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1章 刮骨噬心之痛

寒风漫卷的初冬,凄厉的惨呼几乎响彻大半个元和城。刑场边看热闹的百姓们受不住那种血腥,纷纷用手掩了面。

行刑的刽子手们却面无表情,粗壮有力的指掌稳定地握着刑刀,一刀一刀,从面前的人身上片下大小一致的肉来。那被绑缚在架子上的人早就露出森森白骨,甚至都已经能够看清楚胸腔里心脏的跳动。

萧青染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极力偏着头,不忍心看自己的父母兄弟受刑,赤红的瞳眸里满满都是恨意。她恨自己不够小心,没能早早发现枕边人的异常;恨自己空有绝顶悟性,却身体孱弱,习不了盖世武功,不能救至亲家人于水火;更恨自己,竟连想与家人一同遭受酷刑折磨都不能。

“青儿,事情已经定局,你又何苦这般为难自己。你先一步去了,看不见这样的惨状,对岳丈他们而言,也是一种宽慰。”司徒凌云着一身织锦的袍子,带着痛惜的神情站在萧青染跟前,从奴仆端着的托盘里取了金杯盛着的酒,递到萧青染鲜血支离的唇边,温柔的嗓音好似三月的春风拂过草尖,说出的话却是恶毒。

萧青染猛然回转头,唇微微动了动,蓦地一口血喷向司徒凌云虚伪造作的脸。

“放肆。”奴仆见状,立时竖了眉眼,厉声呵斥,“若不是我家主子,你现在就像他们一样,大庭广众被剥光了千刀万剐,哪里还能体体面面地留个全尸,你不知感恩就罢了,竟还含血喷人,不识抬举!”

“感恩?他为了平步青云假造证据,诬陷我父兄,害我全家凌迟,含冤屈辱而死,还想我感恩?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萧青染瞪着似要择人而噬的眼,手脚用力挣动着,想要脱开绳索的束缚,颊边不知何时挂下了两道血泪,凄厉得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奴仆颤了颤,不自禁有些瑟缩,瞧见绳索牢固,不论萧青染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这才又壮了胆子,上前半步准备继续呵斥,却被司徒凌云拦下。

司徒凌云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去脸上的血,依旧把酒递在萧青染面前,矫作的痛惜褪去,透出些许冷漠来,却依旧翩翩风度:“青儿,岳丈谋反是真是假,朝廷已有公论。你我夫妻一场,我拼尽全力也只能保你如此,你又何必再往我身上泼脏水。这酒,你还是快些喝吧,黄泉路上,好与岳丈他们团圆。”

萧青染一惊,这才发觉惨呼声早已停了。撇头看去,偌大的刑场哪里还有半个人形,只有一副副尤挂着血丝的骨架挺立着,被钉在木质的十字架上,人体的内脏器官流了一地。

天空絮絮地飘起细雪,萧青染嘴唇颤抖着,却没能哭出哪怕一声,木木地转回脸,空洞了的瞳眸突然闪出凶光,猛地伸长脖颈,狠狠咬在司徒凌云手背上。

司徒凌云吃痛,抬手去掰萧青染的头,一边的奴仆也赶紧上前帮忙。只是萧青染咬得凶狠,两人花了好大的力气,也还是叫她生生扯下了一块肉来。萧青染也不把那肉吐出来,三两下就咽了下去,朝着司徒凌云露出森森白牙。

司徒凌云终于撕下温润公子的伪装,暴怒地掐住萧青染的下颌灌进毒酒,甚至连那金杯都粗蛮地塞进萧青染的喉管里。

萧青染大张着口,剧痛却发不出惨叫,颊边越流越急的鲜红血泪渐渐变质成深黑。弥留之际,她只来得及看到司徒凌云走向停在街道尽头的宝马金车,从挂着纱帐的金车里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柔若无骨地牵住司徒凌云抬起的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