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24章 老不死的还没死

两个人都不再出声,山林里便安静得不像话,云炎昂着脑袋看看雕塑般排排坐的两人,坚持不住地趴在了萧慕婳脚边,迷迷瞪瞪地又进入了梦乡,也不知睡了多久,倏地被一声闷雷惊醒。

“要下雨了。”萧慕婳拾了干柴准备生火,听见这一声,忍不住蹙了眉头。

宗政冕拎着两只鸟儿回来,也抬头看了看天。

云炎耸耸鼻子,伸出一只前爪推了推萧慕婳,示意她跟自己走。萧慕婳看它一眼,转头招呼宗政冕:“宗政公子,这雨眼看着要下了,附近有山洞,我们不如先去躲一躲,顺道用了早膳,等雨停了再下山。”

“也好。”宗政冕点点头,脚步偏了偏,跟上抱了干柴走开的萧慕婳。

山洞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云炎领着两人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到,前脚方跨进去,倾盆大雨跟着便来了。

山洞里很宽敞,容纳了两个人以及一头两尺多高的小兽都不嫌拥挤。洞壁有被开凿过的痕迹,角落里还堆放着一套锅碗瓢盆,都是用石头打磨而成,上头已经积了厚厚的灰,显然许久不曾动过了。

“这山洞原先有人住?”宗政冕细细看了一圈,心下虽然肯定,但还是询问地看向萧慕婳。

萧慕婳摇头,隐晦地看了云炎一眼:“我在这山中也不过几日,偶然发现这处山洞,已然是空着的了。”

“哦。”宗政冕点点头,又向周围看了一眼,“昨日倒忘了问姑娘,姑娘怎会在这深山逗留。”

“偶然察觉山中灵气充裕,便逗留了下来。”萧慕婳把干柴放到山洞中央,取了火折子点火。

宗政冕走上前帮忙,仿佛不经意地问:“那姑娘这几日,可有见过什么特殊的人和事。”

“特殊?”萧慕婳反问,余光瞥着宗政冕的神色,口中道,“若要说特殊,倒确有一件,前日白天,我正寻找食物果腹,远远地瞧见有两方人争抢一株寒气逼人的花,我还隐约听见什么那花有增长修为的效果之类。”

宗政冕眼底精光一闪,追问:“其中是否有一位二十来岁的贵公子,约莫与我一般高,长相很是清俊?”

萧慕婳假作歪头想了想,点头:“有,那花最后就是被那公子得去了。”

宗政冕一时没有接话,脸色渐渐沉了下去,许久才正色地看了萧慕婳:“那人现在何方?”

“这我就不知了,他得了花就走了,看着像是下山了。”萧慕婳应声,顿了顿又道,“不过,他应该走不远,我看他半边身子都是血,一定伤得不清。宗政公子来天凤山,是来找他的?”

“哦,不,我就是问一问。”宗政冕摇摇头,眉宇间泛起的急色因着萧慕婳的后半段话又隐没下去,转眼看向外头的大雨。

大雨直下了个把时辰才彻底停下来,空气里满满都是泥土的腥气。宗政冕早前便有些坐不住了,眼下立即站起身来,向萧慕婳一抱拳:“萧姑娘,我想起有急事需下山,姑娘随我一同走么?”

萧慕婳张张嘴,一个好字几乎就要脱口,心底忽而想到什么,又改了口:“我还想多留一会儿,晚些再下山。雨才刚刚停下,山路湿滑,公子路上小心。”

“有劳姑娘关心,姑娘也别逗留太久,趁着白日早些下山吧。”宗政冕似乎有些失望萧慕婳不与他同行,却也没有勉强,又是一抱拳,纵身离了山洞。

萧慕婳极目远眺,直到看不见宗政冕的身影了,才收回目光看向云炎:“云炎,这山洞是怎么回事?”

云炎身子晃了晃,体型急速缩小成巴掌大,蹿上萧慕婳的肩膀趴好,向着堆放着碗筷的地方努努嘴:“这山洞里本来住了个老头,我才来天风大陆就碰着了他,我看他修行不易,还险些出岔子走火入魔,就好心帮了他一把,没想到他是头白眼狼,想要抓我炖了滋补身体增长修为,被我打伤就跑了。”

萧慕婳蹙眉:“那老头长什么样?”

