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二十七章 紫荆救得人是皇上?

跟祁墨告别之后后靳一就回了龙霄,祁墨留下负责找人以及跟找到的人一起修建基地,别问祁墨为什么这样就愿意跟后靳一一起如何,你没有尝过生死一线间的感觉,也不知道死里逃生的感觉会如何。

而后靳一,在回到龙霄之后就傻眼了,在后靳一离开龙霄的这段时间里,龙霄可谓是发生了大事件。

比如,皇帝看上了一个女人。

比如,小王爷龙义的病治好了,内力恢复了。

比如,后靳一火了……

火了……

后靳一汗颜,都不敢从‘后式一馆’的店门那里过了。

后靳一悄默默的从旁边儿的小门里溜了进去,瞅着没人发现才松了口气。

“一一,你终于回来了!!!”灵溪和紫荆两个在院子里一直转圈,看到后靳一之后猛地就扑了上来。

“怎么了这是?”

“你回来没听到传言吗?”

“有听到一些……”

“大家都说你是神医,竟然治好了王爷的旧疾。”

“你能告诉我这消息是谁散播出去的么。”后靳一嘴角抽了抽,挂着诡异的笑捏了捏拳头。

“呃……”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而后紫荆默默的后退了一步。

“紫荆?”后靳一笑着。

“一一你别笑了,怪瘆人的……”紫荆摸了摸头。

“那你就快点坦白?”

“事情是这样的……”紫荆脸一红,垂着头就开始嘟囔。

原来,在后靳一离开的这段时间,小王爷龙义的病就好了,不知道是从哪个下人的嘴里面传出去的,慢慢的整个皇城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而流言爆发是那龙义带着许多厚礼来感谢后靳一之后才落实,连半天都没有用到,整个皇城的人都晓得了后靳一是个神医。

“我也不过是……说了个去找解药的地方而已啊?”后靳一嘴角抽抽。这个龙义……

“其实啊,还有一件事……”灵溪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站到了后靳一的身边,“一一姐,我跟你说……”

“啊!灵溪!!!”紫荆的脸‘噌’就红了,那娇羞的样儿竟让后靳一也感觉莫名的心动。

“……”后靳一轻咳了一声,一脸嫌弃的看着紫荆,“怎么?勾搭到皇帝了?一脸发春的样儿?”

此话一出,紫荆脸更红了,灵溪则是一脸的惊讶。

“一一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后靳一懵。不会吧……我发誓我只是想调戏一下紫荆而已……

“咳……”后靳一摸了摸脸,“好事好事,不过我还是挺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

“其实很俗套啦……”

“还是让我自己讲吧……”紫荆捂住灵溪的嘴满脸羞容,“其实啊……那天阳光正好,一切都是那么的明媚,我跟灵溪在家里饿了,然后就想做点东西吃,然后就发现家里的吃的没有了,然后我们就……”

“讲!重!!点!!!”

“啊!重点就是在之后啦!”

那天风景正好,阳光明媚,紫荆和灵溪的囤货吃完了,两个人饿的都快要发昏了,才决定出门去采购一些东西,这件事正巧,发生在后靳一爆火之前。

紫荆和灵溪两个人决定先去酒楼吃一顿,而后再去买一些材料什么的。

“灵溪,衣服堆了好几天了吧。”

“嗯……”灵溪一边往嘴里塞着菜轻哼了一声。

“又该洗衣服了。”紫荆一脸温柔的拍了拍灵溪的肩。

“诶?那就怎么了?”灵溪懵。

“你不来帮我吗?”

“……”灵溪瘪嘴,“一一不在你就压榨我!”

“我可没有,我这么温柔,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紫荆笑的一脸奸诈。

“唉,一一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说起来,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帮一一洗过衣服……”

“她啊,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做,太全能啦,强大到都不需要别人的存在……”紫荆垂着眸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涌起了一股不甘。

当然,这件事情,紫荆并没有讲给后靳一。

“纳命来!”

一个怒吼在酒楼里响起,二楼的栏杆突然之间的就被一个人的身子撞破,而后直直的对着紫荆和灵溪他们这一桌子砸了下来。

“啊……我的饭……”灵溪的眸子里面燃起了火。“竟然敢浪费粮食……!!!”

“让我来。”紫荆拉住灵溪,“一一回来看到你受伤会怪我没照顾好你的。”

“啊?”

