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美男

如此话中有话,又满含讥讽和诅咒之意,任谁都听得出来。

华青霖立刻就被气得火冒三丈,忍不住的想要爆发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雪儿和瑶儿记得回去好好准备。霖儿跟我到书房来。”华凌峰安排妥当后,起身打先离开了。

“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临行,华青霖不往指着华瑶的鼻子,恶毒的警告她。

华瑶笑着点头:“五姐,干嘛这么火大啊?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哼!”华青霖恼怒的一跺脚,愤愤的跟着华凌峰去了。

颜璃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始终不动声色,或许是因为自己不比从前那么受宠的缘故,她学会了隐忍。

“雪儿,我们走!”颜璃眯着眼瞟一眼华瑶母女,拂袖而去。

一伙人各怀心事的不欢而散。

“瑶儿,你这样分明是公开的和她们对着干,会吃亏的。”回别院的路上,言莫愁忍不住的担心。

华瑶无所谓的一笑:“娘亲,别担心,我自有分寸。”

“现在能过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就不要再针对她们了,毕竟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什么报仇的事了。”言莫愁拉着华瑶的手,低声劝道。

华瑶不以为然的叹了口气:“娘亲,她们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还期待着和她们相安无事吗?”

言莫愁无奈的叹气。

“好了,娘亲,我整天都忙着生意了,还没来得及问你,爹爹现在对你好吗?”华瑶调皮的笑着问道。

虽然说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言莫愁还是有些羞涩:“挺好的,最近老是派人送东西过去,还说过几天要派人重新修缮我的别院呢。”

“哦,那他有没有跟你……”华瑶附在言莫愁的身边,诡异的低声问道。

“没有没有!”言莫愁没好气的看女儿一眼,然后道,“从那天他送我回别院以后,我就没有再跟他多说过几句话,出了用膳的时候会看到他,其余的时间连面都见不着呢,又怎么会……,你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

华瑶一嘟嘴,傻傻的笑。

黄昏时分,阳城的街道上依旧人潮涌动。

华瑶此刻正带着念芹匆匆的赶向烟雨楼。

“六小姐,可不可以慢点儿啊。”念芹气喘吁吁地跟在健步如飞的华瑶身后,恳求道。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明明有轿子和马车不坐,非要徒步前来,还说这样有利于健康。

华瑶顿住脚,回头看看念芹,笑道:“你到路边的茶楼歇息一下再雇顶轿子过来吧,我先走了。”

“六小姐!”念芹还没来得及开口再说什么,华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哎哟,你个主子都不坐轿子,我一个下人,哪敢比你高级啊?

念芹只好稍作歇息,继续提起精神向前赶。

如以往一样,烟雨楼的大门前早已熙熙攘攘的来了很多人。

“男人啊!还真是见了漂亮女人都走不动的主儿。”华瑶无奈的笑着摇头,闪身想后门走去。

幸亏那个邬长君又先见之明,还给烟雨楼开了这个后门,不然的话,以后恐怕连她要进来都得排队排好长时间了。

“笃笃笃!”身后好像有极轻的脚步声。

难道是被人跟踪了?

“谁?”华瑶果断的转身,低声喝道。

果然,在离她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玉扇的白衣男子正邪魅的笑着看向她,在他的身后,五六个精神奕奕、着装讲究的小厮整齐的站着。

看来这个人的地位不低,但是他为什么要跟踪她呢?难道是她误会了?他根本只是路过而已吗?

正在她思忖的瞬间,白衣男子已经起步,向着她缓缓的走来。

衣抉飘飘,玉树临风,他每上前一步,她就愈能看清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和精致的五官。

“好美!”华瑶第一次想用“美”字来形容男人。

“姑娘可是这烟雨楼的主人华瑶?”美男的嘴角荡起浅浅的微笑。

华瑶突然有种被高压电电到的感觉,他怎么会知道她?最主要的是,他的笑容怎么可以如此迷人?

“是!阁下是?”华瑶的声音有些木讷。

美男再上前一步,笑容也逐渐的变得邪魅起来:“鄙人只是慕名而来,想要见识一下烟雨楼的与众不同,只可惜人太多,连大门都进不去。”

天呢!说句话用得着挨这么近吗?华瑶的心脏一时间狂跳起来,呼吸也变得愈来愈急促。

“呜!”华瑶本能的伸手捂住面部的纱巾,抬起千斤重的双脚,向后退去。

“啊!”一不小心踩到了裙摆,她整个人不能自已的向后倒去。

糟了,这次肯定糗大了!老天爷!为什么偏偏要她在这个时候摔倒呢?

