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八章 神一样的转折13

顾老爷子觉得心特别累,他想起那个下雨天,还非常年轻的林森急急忙忙来通知自己小姐找到了的时候那激动的心情,一路赶去却是被告知自己的女儿因为高烧引起肺炎,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雅兰小小的,身子都没舒张开的,就那么苍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瘦的让自己眼泪都差点忍不住。

当时顾希还是个小小的孩子,警惕的守在病床边,对身边每一个人都怀着戒备打量着,脸上是灰扑扑的像个小花猫,衣服短了一截露出细细的手腕,还能看见衣袖口边上被拆了又缝合的痕迹。

自己的人在旁边尴尬的解释,小少爷不给任何人接近,一碰他就挣扎的厉害,怕伤到他所有没办法帮他洗脸和换衣服。

顾胜蹲下身子,调动了自己所有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显得和蔼可亲点,劝解了快一个小时也没让小孩给出一个好脸色。

好不容易待到自己女儿醒了过来,花了大力气拿着照片才让她相信了自己是他爸。

本以为从此一家人可以幸福团圆生活下去,自己到了年老了有点慰籍,以后去见老伴也有个交代了。谁想?

“爸爸都已经和叶先生谈好了,就一个星期而已,你就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了。一个星期,你都等不了么?”

看着面前老人苍白的头发,身上再也不见从前的意气风发,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为了女儿耗费心血却不被理解的老人一样,疲惫和挫折从神态里、姿态里明显的透露出来。

顾雅兰一直很感激他,自己的父亲。但是或许是记忆缺失的缘故,对于这个老人,濡慕有,感激有,敬畏有,独独没有对于父亲那种可以全心信赖的放心。对于自己有一位如此位高权重的父亲,顾雅兰从心底是从未接受的,她也无法适应。

想到昨天家人走以后,叶华茂对着自己倾诉的那些为难,其实和十几年前的解释并无二致。为了家族而被迫娶回的结发夫妻,一起打拼了那么多年,膝下唯一的儿子也意外瘫痪,如今还要被迫做下堂妇,华茂开不了口也是正常的。

而自己,如果说以前还是介意的,现在,只要知道他唯一真爱的人是自己,受点委屈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希也大了,比起自己来,和老爷子的关系更为融洽,没了自己在身边,他也更轻松一些。

翻来覆去的考虑着,想着华茂最后那句,“明天早上6点的飞机,你来不来,我都等你。”最终还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下了决定。

“爸爸。”雅兰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自己的举动确确实实是一种背叛。她有十分的愧疚,更有十分的坚定。

“爸爸,你就成全我这一次吧。”话音未落,扑通一声已经跪下。

一跪跪的老爷子心头发颤,

“好、好、好”只恨自己没有心绞痛的毛病,可以一气就倒,也不用强撑着要来面对这个局面。

“聘为妻,奔为妾,你是真想好了?要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去?”问的又急又快,

“我也就算了,小希呢?你要准备怎么跟他解释?还是你就根本不打算去解释,只想这么一走了之?”

顾雅兰咬着牙,剧烈的颤抖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小希,小希,”小希曾经是自己的命根子,“我给小希留了一封信。女儿不孝,您就当没找回我吧。”

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起身提起箱子就朝门外走去。

林森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面前,

“爸!”顾雅兰回头恳求的呼唤了一声,老爷子挥挥手意示让开,动作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和老态。

裙边的大红花朵在门口一闪而过,随后女人的身影在黑暗里越走越远,渐渐消失不见。

林森默默的立在阴影里,太过长久的陪伴让他无比清楚找回这个女人对这位年迈的将军来说是多大的宽慰和欣喜。如今的局面,嘴拙的自己简直无从安慰,偏偏小少爷又不在家。心里默默叹气,不知道是该走开还是留下好。

“林森啊,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了?”老人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锐意,他的疑问像是对着林森而发,又像是对着自己而发。还没等到答案,顾老爷子又慢慢、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那一瞬间,林森深刻的感受到对方年龄上真实的苍老。

第二天看见老爷子在摇椅上躺了一夜却没有入睡时,林森就知道,今天的所有行程恐怕都是要取消了。

年轻的少年向自己走来,疑惑不解的询问自己时,自己确实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解释,只能看着对方加快了步子推开了大门。

“外公?”看着外公在摇椅上一动不动的样子,顾希差点被吓死,呆呆的叫出声。

“恩。”虽然只是一个单音节,停在顾希耳里如同天籁。放心的拉开窗帘,打开室内灯,任由一大片清晨的阳光铺满屋子。

看见外公脸上的倦意很是惊讶,

“怎么了?没休息好么?”絮絮叨叨的又想动手扶着老人去床上,老爷子摆摆手,

“小希啊,你去一趟你***房间吧。”

“怎么了?”虽然奇怪于这个要求,还是顺从的走了出去,

“妈?妈?”大声呼唤着却没有人声回应。往常的这个时间段正是母亲在家侍弄她的花花草草的时候,再晚一点隔壁吴家的三媳妇就会过来串门子,顺便把她带出去走一圈。

花廊下没人,后院也没人,敲了敲母亲的房门,还是没有回应。

带着点不安的疑惑,顾希推开了房门。

母亲的房间很是整洁干净,还保留一点少女心的浪漫,花瓣点缀的被单被折叠的整整齐齐,带全身镜的衣柜打开了一半,悬挂在里面的衣服一件都没有了,梳妆台被擦的干干净净,母亲爱用的瓶瓶罐罐还摆在上面,她生日时自己雕给他的木梳却不见了踪影,那是常年被母亲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的东西,白色的信封静静的躺在桌面,上面是母亲秀气的字体:小希启。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装翅膀的蜗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