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21章 收服冰焰兽

“司徒公子可要紧么?”萧慕婳走到司徒凌云的帐子前停住,淡淡扬声。

“只是些皮肉伤,没什么大碍,萧姑娘有心。”司徒凌云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声音不如方才有中气,但也没有十分虚弱,“还没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姑娘可愿随在下回去元和城,好让在下重重报答姑娘一番。”

萧慕婳眸光一跳,心下有些意动,只是仔细想了想,到底拒绝了去:“公子费心了,只是师父传了信来嘱师兄与小女去办些事,小女恐怕不得与公子同行,眼下便要告辞了。”

“如此,在下倒真不好强留姑娘与楼公子了。”司徒凌云已经上好药换了身衣裳出来,面上颇有些遗憾,略略沉吟后,到底只能拱拱手,“他日二位若去往元和城,一定要来寻在下,在下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好。”萧慕婳点头,回转头瞥了不说话的楼玉宇一眼,福了福身,“司徒公子保重。”

“两位保重。”司徒凌云收起那些许遗憾,扬眉笑了笑,嗓音里不经意地透出一股子温柔,却叫萧慕婳长睫掩映下的曈眸一深。就是这样的温柔,才叫前世的她忽略了诸多疑点。

前世,父亲为了不让她进宫为妃,赶在大选前从麾下的一众小将里为她挑了这门亲,起先她是有些不愿的,一心以为必然是个草莽汉子,直至有一日在屏风后听到司徒凌云的声音,那样悦耳,后来又见了他的清俊贴心,这才答应下来。婚后相敬如宾下偶尔也有些小甜蜜,她才渐渐安了心,对他全心信任着,即便偶尔发现一些可疑,被他柔了嗓音一哄,便也忽略了过去,终于酿成大错。

正想着,刑场上的一幕幕又跳了出来,萧慕婳平缓的气息不禁一乱,连忙收摄了心神转身:“师兄,我们走吧,莫要耽搁了师父的事。”

“嗯。”楼玉宇轻轻一颌首,向司徒凌云稍稍示意,快步追上萧慕婳。

离开营地的时候,全安恰巧扶了被冻得脸色青白的百里云从走进来,萧慕婳禁不住诧异,瞧见百里云从撇头看来才敛了去:“百里五爷平安无事,真是可喜可贺。”

百里云从眨眨眼,有气无力地哼了哼,催促着全安快些走,全安歉意地向萧慕婳做了个揖,从萧慕婳身边走过。

“这位百里五爷竟未被冻死,看来必定修习了至阳的功法。”楼玉宇眉梢轻轻挑起,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着,末了,话锋倏尔一转,褪去了正经,“小婳儿,师父嘱我们去办什么事儿啊?”

萧慕婳抿抿唇,没理会他的油嘴滑舌,自顾抬起头朝着冰焰兽跑走的方向看了看:“也不知道那冰焰兽躲去了哪里。”

“怎么,小婳儿想收服它?”楼玉宇眉梢挑高,眼底泛着莫名的亮光,隐约似是调笑,又不甚像。

萧慕婳偏过眼来迎了迎,到底受不住地错开目光,心里却又不服气,尚未长开的脸禁不住又鼓起来:“不可以么?”

“当然可以。”楼玉宇愉快地笑出声,微微眯起的凤眼里流淌出大片的邪气,“我方才就想说及此事,不成想小婳儿你就提出来了,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萧慕婳睫毛微颤,刻意忽略掉楼玉宇的后半句话,粉嫩的唇张了张又即刻合上,到底没有把要楼玉宇帮忙的话说出口。

楼玉宇打着扇子等了半晌都没有等到萧慕婳接话,不由转过眼来瞧了瞧,轻易瞧出了萧慕婳的心思,却也不说破,只悠悠地晃着折扇:“那一缕凝碧寒气外泄,使得冰焰兽大大地伤了元气,它跑不远。”

萧慕婳眸光一亮,凝神仔细感受起周遭的动静。这一感受,三日来独自一人在空地修行的好处便体现出来,周身两尺以内草叶的晃动、小虫的起飞与下落,仿佛画卷般一一在她脑海中铺陈开来,每一个细节都精致地好似她亲自趴在那里观察一般。

很快,萧慕婳就发现了一处小灌木丛的异样,立即取了袖剑在手中,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才将带刺的枝叶挑开,就从里面蹿出一道白影。

白影极小,不过巴掌大,速度也不甚快,萧慕婳只两个纵身就到了它跟前。前路被拦,白影未曾有丝毫停顿,即刻扭了身换另一个方向逃窜,只是仍旧被萧慕婳轻轻松松拦截。

如是几次,白影总算认清自己今日是栽定了,终于不再浪费体力,气鼓鼓地蹲坐下来:“我守了两百多年的冰霄花都叫你们拿走了,你们还想怎样!”

