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三章 佛蒙特

偌大的飞机场,一架架飞机起起落落。顾予笙和楚谟并排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后面坐着杰克和邵言。

顾予笙戴着墨镜看着窗外,楚谟悄悄举起手机留下了这张照片。而杰克则举着一个高清相机拍啊拍,传啊传。

听到后面的快门声,顾予笙唰一摘墨镜,扭头对杰克讲“杰克,拍那么多干嘛。”

“嘿嘿,太好看了嘛。”杰克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是,这个世界上像我那么可爱的人不多见了。”顾予笙突然站起来,跪着座椅趴在靠背上“那我这次去玩的拍照任务就交给你了哦,多拍拍我,合照够交差就好了哦。”

飞机的航程过半,楚谟端着电脑处理公务。顾予笙的头滑到了楚谟的肩上睡着了。杰克顾自己打电动。

邵言看到顾予笙头枕着楚谟,起身过来想要把顾予笙的头扶正。楚谟幽幽看了他一眼,少言便退下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美国的佛蒙特。公司要求两人暂缓一切通告,就是为了炒CP而从中牟利。地点自选,旅费全包,他们只需要完成“任务”即可。

顾予笙一直睡到要下飞机,楚谟才把她叫醒。

来佛蒙特是顾予笙建议的,电影《阿甘正传》中的枫叶小镇。坐落在田园中的Je

yfarm中有美轮美奂的红枫,一直是她向往的地方,也是曾经的顾予笙日记中向往的地方。

在前往Je

yfarm的车上,顾予笙滔滔不绝的讲着关于《阿甘正传》还有农场的是,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激动与期盼之色。

“楚谟,你一路都抱着电脑,在看什么啊。”然后把小小的脑袋凑到电脑前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数据“算了,我看不懂。”

楚谟笑笑,揉了揉顾予笙的头发“你还有看不懂的东西?”

邵言看到这一幕,有点吃惊。自家主子在处理公务的时候,自己都会选择回避,主子就这么任由顾小姐看?

漫长的路途在顾予笙叽叽喳喳中也就这么过去了。下车的那一刻,顾予笙激动的大叫“太美了哦!”

目光所及,红极而落的叶子就那么静静地趟在地上,却没有丝毫生命将尽的悲凉。还有青绿的草场,上面还有牛群和奔驰的马儿

“我们住哪一个房子呀!”顾予笙回头冲他们大喊,自己已经跑的老远了。

邵言把他们领到了树林中看起来“花哨”的小木屋,就是此行的住所。

因为已经五点多了,一行人安顿好了之后,先在热情的女主人招待下用了晚餐。之后在自己休息一会儿,今天就算过去了。

“不呆在房间里休息吗?”

楚谟看到顾予笙一个人坐在湖边,仰着头,一副惬意而又享受的样子。顾予笙没有答话,用手拍拍自己身边的草地,示意楚谟坐过来。

“你不是也没有呆在房间里吗?”然后扭头看向楚谟,眯着眼笑着。

楚谟不再回答,只是感受着难得的悠闲,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自己总是绷着一根神经,生怕自己在一些事上出了什么差错,一旦出错,就是万劫不复!

而不远处的小屋里,杰克举着照相机还在不停的拍啊拍。

......

第二天一早,众人就早早前往佛蒙特州立大学。

校园里的环境很好,同时校园的周遭也是自然风情十足。

开放的环境为每个学生的自由都提供了良好的氛围,不远处的花坛附近,就有学生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顾予笙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拉着楚谟就往人堆里扎。

中国留学生正和本土学生辩论“生与死,哪个更具有意义?”

留学生们持反方观点“死更具有意义”。顾予笙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本土学生在激烈的辩论中渐渐处于下风。当胜负差不多要分晓时,正方突然喊道“既然你觉得死更具有意义,那为什么你还站在我们面前?”

一句话惹得本土学生哈哈大笑,其中讽刺的以为不言而喻。

“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顾予笙微笑着插了嘴(后面用中文表达哦)“中国的司马迁曾在《史记》中写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句话告诉我们,不论是生还是死,都有自己的价值,即便是死亡,也可以死得其所。”

然后顾予笙狡黠的笑着,一步步走近了本土的学生“既然我们还活着,为什么要用死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呢?生命不止,奋斗不止!死亡是为了督促每一个人,不是吗?”

楚谟在她身后看着像小狮子一样神气的可人儿,不禁轻笑出了声。顾予笙的这番话也引得满堂彩!

不过帮人强出头是有代价的,在一帮留学生们认出两人后,被“宰”了!

某个餐厅内,一群学生拉着顾予笙在打扑克。顾予笙真的是满盘皆输!

