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 这个女人,我要了

炫紫色的面具遮住了她上半张脸,为这惊艳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同色系抹胸礼服,勾勒出完美的弧线,高贵华丽,只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沈初夏很满意却又很陌生。

萧言留给她的只有一句话:只要你改变主意,我可以随时带你离开。

沈若夏早就知道他猜到了,不然他也不会躲避。他有能力可以帮她,但他知道自己不会接受。

忽然,颈部传来一阵瘙痒,沈若夏侧脸对上了一头绚丽的紫发。

她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龙瀛邪,想到他刚刚靠近自己,沈若夏担心自己露馅了。

“俗话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别说八千万,就是八个亿也值了。”龙瀛邪一脸邪魅地调戏沈若夏,目光紧盯着她的脸。“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儿我做主,大都数人都叫我紫老大,也有人喜欢叫我小紫。”

沈若夏收拢指尖掩藏内心的紧张,她没想到龙瀛邪是拍卖会的幕后老板,不过这样一来她反而不怕了。

她们都有各自的秘密,所以扯平了。

“夏小姐,该你了。”

工作人员的提醒正好让她得以抽身,深深地吸了口气,沈若夏捻起裙摆,缓缓地走向装饰过平台。

她能感觉得到,龙瀛邪的目光一直在她身后。

舞台采用升降梯的方式,将她缓缓带上舞台,她的身边是一跟紫色镀金的钢管。

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她走神了。

她会跳芭蕾、探戈,甚至古舞,可是后台的老师告诉她,如果想要拍卖自己,那就用最性感的舞姿让底下的男人尖叫吧。

一阵微风吹过,手腕上的铃铛摇曳发出声音才让她回了神。

此时她才发现底下早已经骂声一片。

“紫老大是不是疯了,竟然找来这么一个货色,就算买回去压在床上,连叫都不会叫,有个P用啊!”

“就是!不会跳舞就脱衣服,爷我给你十万小费!”

“才十万?她要是脱个精光,老子给她一百万!”

“听张老板这意思,是志在必得了?”前两排位置上的男人转头和后面的人交谈,想凑个热闹。

见对方真有这个意思,他悄悄指了指中间第一排的那三个位置,眼神晦暗不明。

拍卖会前三排的位置都是固定的,第一排最中间那个位置姓龙,左右两边分别是鲁阎王和霍四爷的位置。

他们三人很少有齐聚到场的时候,唯独今天位置都坐满了。

铃铛声甩了两下,沈若夏脱下高跟鞋,轻盈地攀上钢管,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累赘。

丁铃当啷,这一场舞没有配乐,只有她手腕上的铃铛和她的动作配成一首舞曲。

纤弱的身体绕在钢管上,仿若无骨。紫色的面具和钢管呼应,完美地结合。

身体舞动的同时,沈若夏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放空了。没有了金钱和责任的束缚,仅仅是冲着舞蹈而跳舞。

钢管上的芭蕾,灵动和性格的结合。

一舞落幕,台下寂静无声。

沈若夏光着脚踩在舞台上,再次行礼,这一次,台下掌声如潮。

她仿佛自己此行的目的,扯开唇角笑了。

这清纯的微笑,晃花了台下许多人的眼。

“快开始叫价吧,老子要叫第一轮也要叫最后一轮!”之前被人叫张老板的那个男人,嘴角溢出口水,直勾勾地盯着台上的女人。

“真吵。”低沉的呵斥声压制了沸腾的议论,龙腾夜话应刚落,就见两个黑衣男人上前,迅速将张老板夹起拖走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消失的也太快。

暗沉的目光逐渐转冷,即使是坐在龙腾夜身边的两人也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发飙。

沈若夏不知所措地看着台下,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接下来她该怎么做。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跳舞消耗体力太多,她浑身直冒冷汗,眼前的景象开始旋转。

脚下一个踉跄,沈若夏以为她这次肯定要出糗了,没想到有人上台扶住了她。

“小夏,现在走还来得及,让我帮你好吗?”萧言让她靠在自己胸口,无视场下几百人的目光。

沈若夏脸色白了三分,知道和被揭穿是两码事。“我想自己承担。”

两人‘深情’地凝视,惹恼了龙腾夜。

“这个女人,我要了。”

在三分钟之前前,他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墨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