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重返人间(一)

十年后,国相府。

“国相,不好了!”管家慌忙地大喊着跑进内院的凉亭里。

孟崇已略显得苍老,果真岁月不饶人。此时的孟崇正悠闲惬意地喝着茶,欣赏着舞女跳的舞。

管家的慌乱喊叫顿时让孟崇不满之极,呵斥道:“大喊大叫做什么!”

“老夫人……在祠堂,把冥像砸了……冥师就把老夫人杀了……”管家后背直冒汗,四肢微颤,把事实告诉了孟崇。

孟崇一听,脸色大变,怒火也随之燃起:“不是叫你们看好老夫人的吗?!”他抬脚将管家踹倒在地,直接掀桌发泄。

所有的人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更不敢出声。

孟崇不明白为何老夫人要这样做。

自将孟函曲献祭后,老夫人便整日呆在孟函曲的屋子里,不久便去了庙堂念经吃素,不见任何人。

没想到十年都过去了,老夫人还是……

“冥师大人,为何要杀了我的母亲?”

孟崇抱着浑身是血的老夫人,悲愤欲绝地问站在一旁擦拭着各个冥像的黑袍男子——冥师臧。

戴着面具的臧像个没事人一样,轻笑一声道:“对主子们不敬就该死!况且,冥与佛向来不合,本来主子们允许你母亲敬佛已是格外开恩了,可你母亲却还砸冥像!你说该不该死?”臧言罢转身消失了。

孟崇最终是不可能报仇,断送自己的前途。他忍了这口气,为老夫人举办了盛大的葬礼。

冥界,黄泉某处。

箫声幽幽愁,银铃声声响。

在无尽的彼岸花海中,有一个红色的身影漫步。她犹如新绽放的曼珠沙华,吹奏着玉箫,借箫声诉说着自己的心境。

黄昏似的天发出昏黄的光映在她妖冶的脸颊上,风轻拂着她长顺的黑发,发髻的红丝带上坠着两银铃,风的拂动使它发出清脆绕耳的声音。

“时冥大人,好情趣啊!”

臧的突如其来令她蹙眉,表示不解臧为何会来她的地盘。很快,她松了秀眉,收起玉箫,质问臧:“你来做什么?你不是应该守在孟家吗?”

臧嗤笑,伸手摘下一朵曼珠沙华挨近鼻尖闻了闻,答非所问道:“此花无香,为何这里还是花香四溢?孟大小姐可否告诉我?”他将孟大小姐这几个字音咬得十分重,等着她不满的反应。

确实,她很不满。

她不是别人,她正是孟函曲。当初她肉身被鬼噬,只有灵魂被那人留下,自此只能活在彼岸花海中,活在冥人仙的交界处。在此做了十年时冥,做这冥与人与仙交界处的使者,能操控人鬼尸的红若曲。

十年时冥,非人非鬼。

她冷冷一笑,道:“我是红若曲,与孟家无任何关系!”转身正要离开。

“红若曲,嗯,那孟老夫人死了,也与你无关吧?”

“我祖母怎么了?!说!”

红若曲折身,眨眼之间就已掐住了臧的脖子,双眼泛红,手上的力度愈来愈大。臧没还手,沙哑的声音响起:“不敬冥,死……”

红若曲松了手,红眸瞪了瞪臧,转身行去。她的声音在四周响起:“臧,我知道是你杀了我的祖母,我不会轻饶你!”

祖母,请原谅曲儿!曲儿如今还没那权利为你报仇,对不起!总有一天曲儿会让他灰飞烟灭!

臧冷笑,对着红若曲渐行渐远的背影嘲讽道:“红若曲,你还没那权利决定我的生死!杀你祖母是警告!死不足惜!”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舒洲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