“对二!要不要。”顾予笙想着。总不可能还有比自己大的牌了吧,以为自己终于要赢一盘,结果~

“嘿嘿嘿,王炸!顾影后,给钱给钱。”玩到最后又被一个看起来高高的帅气的男生给截胡了。

顾予笙嘟着小嘴,“本来我都要赢了。”然后扯扯杰克的衣角“杰克,给钱啊!”

楚谟看着这帮学生,真的是觉得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矜持”吗?一开始看来还感觉有些拘束,但他们见顾予笙都这么好相处,就都撒开胆子玩儿了。

“小笙,时间差不多喽,该走了!”杰克说这话的时候,内心千万头CNM 奔腾而过,幸好现在是在包间里,要是在大厅吃饭,被拍了照片传出去,自己这经纪人还要不要做。

临走前,这帮学生还非要互换号码,杰克无奈顾予笙的软磨硬泡,只答应说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号码,有事和他联系。

......

“杰克杰克,下午我们去哪儿?”

杰克翻了翻手中的行程表“嗯,下午没啥大事,就是拍几张照片就好。自驾游吧,我跟着去拍照。”

楚谟听到这儿,看起来不动声色,但是看着电脑的眼睛深处弥漫着笑意。

邵言原本想跟着楚谟一块儿去,好负责他的安全。结果楚谟却丢给了他一大堆事情交给他去办。自己开着车到外面去了。

在一片花海前,趁顾予笙不注意,楚谟搂着顾予笙的纤纤细腰,对准了某人的额小嘴就吻了下去。顾予笙不知道是魔怔还是如何,双手竟然环上了楚谟的脖子,慢慢的回应着楚谟。

楚谟有些窃喜,轻轻噬咬者顾予笙嘴巴里的软肉。楚谟总感觉顾予笙身上有一种浅浅的薄荷味道,让他非常想要亲近。

杰克在一旁看呆了,然后迅速地按下快门。

顾予笙被咬疼了,才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楚谟。脸一下子就红了,心虚的不敢抬头。“我是为了公司才,才......”

说完之后,顾予笙觉得自己简直是有毛病,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都说出口。就立马向着停车的方向跑去了。

楚谟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抚了抚刚才和顾予笙亲近过的嘴唇,低低的笑了起来。杰克大概是被楚谟这副妖孽的样子迷住了,竟然也拿起相机拍了几张。

回程的路上,气氛真的是超级尴尬。顾予笙躲到了后座和杰克一起,一直低着头玩手机,结果刷到的消息还是什么“影帝影后浪漫同游佛蒙特”“惊!亲密情侣照爆出”“国名老公已有正室”

“这都什么报道啊!”顾予笙看着看着就骂了出来“记者也太搬弄是非了吧。”有些标题看着还行,但一到内容就越来越不堪入目。

楚谟一直通过后视镜观察顾予笙,也是被吓到了。看到前方有一家医院。

“咳咳,那个,要不要去医院配点药。”楚谟还是看着后视镜“我刚刚好像不小心把你,你嘴咬破了。咳咳......”

顾予笙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呆住了。杰克在旁边一副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的样子。

“楚谟!”顾予笙抓狂的大叫。

“啊?”楚谟一脸懵的看着她。

“再让我听到你说出有关于刚刚那件事的一个字,不!在到小屋前别让我在听到你讲话!”然后直接拿起车里的抱枕抱在胸前,把头埋进去。

楚谟觉得顾予笙就像鸵鸟,在危险来临时,喜欢把头埋到看不到的是地方,但却忽视了虽然他看不到别人,但是别人可以看到她啊。

结果乐呵完以后发现,自己最近老喜欢把顾予笙比作某种动物,真是奇了怪了。

杰克偷偷用手机拍了顾予笙用抱枕埋着头的照片。两分钟后,围脖上一个叫“超级小甜心”的ID发出了一条标题为“原来女王也娇羞”的动态,还配上了刚刚某女王的照片。

楚谟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有消息。然后就看到了刚刚某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发出的围脖。做完截图保存这一系列动作后,眼里闪着精光看向在刷屏的杰克。

心中暗暗的想,看来这个ID自己还认识啊。他大概没有猜到,自己研发了一个软件。只要是有关指定的人的信息,自己这里统统会收到。

看着后面专心致志看手机的人,估摸着是在刷有多少人评论转发,一脸蠢样。看来可以想想办法让某人来还自己这个大大的人情呢。

一想到可以“敲竹杠”,楚谟的心情不由得更好了,一路轻轻的吹着口哨。

结果从后排扔来一个抱枕“王八蛋!我不是说过你不准讲话的嘛。你吹的我想尿尿!”

杰克正在喝着的水一口就全给喷出来了。楚谟黑着脸,自己也没说话啊,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孟依旧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