“还能什么样,脸上的皮皱皱巴巴跟风干了一样,身量矮小,还驼背。”云炎嘴巴撇了撇,嘟嘟囔囔地一溜说下来,蓝眼睛骨碌碌转,“啊,对了,他走火入魔的时候留了后遗症,左边眼睛瞎了,分不出眼仁眼白,就是一片红。”

左眼红色,是供奉堂里的那个老怪物!原来他两百年前受过云炎恩惠,还交过手,难怪会知道冰霄花,还研究出一套对付云炎的法子。萧慕婳红唇翕动,又撇头看了云炎一眼:“那冰霄花,就是被他徒弟采去献给他的。”

“什么,那老匹夫还没死?”云炎愤愤地惊呼,静下心来想一想,周身蓝光一闪,通身的白毛顿时化作了黄白相间,蓝眼睛也变作了黄色,生生从一只波斯猫变成了花狸猫。

萧慕婳惊讶,她以为云炎只能变大变小,原来也是能随意变换外形的,这般倒是不错,她可不想太早与那老怪物对上。

心下转着念头,萧慕婳很快又想到了其他的:“你和他交过手,可曾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那时候是有,可是都过去两百多年了,你觉得他要没一点进步,能活这么久?”云炎翻翻白眼,丢给萧慕婳一个鄙夷的眼神。

萧慕婳一顿,想想确实如此,便也不再纠结这个,心里算了算时间,宗政冕应该是走远了,就也抬了步子离开山洞。

“咦,灵气还没散尽呢,不留啦?”云炎抬抬脑袋,侧过眼看萧慕婳。

“不了,下山去看戏。”萧慕婳不清不楚地应了一声,也不说明看什么戏。

云炎眨眨眼,闷闷地哦了一声,垂下脑袋。看戏什么的它没兴趣,它在这山里一待两百年没离开过,现在要走了,有点舍不得,它要一只兽好好地伤感一下。

天凤山山脚下只有个质朴的小村庄,寥寥七八户人家,村头上正说着闲话的几个妇女看到萧慕婳从山上下来,齐齐脸色一白,萧慕婳还没走近,她们就作了鸟兽散,胆小的回了家就紧闭起门户,胆大的也只敢远远站着,举了三炷香向她叩拜,嘴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说着什么。

萧慕婳满头雾水,脚下一点一掠就到了一个妇女跟前,抓了她的手腕。妇女受惊,大呼一声“鬼啊”,紧闭着眼,胡乱地把手里的香朝萧慕婳身上戳。

“大婶,我不是鬼,大白天怎么会有鬼。”萧慕婳哭笑不得,侧了身避开那三炷香,收紧抓着妇女的手,压制住她的挣扎,“大婶,你别怕,我就是问一问,方才你可有见着个贵公子从山上下来,他往哪儿去了?”

“你,你真不是鬼?”妇女战战兢兢地把紧闭的眼睛隙开一条缝,壮了胆子伸出根手指戳了戳萧慕婳的手背,软的,暖的,“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吓死我了。”

妇女夸张地抚抚胸口,迟疑:“姑娘啊,我今儿个大清早就在村口待着了,也没见着你上山啊,你是在山上,过了夜?”

萧慕婳点点头,眼看着妇女激动地反手抓了她的手,上上下下打量她,像是要打开话匣子一般,连忙抢着把问题又问一遍:“大婶,你刚才有没有见着个贵公子模样的人下山来,往哪儿去了?”

妇女眨巴眨巴眼,瞧瞧萧慕婳的面色,到底把到了喉咙口的话都咽了回去,抬手向着东面指了指:“看见了看见了,很急的样子,往那边去了。”

“多谢。”萧慕婳使了个巧劲收回自己的手腕,旋了身就往妇女指点的方向走,走出几步又回过头,“大婶,山里的那个小女孩已经被除去,不会再出来作乱。”

“被除掉了?真的被除掉了?”妇女瞠大眼,不敢置信地快走几步又要去拉萧慕婳的手,萧慕婳却已经先一步运起了轻功,眨眼到了几丈开外,妇女扑了个空,但也没半点不高兴,嘴里喃喃地念叨着“除掉了,除掉了”,忽而返身往村里头最大的屋子里跑。

萧慕婳不知道,这小村庄原本虽说不上富裕,人丁却还算兴旺,鼎盛的时候也有五六十户人家,只是因为山上出了邪祟,上山打猎的人常常一去不返,村长花重金从镇上请来武者抓邪祟,也都折在了山上,勉强逃回来一个,也只来得及告诉他们是个女孩儿,就死了。大家于是都灰了心,三五成群地搬走,最终只剩下这么几户还坚守着,眼看着也快要撑不下去了。

如今,她告诉他们,山上的邪祟没了,有胆大的便上山去打探了个把月,果然不曾再出事,村里人不禁对她感激涕零,甚至给她塑了像,把她当作活菩萨供了起来。

多年以后,萧慕婳再次来到这里,得知这一切,真真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还为此被楼玉宇好好取笑了一番,连云炎都时不时拿这个与她开玩笑。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眼下,萧慕婳正走在村外的羊肠小道上,外放了灵识搜寻宗政冕的身影。她在宗政冕跟前好一番做戏,料定了他与司徒凌云必有冲突,这一场小戏若不去看,可惜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