊,就是衣服的线穿身上不舒服,过敏了。”何遇胡咧咧着,虽然说的她自己也不怎么相信,但总不能让程云深知道自己这是荔枝过敏啊!

程云深没怎么深问,“哦”了一声。

“程律师,这位是?”一旁的客户打量起何遇来,看程云深神情,不免猜测起二人关系来。

“我……”何遇正要开口,就听见程云深那冷似冰的声音,“客户。”

“哦。”客户举起一杯米酒,对着程云深和何遇让了让便干了。

何遇有些啼笑皆非,这可误会深了,不过何遇也没打算解释,只是好笑的看着脸色黑起来的程云深,倒是有几分好玩。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南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