灵溪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紫荆拿起一把椅子就对着掉下来的那个人的脑袋抡了过去,一时间酒楼里面的人都傻眼了。

“敢欺负我们灵溪啊,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紫荆嘴里嘟囔着,手里还拿着木头用力的打着那个人,就连那个人昏过去了都没注意。

紫荆只是想把自己心里的不满发泄出来而已,而正巧,这个男人就这么撞了上来。

打完之后,紫荆松了口气,把手里的木棍丢掉,拍了拍手,这才注意到手上被木头刺了好几个口子。

紫荆刚刚打的入迷,就连那从二楼上跑下来的侍卫队都没有发现,而那侍卫队看到这么暴力的女人之后……也是……不敢上前。

“灵溪,有没有伤到?”紫荆把手遮了起来,这才走到灵溪的身边,“有没有伤到?”

“啊,我没有,紫荆姐你的手没有受伤吧?”灵溪抓住紫荆的手腕,刚想检查一下,就被身边的轻咳打断了对话。

“咳……”一个身着暗紫色长袍的人走了过来,“这个姑娘……”

“嗯?”紫荆眸子一冷,看向了那人,“有什么事?”

“啊,不。”男人顿了顿,而男人身后的男人则想上前来说些什么,结果却被男人拦了下来,“姑娘你刚刚帮朕……啊不,在下击退了那位刺客,不知想让在下如何回报?”

“不需要。”紫荆皱着眉头,“他只是打扰到我们吃饭了而已。”

“紫荆姐……”灵溪扯了扯紫荆的袖子,不想惹是生非。

后靳一、紫荆和灵溪这三个人,后靳一是属于不问世事的,有点儿仙儿的存在,而灵溪则是蔫蔫的,不喜欢跟人争吵,当然砍价的时候例外,紫荆却是属于胆子大,不怕事儿的那种。

“方才见到姑娘手受了伤,而且姑娘饭菜也因为在下毁掉,不知姑娘可否赏脸与在下去二楼一同用餐?”

紫荆看了看灵溪,刚想着拒绝,那人又开了口。

“顺便帮姑娘包扎一下伤口,毕竟姑娘的手如此的细致美丽,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紫荆的身子一僵,果断的点了头。

那人一愣,忍不住笑了一下,吩咐身边的人去请大夫,自己则是带着灵溪和紫荆上了二楼。

“小二,重新上菜。”

“好嘞——”

三个人坐在凳子上,面面相觑等着菜,茶水虽然端上了桌,却没有一个人动杯,没多久,大夫便被找了过来,看到紫荆之后一愣,老老实实的帮紫荆包扎。

“紫荆姑娘,你这是怎么受伤了?后大夫没在了?”

“啊,大哥他出远门了。”紫荆笑了笑,“有劳大夫你过来帮我处理伤口了。”

“这倒是无妨,只是紫荆姑娘可要小心一些,若是受伤了,怕是后大夫看到会担心的。”

“哎呀,等他回来我的伤都好了,要保密哦。”

“是是。”大夫帮紫荆包扎好就退到了一边,“那老夫便先离开了。”

“慢走~”

菜上桌,灵溪就顾着吃,紫荆也是慢悠悠的吃着饭菜,而那个男人则是淡淡的品着茶。

“皇兄,你遇刺了?怎么回事?”一个男人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灵溪竖了竖耳朵。声音好熟悉……

紫荆和灵溪与龙义互相看着,而后还是灵溪反应过来了,猛地站起来。

“你是那个王爷?!!”

“啊,原来是紫荆姑娘和灵溪姑娘。”龙义稳了稳对着两个人笑了笑,“你们二位跟我皇兄……”

“皇兄?”

“那是谁??”

两个人异口同声,而后又似恍然大悟的盯着那个在一边淡定的喝着茶的男人,“你是他皇兄?”

“不可以?”男人放下茶杯,扯了抹笑,看着紫荆问道。

“啊,不是。”紫荆眉头轻皱,“龙义是王爷,你是龙义的皇兄,那你也是王爷?”

“不是。”龙义插了嘴站到了男人的旁边,“这位是当今圣上。”

“圣上?”灵溪歪了歪头。

“圣上是……”紫荆愣了。“你就是龙霄国的皇上?!!”

“朕不像吗?”既然已经暴漏了,男人也不再隐藏,淡淡的开口。

“啊,不是不是。”紫荆和灵溪尴尬的互相看了看,感觉太不可思议了有木有……

“皇兄,这是发生了何事?”龙义看气氛有些尴尬,便询问额起了事情经过。

“这位姑娘打晕了刺客,救下了朕而已。”男人又重新添了盏茶,“朕便请她们吃饭以作报答。”

“这样啊……”龙义了然的点点头,“说起来,后公子没跟你们一起?本王的病治好多亏了后公子,请转告后公子,他日龙义必当登门摆放。”

“啊是……”紫荆和灵溪感觉无比的尴尬。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苏婷七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