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七章 先来后到

何遇接过钥匙,冲着罗导就是一番夸:“感谢罗老师,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救命恩人,我来世一定当牛做马……”

“停停停,”罗导受不了她的话,“别耍嘴皮子了,快进去,别给人看见。”

“好嘞。”何遇四处观望,确定没人后,就闪进了一间小房子。

找到事发当天的监控,何遇直接拉到上午九点左右的时间。

她记得是上课前交的作业,九点正好上课,办公室内老师都不在,外边也没有学生,这时候作案最好不过。

看了十分钟左右,果然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外边开门进来,左看右看没人,才将门关住。只见她快速跃到罗导的办公桌上,打开他的电脑,翻出一份文件夹……

原原本本地,何遇将这段视频拷贝下来。

快出校门口时,一个声音将她喊住:

“何遇!你还有脸回学校?”

何遇惊讶的说了一句:“卧槽!这他妈都能认出我?”然后摘下口罩,回头一脸不爽地看着宁馨竹,“我堂堂一黎川大学的学生,怎么就不能回?”

宁馨竹踩着高跟鞋,一脸傲气地走到她身边,环着手臂讥笑道:“我们黎川大学哪有你这样的败类,抄袭作品还敢称黎川大学的学生!丢不丢脸?”

“丢脸!”何遇回答地很肯定,一脸真诚。

“哈哈。”宁馨竹以为是何遇说不过她了,捂嘴大笑起来,“原来你还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啊。”

何遇耸耸肩,口袋里攥着还热乎的U盘,摄像头的角度可是刚好对着宁馨竹的脸,堂堂黎川大学的知名人物,校长的女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她低低地笑一声,“就怕某人不知道啊,抄作业不说,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要是被人知道抄袭的人其实是动漫系的女神宁馨竹,别人会不会对你幻灭。”

“你说什么?”宁馨竹顿时傻愣在原地,因心虚而底气不足,“你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何遇学着她刚才的口气,“等你被告的时候,你就知道黎川大学有你这样的学生,丢不丢脸了!”

宁馨竹只觉得身上的温度被逐渐抽去,从头冷到手指尖,最后身子一个颤栗,双眼泛红,尖着嗓子喊:“你别血口喷人了,你就跟你爸一个德行,骨子里流的也是肮脏的血!”

忽然,何遇沉静的眸子如同寒冰乍破,弥漫出一股极其可怕的冷意:“谁肮脏自会见分晓,谁哭谁笑还不知道呢!”

“你……我……”宁馨竹被吓得连连后退,要不是这里是平地,搞不好就摔倒在地了。

直到何遇走了,她都没缓过神,苍白恐惧的脸色久久消失不褪。

好不容易,宁馨竹找回一丁点儿理智,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对方才接通,她就哇地一声哭出来,“我要找律师!找最好最贵的律师!云深律师事务所?就他!多少钱都行!”

坐上出租车,何遇直接报了景泰大楼。

这回过来,婷婷连拦都不拦,面带微笑直接让何遇进去了。

既然是老板娘,哪里还有拦的道理。

何遇敲了两下玻璃门,直接进去坐到程云深对面,笑嘻嘻道:“大侄子,一日不见,有没有想我?”

程云深抬头,看着何遇的装扮不禁皱眉:“大白天,你什么打扮?不会又去碰瓷了吧?”

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纸和U盘,丢到程云深面前,何遇一脸骄傲,“你就不能忘了碰瓷的茬吗?怎么样,我还是有能耐的吧。”

将U盘插在笔记本电脑上,程云深看完视频,满意地点头:“不错,你还不至于一无是处。”

“……你就不能说一句好话?狗嘴吐不出象牙。”

程云深头都不抬,“跟你这种人说话我都嫌累,还想要好话?出门左转下电梯,不送。”

何遇:“……”

玻璃门被打开,婷婷慌慌张张地进来,看到何遇面露难色:“程律师……”

“什么事?”程云深眉骨微蹙一下,抬头看她。

看有正事,何遇也不好多呆,提上布包要走人,才到门口,就听婷婷说:“黎川大学的校长,想请您打官司,关于抄袭的案件。”

“什么?”何遇折回来,急冲冲道,“这件事是我先来的!先来后到懂不懂!”

婷婷恨恨道:“对呀,可是他们说必须要程律师出马,多少钱都行。”

听到钱这个字眼,何遇怂了,眼巴巴地转向程云深。

一看情况不对劲,婷婷赶紧溜之大吉。

程云深磨搓着下巴,似是在思考:“多少钱都行啊……”

“啊”这个字他拖地特别长。

何遇一个转身,拿过桌子上的消毒水倒在手上,然后扑倒在程云深边上,抱住他的大腿,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程律师,您一表人才,品貌非凡的,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见钱眼开的事情吧?”

程云深低头看她:“我为什么要跟钱过去?”

“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况且您都有那么多钱了,何必在意这点小钱?”何遇朝他眨眨眼,狠心地一扭腰上的肉,疼地她眼睛发懵,委屈道,“您就真的要眼睁睁地看我被人陷害吗?”

程云深这才注意到,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边上,还有一颗小小的泪痣。清澈见底的双眸蒙上一层水汽,还真是楚楚可怜。

蓦地,他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看着她的眼睛出神了。

他轻咳一声,用冰冷的声音掩盖心中被扰乱的思绪:“你要耍皮耍到什么时候?”

何遇一听他是要帮自己的,擦了眼泪站起来,还不忘继续奉承:“我就知道程律师您菩萨心肠,我会为您在家里供一尊佛像,日夜烧香朝拜。”

程云深一阵恶寒:“不用,你别烦我就行。”

“不烦不烦。”何遇坐回位子上,戳着桌子上的笔,似是无心地在问:“到中午了,你们公司多一个人吃饭应该不介意吧?”

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厚脸皮的女人!

如果她不是女人,程云深真想把她揪起来从窗户直接丢下去。

可鬼使神差地,程云深说:“楼下吃。”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南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