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一章:告别纠缠(一)

这座城市太大,要不是用手机给自己定位,我连自己在哪都不清楚。

一连几天,在这座房子里没有出门,倒也清净,每天有人来打扫,送餐,

而许朗,只来过一次。

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是许朗圈养在这里的情妇,但是,自己连情妇也算不上。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

每天对着手机,刷些新闻,尽量让自己不与外界脱节,

其实,这比我爸***囚禁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我不敢离开。

手机铃声打破了持续的安静,陌生号码,挂断。然后又打进来。

“以浅,是你吗?”电话里传来的是我哥的声音。

“哥?是我是我!你怎么样,恢复的还好吗?我过几天就去看你!”我有点激动,自从我哥做完手术我还没去看过他,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应该恢复的还不错。他在医院爸妈不允许用他手机,那这样看来他借了别人的电话。

“出事了以浅,你有空回家一趟吧,爸妈都快急死了,都怪我,我没用!”哥哥的声音焦急里带着愤怒,一定是爸妈遇到问题了。

“哥,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回去,你慢慢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那伙放高利贷的,他们带了很多人去家里,把家里砸的乱七八糟,还扬言你不回来就要了爸***命。”

“爸妈没办法,躲在医院不回家,可谁知道,今天他们直接找到医院来了,把医院搞得鸡飞狗跳。”

“他们给的二十万定金早就被我这个病折腾光了,爸妈哪有钱给他们啊,而且按他们的说法,利滚利,现在已经欠他们两百万了。都怪我,我是个废物,让全家人为我费心费力。”

“我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给你打电话。如果你哥不是个废人,我绝对不让你回来,可是为了爸妈,以浅,只能委屈你。”

“哥,别说了,我都明白,你好好养病最重要,其他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电话挂断后,我没有想太多,稍微收拾了下自己,出门。

可是我这样出去是不是应该告诉许朗?不,他工作忙,偷偷出去几天应该不会被发现。

我安慰自己,何况,我和他之间,除了债务,别无其他。

“师傅,去市立医院。麻烦快点。”经过出租车一个多小时的飞驰,终于到了医院。

医院和平时一样,一切井然有序。

哥哥一个人在病房里皱着眉头,满脸愁容。

“哥,爸妈在哪?”我进了病房门,直接了当的问。

“以浅,你来了,爸妈刚走,我现在不需要专人照顾,所以他们只在饭点的时候过来给我送饭,为了不让那伙人再来医院闹事,他们直接在工作的地方住了。”

“哥,这件事总该有个了断,既然这事因我而起,那我就应该承担起来,不能让爸妈替我受过。放心吧,我一定能处理好。”

“可是以浅,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应付得了他们这些无赖呢?不然,我们报警吧。”

“我们尽量不要惹毛了他们,还是要考虑爸***安危,如果明天中午之前我还不回来,你再报警也不迟。”

“好,以浅,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我已经给表哥打了电话,他答应我陪你一起去找他们。”

话还没说完,病房里冲进两个凶神恶煞的光头,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她!混蛋,老子跟你们拼了!”我哥见势要挣扎着起来。

但是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每个动作都会让他承受巨大的疼痛。

这一番折腾肯定是他无法承受的,本就虚弱的身体一下支撑不住,晕死过去。

我一着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推开他们俩人,“医生!!!!快来看看我哥!!!”

医生护士一股脑进入病房,手忙脚乱,我不能让他们再来伤害我的亲人,“走吧,我跟你们走。”

跟着他们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只知道车子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下车后是一座漂亮的小院,虽然不熟悉这里,但是根据时间推算的话,应该是N市的郊区。

院子里倒是生机勃勃,各种花草沐浴在春日的暖阳里,

唯一让人感到恶心的就是那个猪头大耳的胖男人,扭着他那油腻腻的身体走到我面前:“怎么样啊我的未婚妻,这里就是为我们结婚准备的新房!喜欢吗?”

每个字都带着居高临下的试探,让语气都不是很自然。

生怕被这个移动的污秽蹭到衣角,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不用怕啊,我们很快就是夫妻了,你这样我们怎么过日子呢?哈哈哈~”他的狗腿子们都随声大笑,

在我看来也是个笑话,所以我也跟着笑出了声,但我的笑,是冷笑。

“呦呵,看来你还是很喜欢啊!”猪老大带着戏谑的口气,伸手过来揽我的腰。

“请你放尊重点,我过来是跟你谈一谈退亲的事。欠你的钱我会还你,请你不要再找我家人的麻烦。”

虽然内心里对这些无赖有一些畏惧和怵然,但是这些话必须要先说。

“你说定亲就定亲,说退亲就退亲啊?真拿我们老大没脾气呢!”

带我来的其中一个光头大声冲我嚷嚷。

“干嘛,我的女人也是你能吼的?”猪老大慢悠悠的转过脸,皱着眉头,眼神里全是不耐烦。

那光头悻悻的低下头,没再说话。

“这么看起来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必跟我这么个小女孩一般见识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了我吧。”或许这些抬举他的话会比较受用。

“可以啊,我已经跟你父母商量过了,如果你们家执意退亲,那就要把我给你家的礼金退还回来,看你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这应该不难接受吧?”

“当然,这钱我是必须要退还给你的。”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我伸手要拿银行卡出来,上次跟许朗借的一百万刚好剩下二十万。

“但是,这钱要按照我们这行的规矩来退。”

“好,那您的意思是?”

“两百万!而且,这个月还不上的话就会变成三百万。”

“你们这是敲诈!”

“敲诈?是我们一厢情愿要把钱硬塞给你家?要不是你爸妈死皮赖脸求我,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我能轻易把钱给你们?真是笑话!”

那张肥脸上的横肉抽动了几个,眯着眼睛“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老老实实嫁给我,等老子玩腻了自然会放了你,要么两百万,两清。”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欺人太甚。

稍作平静,“这样吧,我现在回去筹钱,这个月之内把两百万还清。”

说完企图转身,逃离这个圈套。

显然他们是故意为难我,明知道我拿不出两百万才以此要挟,到现在我终于看清,自己只身前来真的是很危险。

两个光头身子一闪,就完全挡住了我的去路。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肥羊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