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一章 微妙的变化

一个喘息间,男人凌厉的拳头直接朝着她的面门呼啸而来,她根本来不及避开,楚邱伶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然——

“啊——!”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相反她似乎听到了男人鬼哭狼嚎的叫声,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手捂在另一只手腕上,鲜血直流,面色痛苦而狰狞的卷缩在地上打滚。

这是怎么回事?谁救了她?

恍惚中,她似乎预料到什么,转身,在漆黑的夜色中她看到了一辆直升飞机缓缓地靠近了她,然后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一身考究的西装,鹰隼般的眼眸宛如这漆黑的夜色,带着某种危险的气息,犹如暗夜中的魔鬼般正一步步的朝她靠近,这个人正是她的丈夫——洛言则!

她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有这么可怕的人,怕得让她心生忌惮,那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但这一刻,她似乎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寒冷,那颗冰冷如霜的心似乎跳动了那么一下,她尴尬的移开了眼眸,无视了正朝着她走过来的男人,朝着那辆商务车走去。

她要去把那个孩子给抱回来,顺便理一理自己的思绪,她很清楚刚刚那种心跳意味着什么,但、爱情对于她来说,是遥不可及的。

就像这漆黑的夜里,那一轮皎洁的月色,看着其实很近、但其实很远、远得遥不可及!

被绑来的孩子在沉睡,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反应,应该是吃了安眠药的缘故,楚邱伶没多想就抱着下了车。

洛言则面色寒冷的跟身边的人说些什么,看到楚邱伶抱着一个孩子走过来,眸底竟涌出一抹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担忧,语气硬邦邦的说:“跟我回去。”

楚邱伶并没有回应,现在她只想把这个孩子送回去。

“刚才谢谢你!我开车回去就行,还要把这孩子送到警察局,他妈妈一定很担心。”

“洛太太,把孩子交给我吧!”穿着军服的慕腾飞走了过来,“这里的一切交给我就行。”说着,就接过了楚邱伶怀中的孩子。

额......洛太太?

好生疏的称呼!

“那就麻烦你了。”

楚邱伶尴尬的笑了笑,看来她还得尽快适应这个身份才行。

推脱不掉,索性将车钥匙交给了慕腾飞就跟着洛言则上了直升飞机,这才发现飞机的声音很小,难怪在那么寂静的山区里竟然没有听到一丝声音。

想来刚刚那男人应该是中了枪,而且还是一把消音枪。

只是、洛言则怎么会来得这么及时?

楚邱伶歪着脖子,将发凉的双手伸进兜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洛言则冷笑,不答反问:“你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

“我...”倒是想通知啊,可是这不是没信号么?

“如果我没来。”洛言则周身气场肃冷的压近她,薄唇轻启吐出极其薄凉讽刺的话:“明天送到家里的怕就是一具被人凌辱过的死尸了!”

靠!要不要这么腹黑、毒舌?!

楚邱伶的小宇宙瞬间爆发了!

“洛言则我挖你家祖坟了?还是杀你全家了?!”她发狠的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特么的你用的着这么毒舌?”

洛言则拧眉一言不发的看了一眼手臂上那深深两排压印,隐忍的闭上眼眸手握成拳。

他没办法说出口,刚刚看见那拳头距离她只有三厘米的时候,他是如何扣下那一枪的,那是一种惊恐、无边无际的惊恐!

楚邱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份了,如果不是洛言则及时赶到,她百分之九十九要被那两个男人凌辱之死!

她很难想象洛言则是这么办到的,漆黑的夜空,那么远的距离,竟丝毫没有偏差的就打在那男人的手腕上,要是偏离了分毫,那射中的应该就是她的脑袋了!

毫无预兆的,爆脑浆的那个画面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那画面——简直不要太血腥了!