萧慕婳有些惊喜它竟会说话,又看看它缩小了无数倍的身体,鼓着腮帮,胡须气得直颤,湿漉漉的蓝眼睛,小奶猫似的,禁不住心生喜爱,收了清鸿剑气和袖剑,敛衽蹲下,伸出手要去抚它的头顶。

“你、你干什么,你别以为我不敢咬你,要不是你身上的味道和那些人不一样,就凭你打伤了我……唔。”冰焰兽瞪大了圆眼睛,戒备地缩起身子放声警告,还没警告完,萧慕婳的手就落到它脑袋上温柔地抚了抚,末了,还在它耳后轻轻挠了挠,好似很早很早以前,母亲为它挠痒一般,令它不由自主地舒展开身子,还主动地在萧慕婳掌心蹭了蹭。

萧慕婳心下高兴,眉眼都弯起来,捧了冰焰兽在掌心放到眼前,连嗓音都柔了:“那时我只为救人,打伤你非我所愿,眼下我也不想如何,就是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冰焰兽狐疑地看看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放松下来的眼神一凛:“你是想契约我做宠物?我才不给人当宠物!”说着就要从萧慕婳手上跳下去,萧慕婳抬手要拦,它还龇出了一口利齿,张嘴就咬。

“我不把你当宠物,你愿意跟着我,我就当你是朋友。”萧慕婳赶紧拿开手,却也没有生气,仍旧弯着眉眼,柔声细语。

楼玉宇安静地在一旁看着,相识半月多来第一次见着萧慕婳露出笑影,只觉得那淡淡的一笑,真真明艳得不可方物,叫人忍不住想要将那笑影留住,以致于方听见冰焰兽拒绝,他就眯了眼睛,通身的气势绕开萧慕婳,直向冰焰兽压去。

冰焰兽觉察到危险,浑身的白鳞陡然一竖,敌意地扭头看向楼玉宇,耳听得萧慕婳那句把它当朋友的话,又即刻收了白鳞,不再试图往下跳,反而还往萧慕婳身边靠了靠。

萧慕婳眨眨眼,看看冰焰兽,又看看负着手看天、好似什么都没有做的楼玉宇,眸光闪动,蓦地收起了笑,将冰焰兽放回地上:“你若真不愿跟着我,便罢了,走吧。”

你敢说声不试试。冰焰兽张张嘴,不字的音还没来得及发出,楼玉宇的声音就在它心底响起,清清淡淡的,却叫它汗毛直竖,连忙改了口:“你真的不是拿我当宠物?”

“是。”萧慕婳已经起了身,垂头对上冰焰兽的蓝眼睛,肯定地点点头。

冰焰兽骨碌碌地转着眼,心里一权衡,不情愿地咕起嘴:“好吧,我跟你走。”顿了顿,又张口吐出道冰蓝色的光,“喏,拿去。”

萧慕婳并不十分清楚那是什么,但多少能猜到些,也不多问,默默探手去抓,指尖才将将触及,那光便如有灵一般,直直钻入她的掌心不见。与此同时,冰焰兽长长打出一个呵欠,纵身跃上她的肩膀,懒懒地踩了踩就四脚一松,直直趴了下去,通身的鳞片也都化作了绒绒的毛,外形看,真如凡间小猫般别无二致了。

“好啦,如此一来皆大欢喜,小婳儿,下山吧?”楼玉宇唇角一弯,向着冰焰兽看了看,含笑的眼睛里满满的四个字,算你识相。

冰焰兽心里哼哼,不高兴地闭上眼,睡觉!

萧慕婳撇头看看它,眸色深深。收了那道蓝光之后,她与冰焰兽已心意相通,冰焰兽心里有多不痛快,她清楚得很。

她又欠了楼玉宇一个人情……

“小婳儿,走啦。”楼玉宇没注意萧慕婳心中所想,昂头看看天色,见萧慕婳没反应,便顺口催了一句。

萧慕婳唇角抿成一线,终于从冰焰兽身上收回了目光,坚定地迎上楼玉宇:“这一路来,楼公子已经对我颇多照拂,我着实不敢再受公子恩惠,还是就此分道吧。他日公子若有驱遣,我必定万死不辞。”

楼玉宇笑容一顿,直直看进萧慕婳的眼睛里:“小婳儿你……真这样想?”

“不错。”萧慕婳肯定。

楼玉宇一贯带笑的脸彻底冷下来,晦暗地辨不出喜怒:“若我没记错,前些日子有人还想着,在人前跟我牵扯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是,但我改主意了。”萧慕婳眼神虚了虚,旋即又坚定起来,“与公子相处越久,亏欠公子的便越多,我现下心生了惶恐,只怕将来还之不起。”

楼玉宇沉默,良久,甩了袍袖侧身:“你既已如此说,我若再赖着不走,倒显得我没脸没皮,告辞。”一个辞字尚且飘在空中,人却已化作道清光,从萧慕婳跟前消失。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