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离婚(7)

蒋书真安静一刻,说道,“别怕,初蕊,我会帮你。”她坐到宋初蕊身边,主动握住宋初蕊的手。

因为胖,手也显得肥大,手指又短,皮肤软绵绵的,平素不会讨喜,但此刻让宋初蕊觉得分外窝心。

下午她陪着宋初蕊一块去找护工。

听说病人是个大男人,护工一律抬高价钱,最后由好心的医生出面,终于谈妥一年约四十的女子。一天一百。

等仔细一聊起来,才知道这名叫梅的女人不过三十出头,粗手粗脚,据说护理工作却是做得极好。平时的价钱也颇为昂贵,这一次肯答应下来,只因蒋书真打出了弱者牌,“我这朋友……怪可怜的,没爹没***……”

女护工动了恻隐之心,反过来劝慰宋初蕊,“你哥哥这样的病人我见过不少,大部分最后恢复得都不错。”

又去小店里逐一购买日常生活用品,医院里只提供一张折叠床,宋初阳目前的情况仅靠梅护工一人并不行,宋初蕊磨着医生,允许自己也在病床边多搭张床以便晚间护理,梅护工热心地自另一病人处免费拿到一张折叠床,宋初蕊又觉感动。

傍晚时分,宋初蕊坚持让蒋书真回家去,自己也打算着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回医院来。

两人在医院大门外的公交站分手,蒋书真的车先来,挤上了车,面孔贴在车窗上,用嘴形无声地对宋初蕊说,“加油!加油!”她冲着她握了握拳头!

车子缓缴驶走,宋初蕊突然间泪如雨下。

所有的痛到这时候才觉得。一时间,连呼吸都难以为继。

没有人被她的失态惊动。这里候车的,大部分都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每人心中都各有一把辛酸泪,哪里还顾得了别人的苦痛。

她错过了好几趟车,天光越来越暗,她自觉哭够了,这才跳上车去回家。

家在樱花街。

N城最为低调神秘稀罕的一条街。名字这么矫情动听,像见不得人却又无比诱惑人的小情人。

道路两旁种着高大香樟树,此值盛夏,绿荫如盖,一踏入街口,隐隐的沁凉扑面而来。

再热火朝天的拆迁改建也没人动过这里的念头。这里是军分区的地盘。

街道在今日看来,已嫌过于狭窄,不过三车道。一左一右,分别为樱花街左巷,樱花街右巷,赫然两种迥异情形。

左边林杂小店,大多门面简陋,窗墙剥落,小小饭馆甚至把煤气罐子堂而皇之地摆到人行道上来,又有年轻男孩嫌热,脱了背心光着膀子凑在桌下打扑克,输的一方半蹲在椅子上,大约蹲得太久,脚发麻,不时高高站起来踢踢腿,顺便迅速地偷瞥一下身旁对手的牌面。

这样闹哄哄的,没规没矩的气息,与右侧安静伫立的高墙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是名符其实的高墙,站在其下,会突然觉得自己的过于渺小。都是墙,隔老远才会看到一扇门,十分威严的意味,牌子挂得极小,上面写着的不是小区舍的名字,而是一行警示:私家住宅,业主请刷卡进入。

看进去,里头的房子一律建得极美,且气派,一看就知道一般人不得涉足。

对。就是这么奇妙的组合。

宋初蕊小的时候完全不觉得,长大了才惊疑不已,是啊,这样分明的界线一早就已划定。

咫尺之间,已然两个世界。

她的家在左,郑文烨的家在右。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童大公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