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二、梨花去,斯时琴声咽【2】

从回忆中苦笑着醒过来,映泽雪低头,不语。躲开浮翊复杂闪烁的目光。

红鸢适时地将问月琴搬了出来,麟王一来,主子总是要拨弄几曲的。

映泽雪坐到琴案上,手指轻颤,一曲《梅花三弄》自指尖流泻而出,明明是普通的曲子,却带给人一种悲凉的意味。

浮翊并无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前宛如明月的女子。

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着三年前他们一起去中州城看烟花,他第一次握紧她的手,冰冷的触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保护她一辈子。

只可惜……

在他以为他们真的可以相守一生,相伴一生的时候,一切一切的美好,都被一旨封妃圣旨弄的凌乱不堪。

浮翊心中不是不恨的,但是,恨又怎么样呢?再恨,也改变不了什么。

一曲终了。

“时辰也已经不早了,麟王也该回去了。”映泽雪站起身略施一礼。

“一定要赶我走吗?”浮翊看着映泽雪,仿佛要将她看穿。

“本宫已乏了,还请麟王回去吧。”随即头也不回的转进内室,消失在浮翊的视野中。

浮翊一直盯着映泽雪的背影,良久,方才离去。

入了内室,映泽雪才终于撑不住了一般,虚脱了一样的倒在地上。红鸢立刻上前,把她扶到床上,屏退左右,只有红鸢在侧伺候。

好冷,毒开始发作了吗?好冷啊……好冷……

外面下雪了吗?怎么这么冷……浮翊……浮翊……你在哪里……

这里是哪里?怎么只有我一个人?爹……锦叔叔……浮翊……你们在哪里……

不要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啊……

我好怕……

思绪开始混乱,她恍惚觉得身上的痛好像是八岁那年她偷偷溜出去玩儿时回家受到的家法。向来疼她的爹亲手打了她八鞭子,爹打得鞭子,狠就狠在只打在一处,八大鞭打的她都露了白骨。至今背上还有一条弯曲丑陋的疤痕。

突然感到有一个怀抱抱住了自己,有一点点熟悉的味道,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是谁。

浮跃紧紧抱着怀中汗如雨下的女子,心里如针扎一样的疼:“朕不会让你有事的!”

几乎是一夜之间,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成了刀下亡魂,无一幸免。

即使是在睡梦中,痛也是无法忍耐,睡过去不多久就又醒了过来。

“娘娘,您醒了。”紫怜看到映泽雪睁开眼睛,赶忙上前换下她头上的毛巾。

七日醉,纵然是多么能忍的人,也只不过忍到第七日,疼痛是一天比一天愈烈的。今天,已经是痛入骨髓了。

映泽雪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手,身上已是汗如雨下,牙关紧闭,她在心里暗笑,原来,她还是那么固执啊。

身上的疼痛很清晰的传来,仿佛万蚁蚀身,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体再来冒险的话,很有可能就这么命丧黄泉。可是怎么办?她一直就是这样子的,即使知道会丧命也不肯放弃。即使有再多的人反对,只要她决定了,就无人能够阻挡。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她极不安稳的睡去。

“凌太医,这边请。”红鸢在前面给刚从天牢中出来的凌太医带路,进入暖玉轩内殿,脸上写满了担忧,主子的身体她一直都很清楚,倘若主子出了什么事,可教她如何是好!

“臣参见皇上。”凌太医紧紧攥着手中的那颗药,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起来吧,”浮跃居高临下的看着凌太医,“你是太医院中一等太医,入市连你都治不好泽贵妃,……”

“老臣一定竭尽全力,治好娘娘的病。”凌太医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汗。

“太医若是能治好雪儿,真可以免了你的罪。”浮跃道:“起来吧。”

“谢皇上。”凌太医连忙站起来,“请皇上放心。”

“皇上,”莫忧突然从门外闯进来,径直走到皇上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些话。

浮跃皱了皱眉,然后走到床边,对躺在床上的映泽雪说:“雪儿,朕有事,不能陪你了。”声音中,满是道不尽的温柔,转身离去。

“娘娘,”凌太医伸出手,一粒朱红色的解药浮现在映泽雪眼前。

红鸢连忙接了过来,给自家主子倒了水,让她喝下。

映泽雪“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黑血,晕了过去。

红鸢上前给映泽雪擦拭了嘴角,盖好棉被。

“太医,还请这边谈话。”红鸢指了指那边的屏风,笑着对凌太医说道。

待绕至屏风后,凌太医“扑通”一声跪下,“多谢红鸢姑娘出手相救。”

红鸢背过身去:“太医也不必谢我。这一切都是娘娘策划好的。我只不过是照做而已。”

“那老臣先在这里谢过娘娘了。”

红鸢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拿出一个包袱递给凌太医:“这里面是十万两黄金,足够你安享晚年了。还有,我已经派人模仿你的字迹写了一封奏折交给了皇上,马车也已经准备好了,在西华门外等着你,还请太医抓紧吧。”

凌太医也不是愚昧之人,自然是知道贵妃娘娘如此做的用意,便拿了钱,道了谢,在小乐公公的带领下出宫去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矢之妖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