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01章 鹊桥大会

鹊桥大会,是我平素最不爱参加的宴会之一。

虽然名为宴会,安得却不是什么团结仙友的好心,实实在在一个鸿门宴是也。

因为鹊桥会那天,是众位月老清点姻缘簿的时候。

我是月老,准确一点说,我是一个极不合格的月老,但凡经我手的姻缘,没有一个能成的,这已经成了月老界永恒打不破的规律,因此大家还送给我一个很贴切的称号叫作‘一牵没’,一牵没一牵没,红线一牵一个没,讽刺嘲笑,十分明显。

本仙我原是唐国公的幼女唐夜,长到二八年华,红鸾命数堪称可歌可泣,那些被我看中的少年不是跟人跑了,就是断了袖了,还有那些看中我的少年,不是被斩了首了,就是在战场上丢了命了。

后来好不容易才有段比较靠谱的姻缘,岂料那个不识相的少年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其实他一直都把我当成兄弟看待,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长安城的人们都把本仙我当成绝对嫁不出去的典范。

我爹说,人的缘分都是上天注定的,不是不到,时候未到,他唐国公的女儿要嫁人,自然要嫁最好的。

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本仙我终于可以嫁出去了,皇帝赐婚,太后保媒,而且对方家世显赫,四代单传,还是当年的新科状元,这样的条件背景就算打着灯笼都很难找到,而我爹唐国公也算是个位高权重的人,因此这桩婚事在当时可谓是轰动全国,无限风光。

然而没想到,在那个春光明媚早晨的前一晚,本仙我从楼梯上摔下来,不幸脑袋撞到门板上磕死了,于是那个春光明媚的早晨,踏上喜轿的人其实是我的表姐,一个长相文弱,实际却很凶悍的姑娘。

没错,本仙我就是被她推下去的,作为堂堂唐国公的女儿,这样的死法未免有些丢人,更丢人的是,在表姐带着大批嫁妆踏上大红花轿的那天,本仙我就被塞在她的嫁妆里面,兜兜转转被搬运了一天,最后被人扔在了一个悄无人烟的悬崖下面。

表姐说,我已看破了红尘,决定上某座仙山上修行,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仙。

事实上,经过那件事以后,我确实成了仙,一个掌管别人姻缘的月老上仙。

那个时候,我消沉郁闷的在悬崖下面蹲了几天,望着山鹰秃鹫盘旋在尸体上面,把本仙我当成从天而降的美食啄食了干净,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样子,委实有些不忍心,于是我很有决断的舍弃了自己的肉身,晃晃悠悠的飘荡在天地间,某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地方,听里面的人说这里是月宫,是月神和众位月老居住的地方。

世说,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我一直以为这是青衫落拓书生的虚妄之言,然而当我真正看到众仙朝拜,仙袂飘然的景象时,才明白原来传说中的神仙真的存在在世间。

那时候青鸟姐姐还没有如现在般唠叨多言,而且看我还算顺眼,她说,最近月宫里缺少人手,你能来到此处也算有些仙缘,便留下来当个月老仙吧。

于是我就很好运气的留了下来,挑出了一个好日子,焚香沐浴,脱了凡籍,入了仙界,从青鸟姐姐手中接过一块仙圭,从此成了一个月老上仙。

我们这里的月老与凡间理解得有些不一样,我是当过月老以后才晓得的,原来月老不是一个身穿红衣,手拿红线的老神仙,而是一群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男有女的小神仙。

其实掌管天下姻缘的只有一个神仙,那就是我们共同的上仙月神,青鸟姐姐说,月神事务繁忙,管不过来这样多的姻缘事,所以才会找我们这些月老来,实在是抱着体恤天下苍生,重视世间姻缘的良苦用心。

可是我却觉得,月神她老人家实实在在是为了偷懒,因为青鸟姐姐还说了,月神虽然不在天宫,但是依旧记挂着天下姻缘事,所以每年鹊桥会的时候,都会过来清点月老的姻缘簿,然而本仙我已经在天宫里待了二十多年,还没有见过她老人家究竟长得是方是圆。

