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她做噩梦了

购买那批钻石本来资金就周转不过来,现在却突然说要提价、这可愁坏了他!

古俊峰拧着眉说:“查到是谁从中捣乱了吗?那边跟我们有多年的合作关系,不可能说变就变的。”

之所以古俊峰能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他曾经在南非的时候救过那个人一命,所以、一直以来他们之间的合作都是相当稳定的。

这忽然提价诡异得很!

所以、他怀疑这里面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或者是有人从中施加压力,否则,根本就说不通为何会突然抬价,而且还是百分之十!

“是,我们的人已经在和那边沟通的了。”秘书说,“只是那边好像在刻意保密一些什么,现在还没有任何实际性的进展。”

真是没用的废物!

“行了!”古俊峰下了个决定,“这件事我亲自去查,这两天有什么重要的行程?没有就给我通通推掉,我要亲自出国一趟。”

他需要亲自去会会那个人,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秘书退出去后,古俊峰点上了一根烟,略带烦躁的吐出一口烟雾,眸光既深邃、又晦暗不明,那天洛言则带楚邱伶回门的事悄然的浮现在脑海,他之所以迟迟没下定决心,那是因为不到最后一步,他绝不想做那么冒险的事!

........

当晚楚邱伶和洛言则陪着洛妈妈吃饭,一个劲的跟楚邱伶说什么洛言则就是个木头、要她多主动、多包容什么的。

楚邱伶只能嘿嘿一笑、乖巧的点头附和,实际上在心里吐槽死了!

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哪里来那么多废话,办完事天涯海角各择一方走,两不相见才是最好的结局,可、这种事当然不能告诉洛妈妈啦!

唉...头疼!

洛言则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说:“妈,昨晚发生一起命案,邱伶加班了一个通宵,今天又陪了你一天,到此为止啊,你有什么话改天再跟她说。”

命案?!通宵?!

这才想起徐伯跟她说起过楚邱伶是个法医这件事,哪种工作、也真是难为了她。

洛妈妈露出了一个理解的笑容,拍了拍楚邱伶的手背,“伶伶,你一个女孩子做法医那种职业实在是太血腥了,干脆辞职算了,反正咱家又不缺钱,是吧儿子。”

当初承诺楚谨悦的那件事没想到真的用上了,现在她对楚邱伶也是满意得很,所以就把楚邱伶当闺女一样的来相处了。

楚邱伶尴尬的干干一笑,“妈,从小做法医就是我的梦想,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希望你能理解我。”

洛言则是不缺钱、可她缺钱、不仅缺钱还缺很多事呢!

毕竟洛言则的钱又不是她的钱!

洛妈妈没想到做法医竟是楚邱伶的梦想,倒也不会坚持了。

“那好吧。”洛妈妈也不强求,“那你快点回房补觉吧,女人都是水做的,记得对自己好点啊。”

额...水做的?!

楚邱伶倒是希望自己是钢铁做的!哈哈哈!

楚邱伶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后才回房睡觉,迷迷糊糊间,她仿佛梦到那个女孩被害时的情景,仿佛又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景,她分不清到底哪是哪,只知道自己很害怕,整个身体是深入骨髓的痛,并且不停地下坠,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她急着想要捉住什么似的低喃出口——

“痛....好痛....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恨你....来生....我不要....呜呜....不要逼我....”

楚邱伶的声音很大,刚好洛言则准备回房却突然听到了声音,那极度害怕、痛苦的声音让他感觉到不对劲,敲了敲门又没有人回应,情急之下他只好直接闯了进去,发现此时的楚邱伶满头都是汗,一张精致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秀气的眉更是紧紧地蹙在一起。

这是怎么了?!

他的心瞬间好像被人拧成一团,“邱伶你醒醒,你怎么了?快醒醒......”

“不要碰我....好痛....求求....你放过我....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呜呜....”

洛言则清晰的看到了楚邱伶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划过太阳穴浸湿了发根,口中的低喃他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楚邱伶做梦魇了。

“邱伶你醒醒,醒醒,你做噩梦了...”