“小心!”美男如天籁般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下一刻,他已经一个旋转,将她拉进了怀里。

还好没有跌倒,华瑶万分的庆幸的睁开因恐惧而微闭的双眼,那一刻她更傻了。

他绝美的脸庞就在离她不到咫尺的高处俯视着她,那眼神……

华瑶的脑子中不由得回想起那个曾经偷走了自己初吻的银狐男人,他的眼神跟他如出一辙,有那么一瞬间,她迷茫了。

“你没事吧?”美男的富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华瑶摇头,然后匆忙的从他的怀中逃离,眼神飘忽的不敢再去看他:“看在你救我这一次的份上,我带你从后门进去。”

说罢,她匆匆的转身,任由脸上的红晕肆意扩散。

宽敞别致的雅间,华瑶带着他走了进去。

“这里是我专门为自己留的地方,今天就特意的借给公子享用了。”

美男点头,继而开始仔细的打量整个房间,真的很不错,淡粉色的幕帐自然的垂在四周的墙壁上,中间一幕水晶珠帘将整个房间分成了两半,他身处的这半有围棋,有书桌,还有一个莫大的画架和墨盒,他们各自摆在相应的位置,看起来十分的儒雅。

撩起珠帘走进去,一个用粉色幕帐包围着的圆形双人床,颇具风格,就好像身后的这个女人,以纱巾遮面,更显神秘。

屋子的左侧有摆着一家古筝,油光发亮的,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货色。

美男信步走过去,用手指轻拨琴弦,那声音果然非比寻常。

他赞许的对着华瑶微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却又被对面的一个画着芙蓉花的屏风吸引了。

“这芙蓉花栩栩如生、娇艳欲滴,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美男忍不住开口问道。

华瑶不由得被逗笑了,她只不过是用现代的手法调了一些颜色而已,那画法和现在这个时代相比并无任何高明之处,怎么就被他称作是名家之作了呢?

“公子过奖了,是小女子自己所为。”华瑶浅笑。

美男惊讶的转身,看着她的眼神有着别样的意味。

“出水芙蓉,这个屏风之后放的自然是浴盆吧?”美男自信的问道。

华瑶佩服的点头:“这个就是我们烟雨楼的特别之处,每个姑娘的房间都和我这里的摆设差不多,只是这琴棋书画之中,总有些拙劣的,她们通常只放些自己擅长的东西,以免让自己在客人面前出丑。”

美男诡异的笑着点头:“那这个床和浴盆应该都有配备吧?”

“床和浴盆的形状和颜色也是根据每个人的特点设计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样子的,所以就这样了,公子你若是不喜欢,我可以带你去别的房间看一下,只是这会儿恐怕没有空余的房间了。”华瑶热心的笑道。

美男摇摇头,直直的盯着华瑶:“我喜欢。”

尽管来自现代,生活在开明的新社会,被这样的美男盯着,华瑶还是不免的有些紧张和羞涩。

“那……,公子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现在就去帮你叫。”华瑶急于想要离开,因为她发觉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美男邪魅的一笑:“像姑娘这样的。”

华瑶一怔,他的意思很明白,是要她留下来陪他喽?

“这个……,我是不接待客人的。”华瑶不自然的笑道。

“那你就别把我当客人啊。”美男摇动玉扇,直直的盯着思考中的华瑶。

不当客人当什么啊?我们又不熟,总不能拿你当朋友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回生二回熟,说不定以后真的可以做朋友呢?再说了,跟这样的美男做朋友,岂不是件快事!

别的不说,看着他也能养眼啊。

华瑶索性坦然的一笑:“好啊,那小女子就结识公子这位朋友了。”

好酒好菜端上来,两人相对而饮,数杯不醉。

“姑娘,可愿意为我弹奏一曲?”美男说罢,端起白玉杯子,再饮一杯。

华瑶不由得怔住了,这古筝原本是她拿来代替钢琴的摆设而已。虽然她也曾学过一段古筝,但是那毕竟都是皮毛,又哪里敢拿来献丑呢?

华瑶满脸幽怨的瞪着那架古筝,真恨不得自己可以成为巴拉巴拉小魔仙上面的魔女,挥一挥魔法棒就可以把这家古筝变成她最拿手的钢琴。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上官雪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