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离婚(18)

这真的是宋初蕊吗?是他认识的那个……温顺的柔和的安静的宋初蕊?他认识她二十余年,她什么时候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她现在这个样子,让他陌生极了……

宋初蕊觉得,自己就快坚持不下去了。他再这么看着她,她很快就会哭出来……说不定她会抱住他,哭着恳求他,不,我们不离婚……

韩正良轻轻地插上嘴来,“好了。小蕊,说清楚就行了。我们走吧。要是郑公子忘了带支票,明天我们再去拿也行。”

郑文烨霍地回过头来,怒喝一声,“闭嘴!我们俩夫妻说话,关你屁事!”

宋初蕊也怒了,“郑文烨,你发的哪门子邪火?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嗯?”

用力甩开郑文烨,转身疾步上了韩正良的车,砰地一声将车门狠狠关上。

韩正良看着郑文烨,淡淡一笑,亦转身上车。

郑文烨怔怔地看着车子驶走,天色极暗,车子很快消失在朦胧的路灯光里。

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心头憋闷得慌。

想骂人。

他抬脚狠狠踢在一只破烂的垃圾筒上。垃圾筒哗地翻倒,垃圾顿时洒了一地。

远远地,一个环卫工人手执扫帚走了过来,边走边抬手指着他骂,“小子,你干什么?你别走……”

郑文烨自钱包里掏出两百块,不由分说地塞到环卫工人手里,转身悻悻地走。顺势将垃圾筒再狠狠踢上一脚。

“神经病吧……”环卫工人完全愣住了。

车子才拐过街角,宋初蕊的眼泪已经缓缓淌了下来。

韩正良静静地将车子打下方向,停在了路边。

“这餐饭,我看改天吃比较合适。说真的,我不喜欢跟一个哭滴滴的姑娘吃饭。”韩正良似乎很认真地说道。

宋初蕊抽抽噎噎地,“你能送到我医院门口吗?”

韩正良看着她,唇角微微上扬,“其实我们并不太熟。”

宋初蕊耍起了无赖,“我们是男女朋友。”

韩正良啼笑皆非,“是吗?”

宋初蕊换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我都这么糗了,你就不能坚持把好人做到底吗?”

她平素绝对不是这么伶牙俐齿的,但在这个其实还算得陌生的男人面前,不知为何,总是百无禁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是认真想想,她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恣意任性过。

韩正良凝视着她,“记着,你欠我人情。”

宋初蕊答应得十分干脆,“绝对没齿难忘。”

于是车子顺顺当当地开到医院门前。

宋初蕊下车时,韩正良还十分好心地给她塞了瓶水,叮嘱道,“几十块一瓶呢,省着点喝。”

宋初蕊再次赞道,“您真是个好人。”

韩正良笑着将车驶走。

宋初蕊将矿泉水瓶拧开,一点一点倒出来,将脸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痛痛快快地漱个口,将瓶子扔了,这才神清气爽地上病房去。

宋初阳正醒着,正呆呆地盯着电视看。听到脚步声,吃力地将脑袋微微转了过来,看到是她,脸上露出欢喜的微笑。

“小蕊。”他孩子一样开心地叫她。

宋初蕊恨恨地瞪着他。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童大公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