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别吓我!

小六和小八住了一晚以后,第二天清晨拉着银两出发了,张有财嘱咐他们二人一定把此事办妥,不得有任何闪失。

出了县城以后,小八悄悄的问了小六一句:“六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小六迟疑了一下,“小八,你不要着急,等我回去把这件事处理一下,张老板给的一百万两,我们给吴龙五十万,剩下的我们拿着,把秘方派人给张老板送去,我们走的也比较安心。”

“嗯嗯”,小八点了点头,对六哥的计划持有赞同的意见,傻傻的笑了起来。

小六见此状况,问他为什么笑的这般灿烂,小八只是笑笑不言,“好啊!小八,敢不告诉六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追了上去,吓得小八跑了出去,“哈哈~,饶了我吧!六哥……”

幸运躺在床上,肚子饿得咕咕叫,眼睛又开始眼花了,模糊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睡觉。

幸运梦到自己去找锦年了,锦年给她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好多的肉,冲着她打招呼:“幸运,快来啊!姐姐给你准备了好多的饭菜。”幸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坐下也没拿筷子,准备下手吃,刚咬到嘴边,只听到“啊!”的一声,幸运被带回了现实。

“干什么啊!刘幸运,你是想要咬死我吗?哼!”秦泽嗷了一声,气冲冲的站到房中间去了。

“秦泽?我的肉呢?锦年姐呢?”幸运迷迷糊糊的问着,秦泽看她这样子是还没有睡醒,无奈的扇着扇子,把火气扇走。

幸运坐了起来,“秦泽,怎么了?生什么气啊?”

“刚才我见一只熟睡的小狗,过去看看她的睡相,谁知道,突然咬了我一口,哼!”秦泽给她讲了这个故事,幸运却不以为然的问了句:“那只狗在哪里?我帮你收拾它!”

“呵呵!那只狗得了病,死了!”秦泽走向前和她说。

“得了什么病,怎么死的?这么惨!”幸运紧追不舍的问这个问题。

“她是被自己蠢死的,唉!”

“蠢死的?”

幸运开始明白了点什么,“你丫的不是说我吧!”

“岂敢岂敢?”回过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幸运站起来,心想还不敢?在船上的时候差点没气死自己。

瞧了瞧秦泽手上那还没有完全消失的牙印,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做梦咬到他了,“秦泽!秦泽!对不起啊!”

幸运软了下来,其实她是饿得难受,没有办法,待会想让他带自己找点吃的。

“干什么?刘大小姐有何贵干?”秦泽故意的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才都是我的错,我是那只狗好了吧!你都说我是狗了,我都没有生气,这事我们就扯平了!”幸运说的让秦泽自己也不好意思继续和她吵下去了。

“算了,本人肚里能撑船,不计较这个,这事就这样过去了,看你饿成这样,我们出去找点吃的吧!”幸运就等这句话了,跳了起来,拽着秦泽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吹在脸上,柔柔的,幸运脸前的头发吹得遮住了眼睛,晃着脑袋甩在一边,秦泽看的着了迷,“秦泽,秦泽,我们去找野鸽子吃吧!你上次做的好好吃!”

秦泽被叫醒,“来了!”跟了上去。

“愣什么神啊!你不会饿晕了吧!”幸运问了他一声。

“没,没,我可没你这种本事,动不动就饿晕,哈哈~!”秦泽嘲笑着幸运。

两人进了小树林,找寻今天的饭食,“小鸽子,你在哪里?快点出来,让我吃掉你!”秦泽听着幸运喊的,自己暗暗发笑,鸽子听了估计也得笑,哪有送死的鸽子额!

搜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幸运累的走不动路了,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想着想着,幸运就眼里就湿润了,秦泽吓得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太饿了吗?你等着,我去找。”

“不是,秦泽,我想我爹了,在家里他那么宠爱我,每天一日三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现如今,却到了这种地步了,在这荒郊野外,呜呜~”。幸运哭了起来,秦泽也不会哄女孩子,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

“也不知道我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在我走了,气的病了没有。”幸运越想越伤心,再也没有刚出来的那个劲儿了。

秦泽听她说这个,“幸运,你后悔出来了吗?这才是你刚出来遇到的第一个事,五塘村的老人还等着你去解救他们大家,如果,如果你选择放弃,我可以送你回去,这里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幸运犹如醍醐灌顶,被这番话镇住了,对啊!这才刚出来,当了那么几天的女侠,怎么就想着退缩了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怎么这么没用了,越想越烦。

