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惊喜变惊吓

夜已经深了,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只有我,心情激动,平静不下来。

许朗看起来有点疲惫,但是心情也不错,似乎很期待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把衬衣袖子起半截,露出一段秀气有力的小臂,眼睛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美味,看起来更期待的是我的厨房首秀。

我坐在他的对面,有一点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要是没考虑好,我可要先吃饭了。”许先生抬头看看我,似乎是在催促我快点开口。

“哦,好,你先吃,我慢慢跟你说。”我拿起一只碗,给许朗盛了点饭。

于是,他自顾自的吃起了饭,头都不抬了,“还不错,凑合能吃,以后还是多跟陈阿姨学学,味道差很多。”

“那我以后不做了,这就是我的极限了好不好,能做成这样你该谢天谢地才对。”吃着我的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有点生气。

“别啊,你这人怎么经不起批评呢。”许朗左手饭碗,右手筷子,无奈的看着我。

“吃你的饭吧。”甩给他一个臭脸,给自己盛一点,忙活了半天,我还没吃上饭,还要遭你的嫌弃,真是亏,血亏!

尝了尝味道,比起陈阿姨是有段距离,但总体上还是很不错的,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认了。

“不爱吃的话就别勉强了,我让陈阿姨再给你做点别的。”放下筷子,小声的说道。

许先生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从来都是这样,吃饭慢条斯理的,但却相当认真。

我识趣的没再说话,把米粒一粒一粒的送进嘴里,慢慢咀嚼,思考着怎么开口。

“许朗,接下来你听我说,不要打断我,我有点紧张。”眼球乱转,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整个人都有点不自然,坐立难安。

“好。”许朗也没有抬头,只是简单的一个字,算是答应了我。

而我没有看到许朗脸上的笑,很满足的笑。在他的心里,应该是我要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

许朗自己猜想过,不然就是我跟他求婚,不然就是我怀了他的宝宝。

这就难怪许朗自从一进门就喜不自禁,一直催促我快点说出来了。

沉默,明明准备了一天,关键时刻还是不知道从哪说起,

都说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果然,越安静就越紧张。

“那个,,,,许朗先生,我今天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向您宣布,,,,请您务必接受。”吞吞吐吐的说完,发现自己头上已经开始冒了汗。

许朗把头抬起来,毫不避讳的望着我,眼睛里发光,整个人都蓄满了力量。

“自从遇到你以来,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你就像我的保护神,帮我解决了前半生所有的困难。”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偷看一眼许先生,他正在偷笑,确实,我就像在念什么演讲稿,实在很好笑。

“我心里非常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或许已经死了,如果没有你,我哥的命也可能保不住,如果不是你,我爸***安危会有风险。我们全家都承蒙您的关照。”这些都是心里话,只是从来没向许朗表达过。

“只是,有件事一直在我心里,始终让我觉得对你有些亏欠,所以。。。。。。”我从口袋中掏出早已备好的工资卡,为了表示这是个礼物,我特意在卡的表面绑了一支拉花,看上去充满喜庆。

而许朗在看到这张卡的同事,脸上的笑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铁青的脸色,眉间紧锁,眼神因愤怒而变得凶悍。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自顾自的继续着表演。

“所以这张卡里是我的全部财产,虽然不多,但是以后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有入账,这样的话,只需要一年,我就可以还清借你的钱了!”越说越高兴,说到最后我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连手臂都带着欢快,

甩到许朗的面前,把卡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我没想到工资这么高,我一个月的薪水是一万三呢!”美滋滋的说完,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这时候才抬起头看了看许朗的脸,与我期待中的惊喜面孔不同, 许先生的脸色相当吓人,但是他一言不发,用一种特别陌生的眼神望着我。

然后,他看似艰难的立起身,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几乎是挪进了卧室。

我看不懂,这到底是惊喜坏了,还是惊吓坏了?

实在是不解,想要追过去问问原因,但是第六感告诉我,不要去。

缓缓的挪动脚步,拖鞋与木地板摩擦发出嗒嗒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越发的轻易,回头看看,一桌子的菜还没怎么动,感觉自己的劳动被轻视。

我挠挠头,实在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卧室里的灯已经关了,我不敢推门进去,所以把耳朵贴在门外,试图听一听动静,然而,没有一点声音。

直觉告诉我,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我觉得自己却很委屈。

自从跟许朗在一起,他总是在付出,在给予,我每次都放在心里,当成是许朗给我的爱。

可是,我除了是个麻烦精,并没有给许朗什么值得记忆的东西。

所以,不懂浪漫,不懂情调,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给你一个惊喜。

可是,他非但不领情,还甩脸色,就算我哪里做错了,也麻烦你指给我才对。

我一头雾水,蜷缩在沙发上,头痛欲裂。

迷迷糊糊的慢慢睡过去,睡梦中似乎是陈阿姨给我搭了一件毛毯,像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温暖着我的身体。

一整夜,全都是噩梦,许朗长着长长的獠牙,要把我撕碎,我拼了命的奔跑,总是在要逃出的瞬间被钳住喉咙。

一遍一遍的反复,许朗总是想要了我的命。

像很多人一样,我可以把自己从噩梦中叫醒,可是这次,明明知道自己在梦里,却就是醒不过来。

所以,身体一直被惊恐到发抖,感觉自己的冷汗把毛毯粘在皮肤上,拼命挣脱,就是挣脱不出来。

阳光透过窗帘,刺的眼睛生疼,用手稍作遮挡,艰难的睁开眼,一宿的噩梦缠的我浑身难受,好在,惊喜的发现,我是睡在床上,客房,没错,反复确认,是客房

眯瞪着双眼,四周并没有人,强烈的陌生的熟悉感,在这一刻堵的人心里喘不上气,慌乱的逃出来,陈阿姨像往常一样在餐厅和厨房之间忙活着,这无疑给了你巨大的安全感。

“苏小姐,您醒了,昨天晚上您可真是把先生吓坏了。”陈阿姨把刚熬好的汤放在了餐桌上。

“我昨天不是睡在沙发上了吗?怎么早晨在客房?”气还没喘匀,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怎么回事。

“您昨天在沙发上全身发抖,还冒冷汗,先生出来以后,怎么叫您都不醒。”从陈阿姨的表情里就能看出许先生的不知所措。

“后来,先生把您抱回卧室,不知道为什么,您一直对先生拳打脚踢,这都不算,最后还是抖得不成样子。”原来我在做梦,承受痛苦的却是许先生。

“我提议让先生给您换个地方,果然您在客房终于安静了,先生几乎一夜没合眼。”陈阿姨的语气里很是心疼。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肥羊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