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别有心意的锦旗

徐伯和蔼的笑了笑,“少爷他一早就去公司了,你的车也已经开回来了。”说着,他将车钥匙递给楚邱伶。

她看着车钥匙,这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还有他母亲应该担心急了吧?!

楚邱伶淡然的接过,“谢谢,我吃饱了,去上班了。”

徐伯在目送楚邱伶离开后,喜上眉梢的笑呵呵跑进客厅打起了国际长途电话,“老夫人,好事啊!少爷跟少夫人发展迅速,两个人昨晚都.....”

正当徐伯眉飞色舞的说着情报的时候,网络上正有一篇由盛世媒体发布的一篇关于昨晚人贩子被抓的事件被曝光,本来这种事就会引起社会上很多人的热议,但这次不同。

因为这件事的主人公毅然是这两天风头正劲的楚邱伶。

本来这件事慕腾飞的意思是保密,事实也确是如此,但漏就漏在了那孩子的母亲,她亲自发帖说帮她追回孩子的正是楚邱伶,这下子瞬间在网络上掀起一片狂潮,让那些本就对楚邱伶印象不好的人越发的说话恶毒。

什么心机婊、装正义、白莲花什么铺天盖地的在网上四处遍地开花,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一个人的本能,并表示支持她这样的做法,不过这对于铺天盖地的咒骂,显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而这件事的当事人——楚邱伶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再次登上热搜,并成功的成为了人们茶点饭后谈论的对象。

此时、她正悠哉悠哉的开车去往警察局的路上,心情愉悦得时不时还哼上几句。

陵越集团秘书办,龙凯正眉头紧锁的看着网络上的舆论,愁眉苦脸的苦瓜相被当众调侃,一个秘书挪揶:“龙哥,瞧你这苦瓜脸,啧啧....,你不会是昨晚欲求不满吧?!”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滚!一边去!”龙凯一个凌厉眼神杀过去,冷声呵斥。

收拾着资料在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他是来负荆请罪的:“洛总,关于昨晚那人贩子的事件,孩子的母亲亲自出来指正说是总裁夫人给救回来的,现在网络上关于总裁夫人的舆论还是似乎比以前越发狠戾了.....”

关于这件事洛言则昨晚亲自交代他必须要做好保密工作,本是万无一失的,却变成现在百密一疏,这在特助这个职位上来说,犯的可是大忌!

尤其是在洛言则手下做事!

洛言则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龙凯,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就看到了置顶的消息,正是关于人贩子那件事,他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就放下手机,万年寒冰的脸平静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薄唇冰冷的吐出三字:“不用管。”

“不用管?”就这么完了?他还以为他要被发配到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洛言则眉一挑,反问:“你很闲?”

龙凯瞬间秒懂,“没、没,我很忙、很忙!”说完,滋溜一下的跑得没影了。

再不跑,他可就真的要被发配到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毕竟第一次的印象现在想起来,还清晰的犹如发生在昨天!

警察局

“....你信网络上说的么?我觉得楚邱伶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我跟她不太熟,但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你看人楚邱伶,就像个没事人似的照常工作,这么可能会是网上说的哪种心机婊呢?”

“你们知道有句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吗?别只看外表。”

“那你知道有句话叫:清者自清吗?哼!”

“........”

正当某几个八卦心十足的同事议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这件事的当事人楚邱伶干脆来了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头扎在办公室里分析那些案件,不断的假设、推翻,再到研究资料,直到中午吃饭时有人在她的桌上敲了敲。

“傅子聪?”

傅子聪讪笑的将一份盒饭递给了她,自己也打开自己那份吃了起来,一边意有所指的说:“外面的天都快要翻了,也只有你,将那种事置之度外,方便透露一下你是这么做到的?”

她眉一皱,似乎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索性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傅子聪。”她很严肃的看着他,“认识这么多年,我竟然到现在发现你这么有八卦的潜质!”

又是那些关于咒骂她的事,她在选择跟洛言则结婚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接受的准备了,而她、根本就不打算有所回应,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八卦?!

好吧、他又多了一个名头称号了。

“得!我不问了。”傅子聪举双手投降,心思一动换了个话题:“你真的和洛氏集团的洛言则结婚了?”