她莫名感到一阵阵后怕自背脊袭来,冷飕飕的,让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洛言则微微的皱了皱眉,把自己的外套递了过去。

一路无话,楚邱伶有些疲惫的歪着想休息一下,因为一路开车追了一个多小时,又打斗得精疲力尽,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直升飞机已经停在了一处草坪上,洛言则小心翼翼的抱着沉睡中的楚邱伶下了飞机,熟悉的薄荷香、温暖而安心的胸膛让她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沉睡了起来。

洛言则看着怀中的人儿睡得一脸心满意足,薄唇勾出一抹深邃的笑意,就连眸光似乎也柔和了不少。

“少爷回来啦。”徐伯笑呵呵的看着洛言则抱着楚邱伶回来,心想:是时候该给远在国外的老夫人打个电话了。

洛言则‘嗯’了声就直接回房,轻轻地将楚邱伶放到床上,不料她却突然就睁开双眸。

刹那间四目相对,时间就像静止了般,灼热的气息萦绕在两人的鼻端,双方的眼眸顿时只剩下彼此,一时间两人竟都忘记了动作。

扑通...扑通...扑通...

楚邱伶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关键是洛言则那张帅炸天的俊脸近在咫尺,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内心忐忑又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

近在咫尺的男人好帅啊!

她到底是该拒绝呢?还是顺其自然呢?

就在她奋力的跟自己做思想斗志的时候,洛言则的手轻轻地抚上了她额前凌乱的发丝,指尖划过之处,带起了一阵阵滚烫的温度。

就在这时,徐伯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门口——

“哎哟,我上来不是时候,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出去了,你们继续、继续....”说完,还贴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天呐!他只是想上来问一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没想到竟会遇上这种事,阿弥陀佛.....但愿不要被他给搞砸了才好啊。

洛言则:.......

楚邱伶:.......

“咳....咳....”楚邱伶咳嗽着轻轻推了一把洛言则,脸红的跟个番茄似的顺势坐了起来,紧张兮兮的低着头说:“那个、谢谢你救了我,还有谢谢你抱我回来。”

洛言则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好整以暇的挑了挑眉梢:“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啊?”她茫然的抬头,下意识的问:“你想我怎么报答你?”

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

莫名的,她想起了今天在古家跟洛言则秀恩爱的那些亲密举动,一颗心不可抑制的狂跳,她踌躇不安的低着头搅动着手指,双颊的那抹酡红越发明显。

天啦噜!说好的只是合作关系、绝不动不该有的心思,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想——”,洛言则霸道的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眸对上他,然只是一刹那,他就后悔了这个动作。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住了楚邱伶那红润的嘴唇,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似乎在无声的叫嚣着要侵占它、掠夺它,喉结不觉得大幅度滑动了一下,不知不觉的就连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

该死!

他不知道一向自制力极好的自己,为什么会在楚邱伶的面前频临失控,不禁懊恼的暗自咒骂着自己。

艰难的思想斗争中,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洛言则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语似轻佻的哑着声音说:“叫声老公来听听。”

老公?!

楚邱伶刹那间羞红了脸:“....不叫!”说着就伸手去推门口处的男人:“你赶紧出去,我要洗澡睡觉了。”

她有预感,要是叫了那接下来肯定会发生某些事,那一定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

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不听话?”

洛言则眉一挑,长臂反手一伸就紧紧的将她给禁锢在墙壁上,下一秒他就攫住楚邱伶红润的嘴唇,略带惩罚性的掠夺着,丝毫不容楚邱伶反抗。

“唔——”

楚邱伶瞪大了眼眸,近在咫尺的俊颜清晰得几乎可以看见那细细的毛孔。

轰隆——她的脑袋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

洛言则竟然在吻她?!

但也只是短短的三秒,洛言则就放开了她,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低沉着嗓音说:“这是惩罚,你休息吧。”

“嘶——”

楚邱伶吃痛的后知后觉捂着额头咆哮:“....洛言则你这个混蛋!”占了便宜就跑!

房间里,只剩下楚邱伶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

第二天,楚邱伶是被一阵阵熟悉的铃声给叫醒的,她将闹钟给按停,看了看时间七点十分,揉了揉鸡窝似的头发起床洗漱。

今天是周一,要开始上班了。

“少夫人,早。”正在搞卫生的佣人礼貌的说。

楚邱伶点点头下楼就看到徐伯笑意吟吟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自己,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只觉脸颊微微发烫。

“洛言则呢?”楚邱伶吃着早餐,假装不经意的问。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鱼儿飛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