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他说陪陪我

路灯昏黄,雨还是淅沥沥的下,

我身上穿着许朗的衬衫,打着赤脚,也根本不敢往雨里钻。

站在酒店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并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眼神意味深长、

有种我是这个酒店,门缝里小卡片上的那种女人一样。

低头看看自己,虽然身材脸蛋儿确实不如那种女人好看,但这穿着,有过之而无不及。

“美女,要不然,跟我一起进餐。”

我冷眼看着我面前那个西装革履一脸褶子的大叔,笑得特别猥琐的递给我一张名片。

名片我接了,不接的话,显得我教养有问题。

但我看见他,特别反胃,笑得也不走心。

“不好意思张总,这个女人是我的。”

我和面前那个褶子男,都特别诧异的看着从我身后迈着大步子,一脸风轻云淡走出来得许朗。

他手搭在我肩膀上,特别理所当然。

那褶子男看见许朗之后,表情瞬间变得正儿八经,甚至有些谄媚,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说:“ 许董,您看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许朗脸上没一丝笑容,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要是以后再看见你,跟我女人说话,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公司,就烂在手里吧。”

说完,要搂着我走。但是脚步停住。

从我手里拿过名片儿,冷笑看了一眼,扔到地上。

命令语气厉声说:“以后这种东西不要接,脏!”

我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

三观正在慢慢崩塌。您确定这样不会很得罪人么。

许朗搂着我走的特别缓慢,一直看着我,我以为他要给我讲什么人生大道理。

我们走到电梯前。看到一张宣传海报。

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本财经杂志。我记得在我被爸妈囚禁起来的前一周。我和刘骄杨逛街的时候,刘骄杨站在书店钱,看着展示架上面的财经杂志,看的那叫一脸的崇拜。

末了给我指了下最新一期杂志封面儿,眼神特认真的说:“以后我也要像那个人一样,出人头地,牛逼哄哄。”

不错,杂志上的人是许朗。

当时的刘骄杨跟我说过,他十二岁一个人出国留学,右脑聪明特别有商业天分,在美国求学的那段时间。就在为自己的商业帝国打基础。并迅速成为最具潜力的商业精英。

后来回国。差不多霸占了国内商业帝国的交椅。

我抬头看看许朗,脑海中总是他在杂志封面儿上一脸高冷目空一切的表情。刚才我也是亲眼见到了,他确实挺高冷的。

“在想什么。”许朗按下电梯键,依旧皱眉。

我稍微多少一下,“没什么,就是有点儿冷。”

是冷,人身上能发出跟环境一样冷冽的气息。确实让我越发觉得冷。

走近电梯间里,许朗看我一眼,然后脱下西装,披在我身上。表情还是万年不变的臭屁。

里面只有一件衬衫。

那件衬衫不是让我穿走了么,怎么还有?转念一想,他这种级别的人,怎么会缺衣服穿,分分钟一个电话就搞定。

就算是我穿走了他全部的衣服,恐怕他也能应付吧。

这就是可怕之处,什么都能解决,什么都不求人。所以也不需要别人的真心。

“外面下着雨,你这个样子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他说完我又哆嗦一下,这个死字儿,怎么在他嘴里说出来,格外吓人。

我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的看着电梯间的反光板儿。

他正在低头看着我,表情特别宠溺。我揉揉眼睛,不管看几遍,还是那副表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心里乱了,脑袋一锅粥,恨不得打砸抢烧变成邪恶的自己来发泄,但唯独,不敢在这个人面前放肆一下、

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气场吧。

还是那个房间,坐在沙发上,他坐在我对面,很自然的拿起一本财经杂志。

我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很长一条,差不多有一百多字,基本上全是污言秽语各种骂我的话。

我想我妈在手机那边儿编辑这条短信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哥哥是她的儿子,我何尝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为了钱,咒我去死,骂我不要脸。

最后一句,要是你哥哥真的做不起手术死掉,我会杀了你陪葬。

明明很生气,但我却笑出来了,看来,活着比死痛苦的多。

既然如此,可能是我活着最后一个见到的人,而且是有钱人,我怎么能轻易放过。

跟他借钱。我指定还不起,但是不是有那么一种情况么。

叫人死账烂么。

虽然对不起他,但我实在没办法了。这点钱,对他来说应该也就是零花钱,没什么损失。

挺直腰板儿,壮着胆子,最终还是开了口。

“能不能借给我点儿钱?”

话刚落,空气中的氛围都变了,特别僵。

他放下书,看我一眼,表亲没有不屑,反倒是早就料到一样,特别淡定。

“多少。”

我低头,扣了下手心,狠狠心,壮着胆子看他。

“一百万,只需要一百万,我会给您打欠条的,或者用别的方式还债。您放心,我苏以浅从小到底没有赖过一笔债。”

我说的着急,是怕没说完他就会打断我,然后果断拒绝。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透过咖啡腾起的水汽看我。

“好。”

“但····”

我紧张的看他,鼻子上开始出汗,手心也冒汗。

“但你···”他倾身,凑的离我很近,“但你以后只能跟在我身边····陪我睡!“

我愣了,陪**睡**来抵债?

特别屈辱,我特么又不是小卡片上的女人,借钱我肯定会还钱的,至于肉偿什么的,确实太屈辱。

我站起来,冲他鞠躬,“谢谢你今天让我上车,没在雨里流血过多死亡,改天我请您吃饭,至于钱,我会想别的办法。”

说完我转身。

虽然嘴角一直在笑,但我相信,有钱人,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他们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走到门口,胳膊和身体就被人从后面箍住。

鼻息间掠过淡淡松香味儿。

不用问就知道是许朗。

但我挣扎不开,抱得实在太紧。

“许先生,请您自重。”我有点儿生气,这和囚禁有什么本质区别么,

许朗嘴巴贴到了我耳朵上,喷出来的热气酥酥痒痒,让人某个地方发生反应。

我身体也是越来越软,后来像一滩烂泥。

倒在他怀里。

许朗将我扳过来,面对着他。

我看出他眼神中带着迷离,恐怕脑子也不纯洁了。想想也是,这么高大的人,想必那方面的需求也会很旺盛。

毛茸茸脑袋顶在我下巴,牙齿毫不留情的咬去一颗颗扣子。

让人害羞的兔子蹦出来,赤果果展露在许朗面前。

许朗呼吸急促,眼神中闪过一丝迫不及待。

手开始胡乱游移,一寸寸往下。

我抱着许朗的脖子,努力让自己身体不要瘫倒。

胡乱寻找他嘴唇。

有些事情,一旦突破第一次,不用引导,就会欲火焚身,想要求得。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肥羊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