“秦泽,有空教我武功吧!”幸运认真的说了一句。

“嗯嗯!好啊!等着我们解决完这个问题,我就教你一些防身的。”秦泽也是很认真的回答她,希望这样可以缓解她内心的伤痛。

幸运被留在原地,秦泽继续向前走找鸽子去了,望着这片森林,让人觉得更加神秘。

“嘶嘶~”,一阵怪怪的声音传来,幸运还没有察觉,在抖着肩膀抽泣着。

一条花纹环行的毒蛇在靠近,一步又一步的,离得幸运更近了,当幸运回过头看的时候,蛇已经在眼前了,“刷”的一声,咬了幸运一口,“啊!!!”幸运喊了出来,当察觉自己被咬了的时候,眼前已经模糊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秦泽还在“咕咕”的叫着找鸽子,没有听到幸运的叫喊声,“咕咕~”,一个影子在秦泽眼前闪过,是鸽子,一个抬脚,直上云端,“看你往哪里跑”,追了过去。

轻功如此了得,一拔剑,鸽子便落在了他的手里,秦泽嘴角微微上起,心想幸运这只小馋猫可以闭上嘴不说话了,让她好好吃一顿。

单脚稳稳的落地,背手收起剑来,原路返回去找幸运。

秦泽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却不见幸运人,隐约看到有人躺在地上,是幸运,秦泽加紧了脚步,“幸运!幸运!”

俯身抱起幸运,摇了摇她的头,“怎么了,幸运,醒醒啊!你别吓我啊!”急得焦头烂额,就这么一会儿没有盯住她,就出了这档子事。

幸运的嘴唇开始发起黑来,中毒了?秦泽赶紧搜索受伤地点,在手腕上面发现了毒蛇咬的牙印。

秦泽扶正了幸运,让她倚在一棵树下,挽起了她的袖子,心想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就让自己后悔死了,用嘴吮吸,嘬出里面的毒,一口黑血吐了出来,一直到血液变成了鲜红色,又匆忙在怀里掏出万能的解毒丸,给她服下。

地面潮湿的都可以显出水来,秦泽背起幸运,开始往山洞的方向走,这刻,他的心里痛的撕心裂肺,以后决不能让她再受伤了。

太阳渐渐落下,晚霞红透了整片天空,幸运的呼吸声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秦泽的每一个脚步都迈的如此踏实,假如背上的是小妹,他的心情是否也会这般。

进了山洞,大家看秦泽背着幸运进来了,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秦泽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大家就又埋头苦干了起来。柯东见幸运这个样子,跑着过去问了秦泽:“大人这是怎么了?”

秦泽见他面善,“想必你就是柯东吧!她没事,只是受了点伤而已。”为了不引起别人的瞩目,也就只能对他隐藏实情了。

“哦哦,没事就好!大人人这么好,肯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柯东一脸真诚的目光,让秦泽也是十分安心。

秦泽开始上楼去了,推开门,吴龙正在品茶,自娱自乐,看到这一幕,直接也就站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没事了,这个笨蛋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被蛇给咬了,亏的救的及时,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只需要休息休息就好了。”秦泽告诉吴龙刚才发生的事情。

“唉!你也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兄弟,连条蛇都对付不了,还不如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呢!”吴龙也是很无奈,秦泽却愣住了,一定要教她一些防身的功夫才好。

在这里秦泽也没有权利去找地方吃饭,只是说,“吴先生,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她,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秦泽说完就跑了出去,在外面的空地上,架起了架子,把手中的那只鸽子处理了一下,随后烤了起来,希望在她醒来的时候,能吃上她最喜欢的鸽子肉。

吴龙在屋里瞅着幸运,越看越水灵,感觉她可真想一个女孩,忍不住的想去验证一下,手开始解衣服的时候,秦泽恰好回来了,“干什么?”

一手就把吴龙擒倒在地,“别激动!我只是好奇心太重,感觉他像个女孩而已,放了我吧!”

撒开吴龙,走近幸运,见她没事,便吐了一口气,“实话和你说,这幸运就是女儿身,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吴龙听到这傻了眼,怀疑自己以前是瞎子的问题,又把目光看向了幸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西瓜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