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全世界都是阴天

北京的三月,乍暖还寒。

预报上说今天是难得好天气,没有雾霾。我坐在去往酒店的出租车上,看着外面的蓝天上,却卷了一朵朵黑云。

太阳被遮挡严实。街上的人都走的特别快,怕是一场急雨要来。

马上要进行婚礼仪式。

我很紧张,毕竟马上我就要成为刘骄杨的妻子,这是我年少的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虽然这个追求梦想的路,有点儿长。

但并不妨碍今天过后,刘骄阳就成了我苏以浅丈夫的事实。

此刻,我站在走廊刘骄杨酒店门前,手里紧紧攥着那高仿的lv 手提包包,心里一阵堵塞。

胃里说不上来的翻腾恶心,和特么的狂躁。

“骄阳,大力一些,再大力······好好爱我,嗯啊····啊啊”。

“江北,我爱你,爱你···”。

“爱····”。

“嗯嗯,啊啊····啊。”

靡靡之音,在走廊里回响,击碎我所有的公主心少女心,还有,我心心念念把这个人当成宝物的心。

那种小馋猫忍不住偷吃发出的更加让人恶心的哼唧的声音,让我禁不住,踹了门一脚。然后拼命砸门,丧失所有理智。

女人,在生气的时候不会太理智,除非她不爱这个男人,才可以微笑着冷静的分析利弊。

我没有所谓的矜持和自己留面子。

因为我为了刘骄杨,已经毁了一切,再失去刘骄杨。我的世界只有死路一条!

里面慌乱的说话声和扫兴的咒骂,我在门外都听得一清二楚。

提前来婚礼现场两个小时,还不是因为我,想尽快成为他的妻子。

门终于开了。

刘骄杨故作一脸平静,高定西装穿的特板正,加上,慌忙中用手抓出来的可笑造型,整个人显得,真特么的low.

“你闪开。”我用手推了他胳膊一下。

没想到,他使了力气,胳膊横在门框上,看样子压根儿不想让开。

我在他脸上没看出来丝毫的慌乱和愧疚,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滚开。”

我特么的简直要疯了,抓狂的看着刘骄杨,我甚至在心里计划好了,他再不让开,一巴掌扇他脸上没商量。

“苏以浅,够了,这样闹下去,大家都没面子。”

这算是不打算狡辩了吧,真特么的坦荡的让人恶心啊。

我愣了一下,仰头问他:“你说什么?”

刘骄杨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稍微闪过那么一丁点儿愧疚看我,“以浅。我真的没法接受不被祝福的婚姻。”

我看着刘骄杨,根本笑不出来。

没法接受。

事到如今你没法接受?我所有的朋友都在楼下等着我们的婚礼开始,你跟我说你没法接受?

江北穿好衣服,一脸慌乱从刘骄杨身后走过来。

身体倚靠在刘骄杨身上,毫不避讳我。

然后笑容淡下去,一本正经的圣母表情,抬头看刘骄杨,声音嗲的不能再嗲,“骄杨,你好好的和以浅解释,以浅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我跟她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很了解她。”

我真特么的想哭,咬紧了牙,狠狠瞪江北,“你特么的还好意思说,是跟我从小长起来的朋友,我特么被爹妈囚禁这段时间,让你帮忙照顾刘骄杨,你丫给我照顾到床上,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死啊。“

我所有的文明礼貌所有的矜持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疯了,要是我手里有刀的话,我想我会立马捅死江北。

江北眼里慢慢蓄满泪水,一米七的大个子,故作柔软小女生的架势,轻轻推开刘骄杨胳膊。

然后走过来,可怜巴巴的抓着我手,抽抽搭搭要开始哭。

“以浅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我真的只有你一个好朋友,我真的对你没有别的心思,更没有要抢你男人的意思,你听我解释。”

话还没说完,梨花带雨的开始抹眼泪。各种被冤枉不想活的表情。

我只想笑,没有要抢我男人的意思,只有要和我男人上床的想法,是这意思么。

她手渐渐抓着我手,指甲盖深深嵌进我皮肤里。

火辣辣的疼,而且指甲盖嵌进去的程度一下子比一下深,疼的心脏都在震颤。

我眼泪真的没控制住,顺着脸颊往下淌。

“以浅,以浅,你别哭,这样我看着心疼。”扭头小声嘶吼着刘骄杨,“骄杨,你快劝劝以浅啊。跟他解释啊。”

我笑了,真的,别再演了好么。你从小到大没有别的朋友,是有原因的好么。

“放开你握过吊的脏手,把你的鳄鱼泪收回去。”我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

江北哭的更大声。放开其中一只掐着我胳膊的手,捂着脸,哭成孙子。

刘骄杨终于看的心疼,搂住江北肩膀,一脸愤怒看我。

“以浅别别闹了好不好!江北都说要跟你解释了,你还想怎么样,惹她哭成这样,你是不是心里特痛快。”

他呵斥完,开始各种给江北抹眼泪。

就是他的那话,加上动作,我的委屈铺天盖地涌过来。

“可是,刘骄杨我特么的也哭了啊。”我努力不让自己抽搭,拼命擦去眼泪。

刘骄杨始终苍白着嘴唇,皱眉头看我。但,他没说什么。

我抬头,想让眼泪流回去,除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可笑以外,根本不管用。

眼泪还是在流,刘骄杨,还是没安慰我一句,还是没给我一个解释。

“骄杨,你快点儿和以浅解释啊,咱们只是一时冲动才那样儿的。我永远是以浅的朋友啊。”

江北抹着眼泪,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看刘骄杨看看我。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小时候,她偷同学钱的时候,被我目击到,也是这么跟我解释的。只是一时冲动。

在她身上永远有这么多的一时冲动。

刘骄杨,用大拇指轻轻给江北抹去眼角泪,紧紧搂着她肩膀,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我全世界里,循环播放。

“以浅。对不起。我喜欢上了江北。她才是那个最懂我的人。我不能和你结婚了。”

“再说,我要走了江北的第一次,我要对她负责。”

“你总是把我当成你整个世界,无时无刻都在问我干什么,问我是不是有时间一起逛街。我真的很累。我希望你以后,找了别的男人,不要丧失了自己,不要把男人当成全世界。”

我把你当成生活的中心,还不是我喜欢你?

我,去你***矫情男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肥羊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