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抓破皇帝脸(4)

而被抢夺了食物的人,也迅速地站起来,目光充满了警惕,手里扬着小刀子,如玩命一般,晃了晃,似乎在说:“你再敢抢我的烤肉,你死定了!”

一口老鼠肉呛在喉头,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皇帝的眼珠子真的掉下来了。

也许是惊恐过甚,他喉间咕噜一声,老鼠肉无声无息地被吞下去了。

好一会儿,才语无伦次:“夏皇后……你在干什么?”

仓促之间,他忘了那是废皇后——直接叫夏皇后了。

被废掉的夏皇后,竟然在这里生了一堆妖火,烤老鼠肉吃???

夏氏手里的刀子,丝毫也没闲着,退后一步,靠着一棵大树,似乎占据了极其有利的地形,才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凶徒。

她的目光满是警惕,看看他,又看看那堆火,意思很明白,你丫的都看见了,还问什么问?

皇帝的目光再一次从火堆到那堆血淋淋的死老鼠,然后,再一次落在夏氏身上,就如第一次看见这个女人。

她穿一件十分陈旧的灰衣服,这种衣服,太监都嫌弃,不知她是从什么垃圾堆里翻出来的。

但脸和头发都干干净净,昔日总是很苍白的脸,也许是吃了点老鼠肉,或者是被火堆映红了,竟然特别的红润光亮。

奇怪,太奇怪了。

他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只是盯着那两块奇异的琉璃,半晌,忽然问:“你怎么弄的这堆妖火?”

夏氏却一直好奇地打量着他。

也似在衡量。

这个人是皇帝!

自己要离开冷宫,除了他,谁也办不到。

皇太后早已放话了,一切自生自灭,显然是不想和皇帝儿子作对。

宫里混的,都是人精,一个覆灭的女人,谁理你?

反正跟着你也没肉吃。

这么多天,别说伺候的宫女,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连饭菜都是一天送一次,如猪食一般,就那么放在门口,送饭的宫女,生怕沾染了晦气似的,连话都从不敢多说一句,放下食盒,转身就跑。

皇帝饶有兴致,一直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朕。朕只知道钻燧取火,但是,用琉璃,怎么能生火?”

她忽然笑起来。

笑容也很奇怪。

别人笑,是先从眼角开始或者嘴唇开始。

但是,她却是先从脸颊开始。

红晕,一点一点地散去,就如一幅晕染的画布,着色恰到好处。

皇帝一怔。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笑。

昔日的每一次见面,她不是战战兢兢,便是眼含怨愤,或者是冷若冰霜……这一日,竟然笑成这样。

既不是艺妓那样的妩媚,也非是妃嫔那样的讨好——

他不知怎么形容。

觉得就如那一串烤老鼠肉,味道那么香甜,但却有一种奇怪的诡异。

太诡异了。

以至于他把白化鹿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时,忽然听得“哞哞”几声。

正是那头白化鹿。

估计好久没看到敌人追来,认为逃生的机会到了,悄悄地从灌木丛窜出来,要从一面僷堞处窜出去。

后面已经传来侍卫的脚步声,吵吵嚷嚷的。

皇帝看一眼那堆死老鼠,也许是想起这个女人是谁,自己废掉她的目的,也不多废话,便冲那头可怜的白化鹿去了。

等他冲到僷堞处的时候,情不自禁停下脚步,看那个女人,但见她已经再一次蹲下去,火光更加熊熊,一缕轻烟在正午的天空里飘散,老鼠烤肉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他才想起,自始至终,她都没向自己请安,也没送别自己,甚至此时此刻,都没再看自己一眼。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不像夏氏,太不像了……或许,自己之前,一直不知道夏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有点愤怒,有点意外,又有点不甘心……

又疑窦丛生。

难道冷宫里的女人,可以随意烤老鼠肉吃么?

为什么不哭天抢地,憔悴不堪,蓬头垢面,反而像在野餐露营的样子?

冷宫难道也很有趣?

这个可恶的女人,哪里能这么悠闲自得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