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九章 重启的命运之轮3

吕家倒是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长大的孩子们都习惯在约在外面聚会而不愿意呆在家里。

家里的长辈又是常年难凑齐人的忙碌状态,所以今天满满当当做了一桌子人很是让吕爷爷高兴。

对比起吕高原和顾希的随意来,周家兄弟显然是要拘谨很多。

吕爷爷对他们的兴趣也蛮大,一直不停的问话。

“我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他们的啊?不是帝京人吧?”

“前年去西山马场认识的,我跟你说,你可别小看他,那家伙可是骑马的能手。”朝周定邦的方向努了努嘴,两个家伙在一旁咬起耳朵来。

“他们是哪里人?听口音我听不出来。”

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南安的吧。”

周定邦一边谨慎的措辞着回答着老头子的话:今年过来探亲的、是的、和家人一起的、住在西直三街那里。

一边用余光关注着吕高原他们。

好不容易吕爷爷终于松了口,

“行了,我老头子也不耽误你们了,你们年轻人玩啊。”

周定邦忙拉着弟弟起身:

“其实我们也准备告辞了。今天确实没想到真巧又是高原生日,这都打扰了一下午了。该走了。”

吕高原可就不干了,

“这可不行,定邦你可是几年难得露一次面,陪一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想太美了吧?”

“不敢不敢,这样,明天我做东,约你们去西山玩,只要是你朋友,都叫上。也算是当我去年没来的赔罪。”

“定邦就是豪气啊。”

吕高原倒是很高兴,真准备上楼上房间的吕爷爷却是听的眉头一皱,

“小原啊,你自己的朋友还要别人来招待?”

“吕爷爷你就安心了,他们随口说笑的,那能真让客人掏钱,再说了,志泽他们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们肯,他们也落不下这个面子不是?”

还是顾希靠谱点,自己的孙子怎么就没这个灵醒劲。摇摇头,凌厉的眼神看了看自己孙子,

“玩归玩,不要给我惹麻烦啊。”

老人的嘱托是啰嗦了点,不过高原可没胆子嫌弃,哎哎的应了两声,干脆的把人带到自己房间去,客厅里太多眼睛看着,说什么都要被批斗。

“定邦、安国,嘿,你们家取名字还真够好玩的啊。”

周家兄弟笑了笑,“老一辈早就定下的名字,你也懂的。”

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就会和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比如周定邦。虽然和顾希是初见,和高原也算是有一段长时间没联络了,但是和他们谈起话来,言语之间却不见生疏,自然亲切的好像是多年老友。

对比起来,在自己的圈子里活跃惯了的周安国反而显得过于安静了些。

“你弟弟比你小几岁啊?看着和你不太像。”

“是长得比好看吧,”周定邦笑笑,习惯性的揉了揉弟弟的头发,“别看他现在不啃声,熟起来比我还疯的多,她长的像我妈,我像我爸多一点。”

“我还想长你那样都不成呢。”周安国不满的很,每次提到长相这个话茬就免不了被比较。

“哈哈。顾希,你看,这小子和你一样,都喜欢我们这种长相。”

“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啊,我可没说我喜欢长你这样的。”

“话说回来,我还以为我弟弟长得够好的了。谁知道今天见到顾希,才觉得人怎么能长出这样啊!”

“是吧?”吕高原两眼放光,大有找到知己之意,

“当初我第一次见这小子的时候都把他当女生看,他现在还怪我呢。你说你说,长成这样能好意思怪我么?顾美人?”

“滚。”笑着踢了高原一脚,倒是和周安国搭起话来,

“你们是南安人?”

“是啊是啊。”相同的常年被围观打趣的经历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帝京这儿可是比南安冷多了,你们过来还习惯吧。”

说起这个,简直有一堆槽点,

“南安就从来没这么冷过,现在我们那儿温度还有20呢。”

“对对对,下车的时候把我弟鼻涕都给冻出来了。这个傻的,让他带衣服也没带,晚上才跑去买的。”

形象这种东西,好歹给你弟弟留点啊。

看着哥哥和朋友笑得一副高兴的样子,周安国简直无奈了。

话题聊着聊着就扯到大学去了。除了周安国,翻过新年,三个妥妥的都要进入高三的地狱模式了。吕高原和顾希是家里早就指定好了,除了科大,哪都不要指望读,周定邦倒是有想来帝京的意向,但是到底选什么学校好,也很是犹豫。

“安国今年?”

“高一。在南安的十四中读书,我爸准备等他一毕业就送出国去,这小子性格太跳,国外的大学更适合他一点。”

“南安十四中么?”顾希重复了一句。

“怎么?不会你也听说过?这么大名气?什么学校?我怎么不知道?”吕高原倒是很诧异,“没什么,只是想起我一个朋友也在那读书?”

“不会吧?你以前不是在平城待着么?哪来朋友在南安的?”

“叫什么名字?说不定认识呢?我弟对他们学校人还都算熟。”

“也不是什么很熟的朋友。”顾希笑了笑,没有说出来的打算。

吕高原拉着周定邦东拉西扯的快2个钟,终于恋恋不舍的约定了第二天碰头的时间地点,才放人离去。

“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殷勤的嘛。”

推了顾希一把,“不会是看我对人家好吃醋了吧?来来来,哥哥最疼你了。”作势要抱过去被嫌弃的一把推开,

“离我远点,不要以为今天你最大我就不揍你啊!”

“切,不过周定邦那小子性格是真不错。不像你,脾气又臭又硬。”

“怎么?上次是讹了人家多少?说这么多好话。”

吕高原习惯性的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一直记得周定邦也确实是和前年见面时送他的那匹马分不开关系,但是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收了人家那么重的“赔罪礼”,打着哈哈想要混过去。

顾希冷了脸:“高原,我可先警告你了啊,你就算是再喜欢,礼太重或者太出格,你都掂量掂量自己受不受得起,到时候你扯上什么事后面可就是你亲爷爷啊。”

“哪有这么严重,还能劳动到老爷子。”看着顾希的脸色,硬生生改口了半截,“我那当时不是也没来得及拒绝吗?行行行,都听你的,明天我就还明天我就还好吧?”

点点头。这家伙每次都在一些小事上犯迷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人操心。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装翅膀的蜗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