唉……每到鹊桥会这天,都是我心情特别沉重的时候,望着自己的姻缘簿,本仙我不禁有些发愁,天底下恐怕没有谁比我更不适合当月老的了,不知道这一次,青鸟姐姐要罚我多少俸禄。

正发愁着,只听一阵清越的仙鸟鸣,鹊桥大会开始了。

青鸟姐姐站在洗月台上,笑得脸上长花,她的面容和蔼可亲,先是打量过每一个参加宴会的月老,目光擦过我肩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那个目光顷刻变作了刀,刻毒阴寒了不少。

青鸟姐姐收回视线,然后又软声软语的让每一个月老把自己的姻缘簿交上去,伸手接过姻缘簿的过程中,她的脸上依旧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意,然而在接到我的姻缘簿的时候,脸色明显寒下去十万八千里,连摔姻缘簿的声音都比往年大了许多,看来她是想把我当成那个姻缘簿一样摔死了。

本仙我汗涔涔的交完了姻缘簿,又灰溜溜的退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由羡慕嫉妒恨的心想,刚才接伯陵和沈丹青的姻缘簿都是爱不释手,生怕含在嘴里化了,捧在手里碎了似的,这个青鸟姐姐,就算是要区别对待,要不要做得这样明显?

越发觉得感慨兼具唏嘘,这种宴会,本仙我就是来给伯陵他们充当绿叶的。

果不其然,我刚在位置上坐稳,就听见青鸟姐姐缓缓开口道:“此次清点姻缘簿,伯陵上仙又是魁首,尔等要多向伯陵上仙学习,为天下姻缘多做好事。”

伴随着一阵齐刷刷的附和声,又听青鸟姐姐无奈叹了口气,她的话峰一转:“不过……有一件事情,本仙使也是想不明白了,有一位上仙没有功绩也就算了,居然在一年内拆掉了三十二桩姻缘,本仙使很想问一问她,本仙使与你有仇么?”

话音刚落,众位月老的目光不约而同全都落到了我的头上,我连忙站起身来,惊慌之下,还顺势带倒了桌边的一杯水酒,连忙向青鸟姐姐赔笑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青鸟姐姐你温柔体贴,善良大方,小仙爱护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跟你有仇?”

青鸟姐姐果然温柔一笑,刹那间百花盛开,清风徐来,她的嘴角勾着美丽的弧度,然而牙缝里却艰难渗出来一段恶狠狠的字:“本仙使只是随便说说,把你和伯陵上仙放在一起,两者相较对比明显,也好让众位月老从中吸取教训,找到牵线成功的经验,不要每一个都像你一样……本仙使也就没脸再去见月神了。”

她停顿了一下,又幽幽叹了口气,阴测测的倾吐道:“你也不要灰心,毕竟不是每一个月老都能像你一样,可以在一年内拆掉三十二桩姻缘的,这说明你其实还算有些天分。”

我连忙附和:“是是!能够为众位同僚提供失败的教训,小仙心中很是安慰,小仙一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争取早日化拆姻缘为合姻缘,绝对不会辜负青鸟姐姐你的厚爱!”

青鸟姐姐警示的看了我一眼,又重重地哼了一声:“你随我过来,其他众仙随意用膳吧。”

我眼巴巴望着琳琅满目的酒案,又凄惨惨看着众位仙友推杯把盏,只能耷拉着脑袋跟着青鸟姐姐的脚步,还能听到后面的窃窃私语声,以及实在忍不住的憋笑声,阴测测的回头看去时,万籁俱静,每个月老都满脸同情的望着我,只有伯陵单手撑着头,靠在一方酒桌前,精神困顿抬手打了一个哈欠。

几个时辰后,我收到了一年一度的巨大噩耗,本仙我,不幸被罚了半年的俸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苏诀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