洛言则的触碰让深陷噩梦里的楚邱伶感觉就像是在极度的恐慌中抓住了一根浮木,淡淡的薄荷香味让她感到心安,她就这样紧紧地攥紧了那根浮木,一颗心似乎也找到安稳之所,渐渐地开始安静了下来。

她终于安静了下来。

看着楚邱伶舒缓的眉心,那长卷而翘密的眼睫毛就像是振翅欲飞的蝶,洛言则略带温柔的抚摸上了她白暂的脸庞,指尖上微微发烫的温度让他感觉好不真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真想时间就这么静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已经开始泛起了鱼肚白,洛言则抽回了已经麻痹酸痛的手臂,眸光不自觉的落在了楚邱伶红润的唇瓣上。

喉结不觉得大幅度滑动了一下,修长而节骨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引得楚邱伶略带不满的砸吧着嘴巴,那模样就像个孩子般的纯真,他的目光陡然变得深邃起来,想起来上次吻她的时候的场景,柔软得就像是果冻一样。

那触感、让他很留恋!

就这么想着,他俯身轻轻的覆上了楚邱伶的柔软,果然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浅尝即止后毅然起身离开,如果让楚邱伶知道她抱着他一个晚上,那一定会气得直接炸毛吧?!

七点,楚邱伶比闹钟提前两秒钟醒了过来,看了看身边空荡荡床,鼻端似乎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睡眼惺忪的挠了挠头:“昨晚是有人睡我旁边?!还是...鬼?”说完,楚邱伶顿感毛骨悚然。

一股冷飕飕的寒风侵袭着她的背脊.....

刷牙的时候,楚邱伶毫无预兆的想起了噩梦中的场景,她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再做过那样的噩梦,但前天的那桩命案是实实在在的在她的心里狠狠地挖了一把,然后深深地埋下了根。

她知道这件事急不得,可那个人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楚邱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拖拉了,必须开始着手她的计划了,匆匆的洗把脸就换衣下楼,她要找洛言则商谈计划,她不知道再晚一天又会多了几个无辜的受害者!

“邱伶起来啦。”洛妈妈正端坐在沙发上看时尚杂志,看到楚邱伶那张面色红润的笑脸,满眼亮晶晶的说,“年轻真好,气色恢复得真快,来来...陪妈吃早饭。”

洛妈妈在花幽海边是有一套居住习惯的别墅的,哪里洛爸爸送给她的第一栋别墅,同时也是他们两个人的新婚居所,意义非凡。

昨晚,她以太累了为由在这里住了下来,然而,她看到她儿子进了楚邱伶的房间...房间....

这才证实了徐伯说的那些话!

“额...妈....”

这时,洛言则也刚好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身黑色的西装将他整个人都衬托得英气逼人,眉眼间尽是神采奕奕的神色,他大步的走了过来牵起楚邱伶的手,“走吧,吃早餐。”

他牵着她的手?!

楚邱伶诧异,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要挣扎,人却已经被洛言则给拉到了凳子上坐了下来,再看对面的洛妈妈那一脸‘我懂的’的眼神,她尴尬的羞红了脸,神色慌张的埋头就大大吃了一口粥,结果——

“啊——”

洛言则刚坐下,听到楚邱伶一声惨叫,着急的将她扳了过来一脸的紧张:“怎么了?烫舌头了?吐出来我看看....”

楚邱伶下意识的吐出了红红的舌头,被烫出好几个小泡泡,不严重,洛言则蹙着眉吩咐:“去拿医药箱过来。”

徐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笑意吟吟的老夫人,笑呵呵的去提了医药箱过来,洛言则拿出里面的西瓜霜喷雾喷了几下,语气宠溺:“这么不小心,等一会就没那么痛了。”说完,就吩咐佣人把粥拿去凉一下。

这语气、这亲昵.....

楚邱伶下意识的点点头,眼角的余光却督到洛妈妈那一脸的意味深长,羞红了脸的低下头拿起一个三明治吃了起来,不禁在内心嘀咕——

妹的!在外人面前秀恩爱也就算了,这表情动作、搞得好像是真的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可别假戏真做啊!!!

这时,一个佣人进来传报:“老夫人,古家古玥玥说来探望你,现在正在门外。”

古玥玥?!

她怎么会来?

楚邱伶百思不得其解的皱起了秀气的眉,洛妈妈昨天才回来,今天就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消息还真是够灵通的!

而且、这时间挑得也真是够可以的。

“玥玥?”洛妈妈突然恍然大悟的想了起来,笑呵呵的吩咐:“让她进来,想来也有好一阵子没见着她了,呵呵.....”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鱼儿飛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