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抓破皇帝脸(3)

冷宫。

冷得出奇。

长年累月,柴门半掩,到处结满了蜘蛛网,一些肥大的老鼠不停地跑来跑去,蟑螂更是四处出没。

太监们一走,连宫灯都全被带走了,四周,黑得出奇。

不知过了多久,夏氏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一切,都如一个无边无际的梦。

她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便倚靠着破旧的窗户,再一次躺下去。冰冷的风从毫无遮拦的窗户里吹进来,寒气浸入骨髓。

还有头上的疼痛,伸手一摸,一些血迹凝结成小小的块状,都散在头发上,如鸡窝一般。

她哆嗦着,忽然跳起来。

太冷了,不可能是一场梦。

她伸手推窗户——但是,不用推,本来就只有窗筐,没有护栏,她怔住,只伸手紧了紧身上的毡子。月光鬼魅地眨着眼睛,风慢慢地已经小下去。

虽然是开春了,但是,春雨连绵,天气还非常寒冷。

昨日风光无限的至尊女人,厚重的凤冠霞帔,令人眼花缭乱的珠宝首饰……一转眼,一切都成了空虚。

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第一次明白,小人物的悲哀,翻云覆雨,倒下去,原来,是如此的容易。

但是,要爬起来呢?

天渐渐地亮了。

已经能看清楚那些昨晚悉悉索索一整夜的肥大东西——硕鼠,肆无忌惮地翘着长胡子,奔跑来去,小眼睛贼亮贼亮,似在打量,这屋子里是不是来了什么新鲜美味。

她一阵恶心,移开目光。

视线处,是杂乱无章的树林,一株弯曲的老柳树,柳枝刚发芽,千条万条地垂下来。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冷风似剪刀。

这是一个晴天。

一大早,便艳阳高照。

皇帝大人在他的豹房里醒来。

豹房,顾名思义,是养豹子的地方。

但是,这里却不止养豹子,还养着另一种比豹子值钱得多的生物——美女。

皇帝嫌弃乾清宫处处受限,心血来潮,便在远离乾清宫的一大片空地上修建了一座巨大的豹房。

这里蓄养着生猛的老虎、豹子,有事没事的时候,便逗它们自相残杀,以此为乐。

同时,这里的美女也是全国各地精挑细选来的,官员们但闻陛下这个喜好,自然有谄媚小人跟进送礼,无论是小家碧玉、江南名妓,还是怀孕美妇……只要皇帝喜欢,就一个劲地往里送。

美人儿当中,又数那些久经沙场的歌妓、或者有夫之妇最会来事,她们见惯男人,反正陛下又不管你是不是处女,只要会玩会寻开心就好。久而久之,皇帝乐不思蜀,反而很少对自己的三宫六院感兴趣,整天都在豹房里,跟豹子和一般妓女为伍。

昨夜和妓女嬉戏无度,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皇帝舒活一下筋骨,他还是个很喜爱锻炼的人,正在这时,有亲信太监来报:“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福州有祥瑞送到……”

他兴趣缺缺:“什么祥瑞?”

“是一头白鹿。”

这可了不得了。

梅花鹿,长颈鹿,什么鹿子都有,就是没白鹿。

白鹿,是祥瑞,传说中,要开明盛世,才会偶尔闪现。

如今,有白鹿送来,岂不是表明自己如尧舜禹一般伟大?

他笑起来:“带白鹿上来瞧瞧。”

太监们乐颠颠地就去带白鹿。

的确是白的,从头到脚,眉毛胡须都白得离谱。

事实上,这也许只不过是一只得了白化病的鹿子。

人会得白化病,鹿子当然也会,偶尔有一只病鹿,被当祥瑞了。

白鹿瞪大眼珠子。

眼珠子也是白的。

皇帝正要去摸一下,但是,白鹿显然不买账,忽然挣脱了太监的手,撒腿就跑。

那群太监可不是吃素的,他们和别人不一样,号称八虎,虽是太监,但是每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武林高手,是皇帝最信任的一群人。

这群保姆兼职侍卫撒腿就去追。

皇帝也许是嫌弃他们的速度太慢了,立即道:“备马”。

然后,他老人家自己出马,去追得了白化病的鹿子。

皇宫很大,白化鹿跟大家捉起了迷藏。

动物本性告诉它,哪里丛林最茂盛,就该往哪里跑。

前面正好有一片杂乱的树林,阴森森的,鬼气冲天,它不假思索,一溜烟就窜进去了。

皇帝也跟着窜进去,他骑马,八虎操11路火腿,当然不如他。

白化鹿不见了。

皇帝本着不“打草惊蛇”的原则,悄然下马,孤身一人,准备去徒手将这家伙捉住。

他对自己的力气,速度,都很有信心。

白化鹿就躲在前面密密匝匝的灌木丛里。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前面是一道高高的栅栏。

但是,这难不倒他,只见他双手撑着墙壁,刷刷刷的,传说中的壁虎神功一般,翻上去,悄然落地。

这里是冷宫。

只有冷宫才有这么大的一片杂乱无章的丛林。

再往前走几步,他忽然停住。

一道白光。

但是,并非白化鹿。

他惊奇地停下来。

此时,方当正午,正是阳光最为强烈的时候。

前面一堆蓬起来的干草柴禾,两块破旧不堪的琉璃被磨得光亮闪闪,正对着太阳光,一个灰色的人影背对着他,蹲在地上,正在鼓捣着什么东西。

光线越来越强烈,已经让人无法直视。

他正要过去看看,只听得“呼啦”一声。

他吓了一大跳。

但见那堆干枯的乱草,忽然被点燃。

是谁?

他的好奇心被吊起来。

同时,更是觉得诡异——那堆火,仿佛是那两块琉璃自动点燃的。

妖法!

谁在使用妖法?

他一转念,也不忙着过去,悄悄地藏在灌木丛后面。

一会儿,忽然闻得一股香味。

香味十分奇特,是一种烤肉的味道。

他吃过烤羊肉,烤鸭子,烤牛肉……但凡能烤的动物,都吃过,但就没闻过这种味道。

正午了,他追白化鹿还没吃饭,闻得这股香味,顿觉饥肠辘辘。

再也忍不住,大步就跑过去,趁那个灰色的人影不注意,伸出手,猛地将横放在烤架上的烤肉,劈手抢过来。

灰衣人受到突然袭击,猝不及防,做梦也没想到有人来争抢,倒在地上,睁大了眼睛。

皇帝顾不得,只闻到香味,馋虫都要出来了,也不管有没有毒之类的,反正这是皇宫,估计是什么太监之类的偷偷在外打牙祭。

他拿起烤肉,不假思索就啃一口。

一边啃,一边非常得意,心想,这个被自己出奇不意吓了一跳的小太监,肯定魂都掉了大半。

当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脸上时,一下怔住了。

尤其,当他的目光往下,落在她身边的那一堆什物上面——眼珠子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把很奇怪的小刀,手上刀上,鲜血淋漓——正在剥皮。

而她正剥的,是一堆长尾巴,小眼睛的东西。

天啦,是一堆死耗子。

他惊得手一抖,美味的烤肉掉在地上——那是一只烤老鼠肉!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