本来那晚他就不太相信,直到第二天看到网络上那铺天盖地的新闻时,整个脑袋就像是被一枚原子弹轰炸过,久久回不了神。

他想起了那晚送楚邱伶回去时,对上洛言则那敌意颇深的眼神,下意识的感觉背脊窜出一股冷气。

“嗯哼。”楚邱伶不置可否,吃完抽了张纸巾擦擦嘴,“哦对了,前天晚上好像是你送我回家的吧?谢谢啊。”

傅子聪:.......

准备下班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提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谁是楚邱伶,有快递。”

楚邱伶秀气的眉头一皱,“我的快递?”

怎么她不记得自己有买东西?

签收后打开一看,是一面锦旗?!

当她拿起来看到那上面金灿灿的六个字时,很不厚道的捧腹大笑了出来,讽刺道:“真幼稚!”

楚邱伶不用猜,这肯定是某个人、或者某些人闹出恶作剧!

“写的什么啊?瞧你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给我看看。”

一个同事凑了过来,但她看到那字时却笑不出来,相反脸色一阵铁青。

之所以笑不出来,那是因为在看到网上的舆论时,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是没说出来而已。

当然、也会有例外的。

楚邱伶虽然平时不怎么爱跟人接触,但同事关系还是可以的,这不一大波人凑了过来看,当傅子聪一看到那六个字时,脸色冷沉的瞬间刷了下来,他冷硬的拿过那面锦旗,“我帮你拿去扔了!”

竟然有人无耻到拿这种东西来讽刺人,他不仅要把这个该死的东西给扔了,而且还要把刚才那个人给揪出来恶狠狠的揍一顿!

不然、他心中的愤怨难平!

“哎....别啊!”楚邱伶一把夺了回来,双眸亮晶晶的看着锦旗上金灿灿的六个字;‘最佳心机婊奖’,哂笑道:“留着做个纪念也是好的。”

她想、留着这面旗送给一个更适合它的人!

敢送这个东西给她的人,也真是够有心的,她怎么能白白浪费了?

话音刚落,一抹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楚邱伶心里的计谋算的噼啪只响,转手就把锦旗放进了箱子,抬头就对上了某人的视线。

洛言则怎么来了?不会是接她下班的吧?!

此时的洛言则已经脱下了外套,搭在了手臂上,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又疏离,眉宇间似带着一抹桀骜不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逸。

啊啊啊!

“天呐!洛少好帅啊~”

同事盈盈犯花痴的低呼出声,楚邱伶无语的扶额,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有三条线滑落......

看来、太过于帅的人实在是走到哪都能招蜂引蝶。

“你怎么来了?”她波澜不惊的问,一边想把箱子收起来,洛言则却眼疾手快的拿起那面锦旗看,瞬间深邃的眼眸划过一抹阴骘。

“谁给你的?”他的语气很冷硬。

她一把扯过那面锦旗扔进纸箱里收了起来。

“一个快递,不知道是谁,这件事你别管。”楚邱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如实的说。

至于她的猜测、没必要说出来。

“跟我去一个地方。”

洛言则不由分说的拉起楚邱伶的手就往外走,而门外早就被一大波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洛言则的保镖在第一时间就在人群中劈开了一条路,楚邱伶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塞进车里,绝尘而去了......

她摇下车窗伸出半个脑袋,看到了警察局门口黑压压的一片,这是怎么了?

“天呐!怎么那么多记者?”楚邱伶后知后觉的问了出来,“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吗?”刚刚她居然完全没反应过来。

‘咚——’

洛言则被噎住了,惩罚性的弹了楚邱伶这个傻瓜的额头,怎么该聪明的时候偏偏这么糊涂?!

“嘶——”她吃痛的摸了摸额头,气呼呼的嘟着小嘴,“你干嘛老弹我?你属鸡的吗?”

属鸡?!

洛言则:.......

最后,他颓败的倒在座位上,叹了口气的伸手按了按发疼的眉心,“等会跟我去参加一场酒会。”

酒会?那不是要见很多人、还要各种攀谈交际吗?!

“我不......”楚邱伶本想拒绝,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眸亮晶晶的语气一转,“好啊!只是我穿成这样恐怕不合适吧?”

不一会儿,车子就稳稳地停在了一家名为‘黑色记忆’的店门口,洛言则不由分说的拉着楚邱伶就像拎小鸡似的扔了进去,“半个小时够不够?”

楚邱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好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评头点足了起来。

“够够够!”店长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连忙把楚邱伶给拉了进去,开始清晰的分工合作着。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鱼儿飛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