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被下蛊

“有你这么跟婶婶说话的吗?”何遇手一拍桌,朝着程云深挑眉,“再蠢,你不也得帮?”

程云深骨节分明的手指滑动着鼠标,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屏,语气平淡:“只要你不拖后腿。”

“……”

没多久时间,程云深就已经浏览全部相关文件和信息,心中也有了初步的打算。以他的能力,这个案件完全难不倒他。

云深律师事务所的不败神话,谁不是挤破了头不眨眼睛地烧钱来请他。

只不过,程云深微微蹙起眉头,他放着几百万几千万的单子不干,居然能免费帮一个麻烦精打官司,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这么想着,他抬头想要吐槽几句,就看见她随手把玩着桌上的水笔。

何遇的皮肤很白,真正的白似雪,眼睛很漂亮,乌黑圆润的眼珠子衬得眼睛极大,眼底流转的光,澄澈剔透。齐耳的短发乌黑俏皮,安静的时候,她整个人还有点……可爱。

可爱?程云深的左胸口有股莫名的抽搐。

“卧槽!你盯着我看干嘛?”何遇被他盯地发毛,程云深的眼神好像要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

“呀!你不会是在想……”何遇站起身,慢慢靠近,脸上的表情暧昧至极,“我可告诉你,我还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可不是随便轻易就被别人采摘的!”

是可怕才对吧!

看着笑的极其诡异的脸,程云深真恨不得把这张脸撕下来贴在门上当门神,保证鬼神不侵。

自己恐怕是被下蛊了才会觉得她可爱!

程云深似有似无地弯了下嘴角,脸上一抹鄙夷:“你这种丑死人的野花,谁会要?”

“你以为你!”何遇仔细端详了程云深的脸,可真他妈帅!她咽咽口水,一手抓住他的西装袖子,昧着良心继续说,“长得能有多好?”

空气中的温度猛然骤降,程云深的脸也跟着黑了大半。

何遇以为是贬低他的长相他不开心了,怕他撒手不管案子,赶紧顺势讨好:“我骗你呢,你程云深是谁啊,世界最帅!宇宙第一帅!”

程云深阴沉着脸,声音冷冽凌厉:“你手消毒没?”

何遇:“……”

钟钦钦见何遇出来,赶紧掏手机看时间,二十分钟,三千多块!

她拉着何遇追问:“没事儿吧?能解决吗?”

何遇搓着手,好好消过毒的手背上赫然有一块红印子,程云深下手可真狠啊。

不过,想到他真的着手案件,自己还不需要花一分钱,何遇心情大好,揽着钟钦钦的肩膀:“应该吧。”

钟钦钦拍拍胸脯,三千多块钱咨询费,免费打个官司,值了!

一旁的婷婷别有深意地笑着,老板娘的事儿,程律师能不放在心上吗?她笑着说:“何小姐您就安心吧。”

等到何遇和钟钦钦离开,婷婷想到还有份文件要给老板,就拿着文件进了办公室,结果……

程律师脸黑成这样是怎么了?难道两人还没有和好如初?

哎呀,何小姐你得加把劲啊!

从律师大楼里出来,何遇跟钟钦钦没有多在外边逗留,谁知道还会不会遇上那些混混,就直接回了家。

夜里钟钦钦睡地迷迷糊糊,听见边上有人在翻箱倒柜,窸窸窣窣地。

她一个机灵从床上蹦起来,“何遇何遇,家里来贼了!”

何遇回头,从嘴上拿下叼着的手电筒,“你在做梦呐!”

钟钦钦松口气:“大晚上的你做什么?”

何遇将灯打开,继续找东西:“我想起来一样很重要的证据!”

钟钦钦顿时两眼发光:“是什么?”

“找到了!”何遇举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摊开给她看,“我想起来,做设计稿之前,我有一张原稿的,幸好没丢。”

“太好了,总算能还你清白。”

“还不够,我明天得回学校一趟。”

钟钦钦紧张道:“啊?你现在回学校太危险了吧?万一强制退学怎么办?”

“我何遇经历过多少风雨?这点小事难不成还当缩头乌龟不去了?看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钟钦钦一脸敬佩。

清早,何遇冲着电话里软磨硬泡:“罗导,您就帮帮我吧。”

钟钦钦:“……”

对面是罗导的怒吼:“好你个何遇,让你签劝退书你不签,还想干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

何遇一脸正气:“怎么就大逆不道了?我还被人污蔑呢!总之这事儿您要是帮我,就能洗清我的冤屈!”

对方陷入了一阵沉默,许久,罗导试探着问:“你真能证明?校长那边已经给我最后的期限了,你还闹出上法庭,校长发话说要尽快开除你。”

“我能证明!”

“行,你几点来学校?我把钥匙给你。”

计谋得逞,何遇赶紧给叶辰景打了电话,想要请一天假。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叶辰景正在开车,听到何遇说要请假,就把车停靠在路边,眉头紧皱,“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学长我没事儿,我这铁打的身子能有啥问题,”何遇把手机夹在肩膀上,一边穿衣服,“我就是回学校办事。”

“学校?可是你……”

“哦,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了。”

叶辰景脑子里浮现出那天看到的男人,何遇说过,是位律师朋友,他心中有些不快,“你要是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

想到叶辰景帮过自己够多了,何遇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谁都去求,她赶忙拒绝:“不用不用,你等着我好消息就成。”

叶辰景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句路上小心就挂了电话。在车内,他好似陷入了恍惚,盯着方向盘足足有十分钟,才掀起眼皮,启动车子离开。

何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口罩、帽子、围巾、墨镜,能遮的全部遮住,全副武装到钟钦钦都认不出。

走之前,她摘下口罩,给了钟钦钦一个飞吻,这才心满意足地去学校。

“你怎么才来?”罗导站在约定好的位置,一手戳着何遇的脑袋,一手掏出钥匙给她,“你疯了才想干这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南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